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盐行 > 方晓伟|清康熙扬州盐漕河大事简表(三)

http://kamarmusik.com/yx/168.html

方晓伟|清康熙扬州盐漕河大事简表(三)

时间:2019-06-25 11:2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方晓伟|清康熙扬州盐漕河大事简表(三)

  未注册的用户手机验证后主动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十一月丙辰,曹寅折奏:运司库项赋税亏空八十余万两,皆由御史怠忽,互相包庇,求一年回差之简便,掉臂库藏之盈虚。更有市侩恃沽效尤,预投贷借,变成此弊。二十二日又奏:客岁皇上南巡,借给两淮商人库银一百万两,访闻商人只实得八十万两,此中又有非商借名领去者,臣不堪惊讶。十一月戊午,曹寅在《为禁革两淮盐课浮费奏折》中云,查访两淮浮费甚多,其名目开列于后。一、院费,盐差衙门旧例有寿礼、灯节、代笔、后司、家人等各项俘费,共八万六千一百两。二、省费,系江苏督抚司道各衙门规礼共三万四千五百两。(硃批:此一款去不得。必深获咎于督抚,银数无多,何苦积害。)三、司费,系运道衙门黑钱,共二万四千六百两。四、杂费,系两淮杂用寒暄,除“别敬、过往士夫”两款外,另有六万二干五百两。“以上四款,皆出匣费,派之众商,朝廷正项赋税未完,此费先已入己,臣见此不堪悔恨。”是年,题准两淮増织造铜斤、河工等项赋税三十馀万两,每引加盐四十二斤。又题准两淮浮费,凡盐院差满日赏给馈送,新院到任日支借等项,及书差私收等项,永行严禁。是年,曹寅任两淮巡盐御史,李燦任两淮都转盐运使至康熙四十五年离任。 四十四年(1705)正月戊午,康熙帝以第五次南巡谕吏、户、兵、工等部:河工虽乐成功,尚须察验形势,筹善后之规。山东民间生聚果否殷阜,当亲行周览。往返皆用舟揖,所至勿缮行宫。有科敛累民等情皆以军法定罪。二月乙已,帝舟抵扬州府,就河工善后方略指示张鹏翩,并命直隶、山东治河工程按照河南例,由该省巡抚就近料理。二月戊申,帝至瓜洲金山寺,京口将军马三奇,大学士张玉书等进御宴百桌,又进古董等物。帝收玉杯一只、白玉鹦鹉一架。四月乙酉,帝十八日离姑苏,本日抵江宁,驻织造衙门。曹寅进宴,又供献樱桃。帝大悦曰:“联要进过皇太后,朕才用。”于是当即差官送进京,限十八个时辰到京。晚又进宴演戏.二十三日遣尚书徐潮祭明太祖陵。二十六日检阅江宁驻防官兵。时总督阿山欲加赋税耗银供南巡费用,江宁知府陈鹏年力持不成,阿山怒,欲借故罪之,使办龙潭行宫差。近侍索贿,陈鹏年不给,近侍陷以蜚语。帝召陈鹏年诘责,会致仕大学士张英入见,帝问以江南廉吏,张英首举陈鹏年。织造曹寅亦力图宽赦,免冠叩头,至额流血,阶有声,帝才予赦罪。闰四月甲午,帝自江天寺登舟渡江,驻扬州浮图湾。闰四月戊戌,准内务府折奏,江宁织造曹寅、姑苏织造李煦各捐银二万两,建筑浮图湾行宫,给曹寅通政使衔,给李煦大理寺卿衔,其捐修之商人等另行议叙。闰四月甲寅,帝谓张鹏翩:河工关系严重,朕巡视已毕,尔即自此回任。河标兵丁多而无用,著裁去一千零六十一名,留一千名。二十八日康熙帝等前往京城。七月壬申,张鹏翩疏报:今夏黄淮并涨,水势池涌,致古沟、唐埂、清水沟、韩家庄四周堤岸溃决。有旨命九卿等速议对策,命该督抚速报:田禾民舍有无覆没。帝谓大学士曰:“数日朕为兹事,殊觉烦恼。”七月丙戍,帝认为高家堰堤全挡洪泽湖之水,开六坝,虽民田略有冲没,但淮扬处所断无可虞。如要顾民田而闭六坝,万一洪流骤涨而堤决,淮扬危险矣。张鹏翩只知闭六坝对河运民田有益,而不知此为淮扬之大患,高家堰关系严重。九月,免湖广河阳等十四州县卫、江南淮、扬所属州县卫本年水灾额赋有差。十月甲午,帝因古沟等处堤决、淮扬一带被淹,回首治河过程,提出既保漕运,又使接近湖及下河民田免于水患之设想.命两江总督、漕督、河督、江苏巡抚等会同详议施工方案。十一月戊寅,原任同知佟世禄复行叩阍告张鹏翩一案,经徐潮等审明,以淮扬道王谦附合张鹏翩蒙混巧饰,山安同知裘陈佩欺隐应赔银两,俱撤职,杖徒。佟世禄任内并无证支库银迟误工程之处,回复复兴职。是年,题准凡小伙兴贩私盐者,议处。抗捕杀伤兵丁者,失察官员降职二三级不等。是年,李煦任两淮巡盐御史。

  四十五年(1706)正月己已,时江南江西总督阿山、漕督桑额、河督张鹏翩等遵旨为使漕运与民田两利,议自泗州开河筑堤,引淮水呈高家堰,入张裕口,会出清口,是为溜淮套开河,诸工约计需银一百八十八万余两.并请皇帝亲临河上指授方略。本日九卿议从其所请。康熙帝不允分往,谕此项工程不该交与总河,应多派大巨官员分工速修。十四日九卿等又议,再请皇帝亲临。帝曰:九卿之议谬矣。治河之事,另有所疑,理当往阅,既无所疑,往阅何为?九卿又奏:屡次南巡,每见皇上竟夜冒雨阅视堤岸,劳苦如是。所以必求亲巡,亦由于所关甚巨,河务需愉浩繁,非臣下所能身任,且早临一日,则万民早被一日皇恩,不然,则万民迟被一日之皇恩。帝又曰:“朕不往巡,也因灼知地舆之故。且近来策妄阿喇布坦处颇有所闻,朕本年也不宜南行。”正月乙酉,九卿等遵旨议定治河工程方案。高家堰三坝之下及文华寺处所挑河筑堤,及涧河、清沟、虾沟挑河等工程,约需银五十八万零九百两,派出八旗、部院官一百四十四员、江宁等处驻防官四十九员,每员携定银三千两,照图式节流构筑,工完后交总河防守。溜淮套开河,需银一百三十九万,估算浮多,经该督等核减具题。派大臣孙渣齐、徐潮、铁图、赫申、达尔华,蔡毓茂前去监工。蒲月戊午,帝谓大学士等曰:“客岁水不甚大,然冲决者,皆张鹏翩自认为河工已竣,玩忽之所致也。”“朕每南巡,见张鹏翩若有告急工程,即鼓励旗员两三日内运致物料落成,许以事成定行保奏。后仍推荐汉官,是以人皆意沮。”八月壬辰,督修河工都统孙渣齐等题报:高家堰沸水坝各工已如图式补缀,次序递次达成,经会同督抚验明,交与河督张鹏翮。十月辛丑,因张鹏翮奏报秋汛疏过二十日方到京,帝命当前凡奏报水讯事,限两三日飞驰递送。十二月癸卯,刑部尚书阿山等疏称,溜淮套开河一工,关系严重,恳皇上亲临指授。大学士马齐等亦以此奏请。帝曰:“联年岁渐加,颇殚行路,至渡江河每觉心动,况南方水土与北方分歧,未便亲行。”二十三日又曰:“河上事朕知之甚悉,亲往亦可,不往亦可。九卿诸劝朕之意虽极诚心,但朕此行心实厌之。”大学士等再三恳请,帝暗示断然不往。九卿詹事科道又赴乾清门奏请,帝才传谕曰“勉从所奏”,“相度往返约四十日,朕指示开河,随即回銮,断不成渡江。”是年,复准此后若有商人告领帑银者,着令该管盐官确查。是年,曹寅任两淮巡盐御史,李斯銓任两淮都转盐运使至康熙五十年逝世。 四十六年(1707)正月丁卯,决于于溜淮套别开河流中转张福口,以分淮河水势。帝将亲往巡视,重申出巡规律,并选八旗及部院官每员携银三千两前去构筑。正月丙子,康熙帝起头第六次南巡,胤�及皇子四人随行。二十五日于静海县杨柳青登舟。二月癸卯,帝由清口登岸,详视溜淮套,见识势甚高,开挖新河工程艰难,即便挖成亦不克不及中转清口,无助于泄出高家堰堤下之涨水,因而否决阿山等所拟方案,命疏浚洪泽湖各口,以利泄水,挑演蒋家坝、天然坝一带旧河,以通粮船。帝责原议溜淮套开河方案,“非父母官希图射利,即河工官员妄冀升迁”。又责原议开河之议,将坏民田庐,毁民坟冢。

  又谕大学士等,“此河断不成开,即抄录谕旨传谕在京诸臣,前任总督阿山,何所见亦奏此河当开?著问阿山回奏。”二月庚戌,帝抵扬州府,张鹏翮具疏请罪.帝命将张鹏翮及结合请开溜淮套河之督抚俱严加议处。蒲月二十五日,阿山革去尚书,张鹏翮革去所加宫保,桑额降五级,刘光美、于准各降三级。四月丙午,帝从姑苏返抵扬州。六天当前分开扬州。蒲月癸丑,康熙帝谕张鹏翮及河官等:古今治河,形势分歧。“今清水敌黄水不足,运河清水甚大,反流入高邮湖。”“清口湖水七分敌黄,三分济运。今应将大墩分水处西岸草坝再加广大,使清水多出黄河一分,少入运河一分,则运河东堤不致受险。”“又于蒋家坝开河建闸,引水由人字河、芒稻河下江,由下河及庙湾等处入海。”等等。蒲月戊寅,帝谓九卿等曰:南巡中苍生无不称颂靳辅所修工程坚忍,开中河免黄河一百八十里之险,前后总河皆不克不及及。追赠靳辅太子太保,给拜他喇布勒哈番世职,由其子靳豫秉承。 帝又曰:南巡时见漕船曾加扣问,每船额载数百石,旗丁全数担任,远涉数千里,身家人命敌关,义务严重,交仓时如粮数不足,处分追赔定规极严。“既有惩创处分之例,则不成无奖赏激劝之典。”六月二十四日定规:漕船运丁,有运粮三年,多交米一百石者,注册。六年内多交米二百石者,给以九品顶戴。二十年内不欠米者亦给九品顶戴。十月乙酉,因江南旱灾,将本年漕粮每州县留八至十万石,以备赈济。随又命浙江亦照此打点。又免江苏各属康熙四十三年民欠漕项银六十八万七千两、米三十一万一千八百石。十一月己酉,因江浙旱灾,免两省康熙四十七年人丁银六十九万七千一七百余两;免安徽十州县卫、江苏二十八州县卫康熙四十七年田亩银二百九十七万五千二百余两,粮三十九万二干余石;免浙江二十一州县所康熙四十七年田亩银九十六万一千五百余两、粮九万六千余石。以上共免银四百六十三万四千余两、粮四十八万八千余石。十二月丁亥,督修上下两河户部尚书徐潮疏奏,蒋家坝至高邮湖等处工程构筑完毕,会同张鹏翮具印验收。是年,题准:江南上元江宁等县商人退回盐引七万六千九百九十五引,交与两淮商人行盐办课。又题准:两淮起解盐课赋税例系差委盐属官员,近年改委府佐贰及州县官押解,嗣后盐课银两仍委盐属官员领解。是年,李煦任两淮巡盐御史。

  四十七年(1708)三月,李煦奏报:河南、山东,淮北之人在扬州贩私盐者数百成群,神出鬼没。请敕督抚严行查拿。蒲月辛已,命江宁、姑苏、杭州三处织造每年各捐银五百两,交总河衙门于洪泽湖堤边设救生木桩,不许调用,不必奏销。六月乙丑,以江苏久雨米贵,命发截存漕米平粜。九月丁酉,以废太子诏告全国。十月癸卯,以江浙水灾,免两省康熙四十八年丁银及被灾地步赋税。十月已卯,调刑部尚书王掞为工部尚书。升河流总督张鹏翮为刑部尚书。本月初二日曾因“两河安晏,堤岸无虞”,将张鹏翮所受撤职处分隔复,宽免其应赔银两。十月戊午,以江浙两省客岁旱、本年涝,免来岁江南全省地丁银四百七十五万零四百两,浙江全省地丁银二百五十七万七千两,其旧欠、带征亦暂遏制。是年,曹寅任两淮巡盐御史。 四十八年(1709)三月戊寅,再裁河标兵丁,留五百名,为催漕防汛用。三月庚辰,复立皇太子。六月癸卯,江宁织造曹寅经管五关办铜八年已满,共交节流银三十一万二千零七十两,节流脚费银八千四百七十两,本银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两。皆发交完库。其原承办五关仍交各关监视接着办铜。十月己亥,康熙帝在李煦存候折后批:“近日闻得南方有很多闲言,无中作有,谈论大小事。联无能够托一人打听、尔等受恩甚重,但有所闻,能够亲手书折奏闻才好。此话断不成叫人晓得。如有人知,尔即招祸矣。”十月壬子,以江浙两省灾荒,疾病流行,“响马叠见”,命两省将应处决之情实人犯遏制一年。十月壬戌,因江南淮安府、扬州府、徐州水灾最重,其所属二十二县卫康熙四十九年地丁银五十九万三千八百两予以宽免。是年,李煦任两淮巡盐御史。 四十九年(1710)正月戊子,江南、江西总督噶礼奏:”臣前因江苏布政使宜思恭贪婪,已经奏参。今查江苏藩库赋税,宜思恭任内共亏空四十六万一千两有零,应请审追。”得旨:”著差往审事尚书张鹏翮等一并严审究拟具奏。”蒲月辛未,刑部等衙门议准:“奉差江南审事、户部尚书张鹏翮奏,原任江苏布政使宜思恭于兑收赋税时,勒索加耗,又受各属馈送,应拟绞监候。巡抚于准同城栖身,并不纠劾,拟撤职。”从之。癸酉,刑都议复:”奉差江南审事、户部尚书张鹏翮奏,宜思恭任江苏布政使时,因处所有赈济、平粜等事,与巡抚于准商议先将司库银垫用,俟扣各属每年停工等银还库。今补还二十九万七千馀两,尚欠一十六万四千馀两,并无能够扣抵之项,请在宜思恭、于准名下,勒限严追补完。”从之。蒲月庚寅,康熙帝在李煦密折上硃批:“当前凡遍地打点费用,一概尽除,奉承上司部费,都免了,亦未必补得起盐差之亏空。若不听朕金石良言,后日侮之何及。尔当留神身家人命子孙之计可也。”六月戊午,先是江南、江西总督噶礼奏:

  上命差往江南审事尚书张鹏翮等一并严审具奏。至是张鹏翮等复奏:

  八月甲申,帝于李煦密奏折上硃批:“风闻库帑亏空甚多,却不知你等作何法补完?留神,留神,留神,留神,留神!”九月十一日又在其存候折中硃批:“每闻两淮亏空甚是短长,尔等十分留神。后来被世人笑骂,遗罪后辈,都要想到方好!”十月癸未,谕大学士、九卿等:

  问张鹏翮曰:”尔往江南讯问此事,父母官有言及南巡者乎?”张鹏翮奏曰:”父母官员愿将俸工逐年扣除,以补诸项亏空,并未言及南巡之事。”上曰:”俸工银两无限,即逐年扣补亦难清理。且官无俸禄,役无工食,必至私派以累民,依尔所言,能保父母官日后不累民乎?朕为全国生民计,宽免各省赋税已逾千万矣,免此四五十万之银有何足惜。尔等会议具奏。”十一月辛丑,户部议复:奉差江南审事、户部尚书张鹏翮奏,江宁等府属亏空银两,已议扣康熙四十八年至康熙五十三年各属停工等银抵补。内有四万七千五百馀两,原系有著之项,姑苏知府陈鹏年署布政使时造入无著数内,殊属不合。应将陈鹏年革任,充发黑龙江。但臣等见奉南巡时,补缀行宫、准备纤夫或动用帑银,不准停工抵补之旨,应俟该督抚查明南巡时其实动用数目具奏,到日再议。其议处陈鹏年之处,亦俟奏到日再议。从之。九月癸已,江织造曹寅进晴雨录折,帝于上硃批:“两淮情弊多端,亏空甚多,需要设法补完,任内无事方好,不成疏忽。万万小心,小心,小心,小心!”十月癸未,康熙帝谕大学士等曰:“江南亏空赋税,处所虽有不肖之官侵蚀,未必多至数十万两。朕南巡时,曾有谕旨,凡沿途所用之物悉出内帑准备,不曾丝毫取诸官民。然督抚等官不遵谕旨,肆意调用,致使亏空。朕若不言,诸臣谁敢言者。父母官拟以俸工银扣补,但俸工银无限,且官无库禄,必致私派累民,朕为全国生民计,蠲免各省赋税已逾千万,免此四五十万之银,有何足惜。尔等会议具奏。”十月戊子,帝与大学士、九卿等再议江南赋税亏空事。帝曰:此项亏空据称因公调用,系何公务未经了了。屡次南巡,父母官准备纤夫、修桥、开浚河流,想皆借用帑银。至于修造行宫,必然亦借用帑银,龙潭处所建筑行宫,曾令总督阿山拆毁,前巡视溜淮套工程,见彼处有舍宇三间。至他处建筑行宫,朕皆未之知也。今合计江南亏空共有几何?张鹏翮言:亏空共五十余万两,于准、宜思恭应赔十六万两,其余以俸工银抵补,至康熙五十三年能够补足。康熙帝曰:以前各官调用亏空,而将后来者之俸扣补,于理不顺。吏役若不给与工食,此辈何所资生?必致累民。今部中每遇一事,辄令父母官设法料理,实则加派于民,现海宇升平,国用充沛,宫顶用度甚为节约,即因数次南巡用赋税四五十万亦不为过。“明后年全国赋税以次尽行宽免,若留此亏空之项认为官民之累,甚非朕宽仁爱养、嘉与维新之至意。”十一月庚子,康熙帝谓大学士九卿等曰:江南亏空之由,皆因南巡费用所致,若不声明反属不宜.“著将朕谕旨全行抄录,行该督抚,令查南巡时所用数目,但举其粗略罢了。”至于俸工扣补,必致派累苍生,断不准行。十二月庚辰,河督赵世显以河工图进呈。康熙帝言治河事日:“治河如治全国,得其道则治,不成用巧妄行。靳辅长于治河,惟用人力。于成龙心计过分。张鹏翮但遵旧守成罢了。”是年十月,户部复准两淮巡盐御史李煦等题请湖南引盐一例通销。又覆准两淮盐课该御史十月到任,六月奏销,刻日太速,俟满任日造册报部。又覆准四十七年未完盐课,于四十八年起分为五年带徵。是年,赫寿任漕运总督至康熙五十一年离任。是年,曹寅任两淮巡盐御史。

  五十年(1711)蒲月己酉,谕户部:”江苏巡抚张伯行奏,江苏等府、州、县无著赋税十八万八千两有奇。此项赋税朕知之甚悉,系父母官因公动用,未敢申明之项,若著掉队任官员赔补,必致科派,扰害苍生,朕殊不忍,著将此项赋税免其赔补,以示朕轸恤官民至意。”六月辛未,时任两淮巡盐御史李煦折奏:“两淮运库除旧欠中巳经征收外,另有一百三十七万两未完。”“臣与曹寅商议于商人名下催完六十七万两,臣等代商人捐补七十万两,总于三年中臣等任内清晰。”硃批云:“再推三年,断断使不得。”八月,从漕督赫寿疏言,江西、湖广、浙江等省仍依旧例,正兑漕米每石加耗四斗,改兑漕米每石加耗三斗二升至四斗,认为运丁盘浅、起剥,蒸折、晒飏之费。又从赫寿言,江南粮船三千五百余、浙江粮船一千三百余、每省派通判一员首尾不克不及兼顾,当前江南派七员、浙江派三员,押船抵通州,以有无挂欠别离加级降级,积至三次,实升实降。十月癸丑,谕户部:

  乙卯,吏部议复:

  又谕大学士等:

  壬戌,吏部等衙门遵旨再议:”噶礼、张伯行俱系封疆大臣,不思和衷协恭,互相讦参,殊玷大臣之职,应将噶礼、张伯行俱撤职。但处所得清正之员,方不贻累苍生,张伯行应否撤职留任,伏候圣裁。”得旨:”噶礼著撤职,张伯行著撤职留任。”丙寅,以赫寿为江南、江西总督,郎廷极为漕运总督。是月,免江南山阳、淮安等州、县水灾额赋有差。是年,题准两淮盐课缺额自辛卯纲起于三年内带完。是年,李煦任两淮巡盐御史,李陈常任两淮都转盐运使至康熙五十四年离任。 五十一年(1712)蒲月戊戌,姑苏织造李煦密奏漕船过扬州景象。云:湖广、江西、江南、浙江四省漕船共五千九百二十二艘,已过扬州北上者四千九百三十七艘,其余父母官正严催中。随又报:全数漕船已于蒲月二十五日全数过完。六月甲辰,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两淮巡盐御史曹寅病故。织造衙门积年亏欠赋税九万余两,两淮盐课亏欠二十三万两。本日,姑苏织造李煦奏请代管盐差一年,以所得余银了偿曹寅之亏欠。从之。五十二年正月奉旨,江宁织造郎中缺,著即以曹寅之子曹颙补放。十月丙寅,调漕运总督赫寿为江南、江西总督(两江总督),升江西巡抚郎廷极为漕运总督。十一月壬辰,康熙帝以本年河流水稳,再无黄水倒灌之事,甚为欣慰,云;“朕以河流关系甚要,故将河图置于座右,不时详阅,即小处地名亦皆寄望也。”本年,定给漕船限单。凡漕船受兑开邦,巡抚给以限单,填注开行日期,饬令沿河州县顺次填注入境出境日期。抵淮,将单呈交总漕察验。过淮,总漕亦给限单,将所经州县原定限日开入,饬令沿河州县顺次说明入境出境日期。抵通,将单申缴仓场侍郎察验,回空时,由仓场侍郎刊发限单,沿河州县填注如前,至淮申缴总漕察验。然后总漕再给抵次限单,沿途州县填注亦如之,抵次之限不得过十一月。既抵次,将单申缴巡抚察验。是年,题准湖南辰州府増盐税银一千三百八十六两零分为三年带徵。是年,郎廷极任漕运总督至康熙五十四年离任。是年,李煦代管两淮巡盐御史至次年。 五十二年(1713)三月乙未,康熙帝六十寿辰,行恭喜礼。姑苏织造、两淮巡盐御史李煦携其妻韩氏及两淮盐商程庭等于二月二十日至蒲月初九日来京祝寿。三月庚子,帝命截留江南漕粮于八九月间冬风起时由战船运往广东。 五十三年(1714)三月甲辰,从张伯行疏言,为便于识别“盗船”,将商船、渔船前后各刻商、渔字样,两旁刻某省某府州县等几号商、渔船及船户或人。巡哨船亦刻某营第几号哨船.商渔各船船户,舵工、海员、商人各给腰牌,刻明姓名、年貌、籍贯,使巡哨官兵易于稽察。渔船出海时不许装载米、酒,进口时亦不许装载货色,违者定罪。七月辛亥,谕大学士、九卿等:“朕听政年久,深悉民生利弊。顷闻江南天旱,江、浙米价亦昂。山东、河南田麦歉收,交冬米必腾贵,彼时即急料理亦不克不及及。朕细致思维,可截漕粮三十万石分贮江宁、姑苏、淮安、扬州、杭州、开封诸府,以备平粜。”八月辛已,都察院题,两淮盐差将原任办理江宁织造事通政使曹寅之子曹颙职名开列具奏。得旨:

  按,两淮盐课原由曹寅、李煦办理十年,共欠银一百八十余万两,李陈常为运使后极力赔补,使曹寅、李煦家产得以保全。十一月乙卯,因近年“漕輓通行,太仓丰裕”,而江浙颇有歉收州县,命再截留潜米,分贮遍地。是年,李陈常任两淮巡盐御史至康熙五十四年。 康熙五十四年(1715)是年,议准两淮未销盐引八十五万引,自五十四年起至五十八年止,分作五年带销。是年,施世纶担任漕运总督至康熙六十一年离任。是年,张应诏任两淮都转盐运使至康熙五十七年离任。 五十五年(1716)蒲月乙亥,帝问张鹏翮:两淮盐院李陈常声名若何?张鹏翮答:李陈常旧欠赋税尽行全完,闻为人谨镇。帝日。此人朕素不认识,闻其声名甚好,方行委用。近闻声名甚属泛泛。六月庚子,姑苏织造李煦折奏:声窃奴才进晴雨析,奉批:晓得了。风闻李陈常大改操守,不知真否?钦此钦遵。奴才于扬州密访实在,李陈常作事甚密,访不出确据,即于浙江嘉兴府秀水县王店镇李陈常栖身之地,密密打听,在陈常原属贫穷之家,今有好田四五干亩,市房数十处,又有三处寺库,皆其成本,但未知成本有几多在内.总之陈常买产开当,并非本人出名,多借他人名色,行迹诡秘,瞒人耳目,巧饰清官容貌,而家境确巳充足,大改操守。”康熙帝批:“此折断不成叫人晓得,再打听大白奏闻.”十一月十八日李煦折奏查盐臣李陈常于应得余银外,另立礼规,向盐商额外索取银三万二千两。十月戊戌,康熙帝谓大学士等日:黄水难于构筑,而易于保固;清水易于构筑,而难于保固。清水畅流能够刷沙,使河水深通,永无倒灌之处,然钦使清水畅流,必全闭六坝,使尽由清口而出,方能敌黄。是年,李煦任两淮巡盐御史。

  五十六年(1717)三月甲子,河流总督赵世显奏请就近拨两淮盐课四十万两,运至河库备用。上谕大学士等:“赵世显奏请拨银四十万两收贮河库,现今正值军需之时,一应赋税必需了了,一年河工所用数目,何项支销,著查核具奏。河工乃极险之处,看守亦难,今具呈愿往河工效力之人甚多,伊等若无所利,何以积极前去?著问九卿。”十一月丙子,免江苏、安徽所属带征漕项银四十九万五千一百九十余两、米麦豆一百一十四万六千六百一十余石,各免其半。十二月,两淮巡盐御史李煦、江苏巡抚吴存礼、镇海将军何天培、提督杜呈泗等请将江防同知衙门从江宁移往江都三江营处所。是年,题准外省棍徒来境兴贩私盐者,失察官员仍照定规按次处分。是年,李陈常任两淮巡盐御史,劉之穎任两淮都转盐运使至康熙六十一年离任。 五十七年(1718)四月七日乙酉,姑苏织造李煦折奏:今徽商求将子侄照山西、陕西商人例,亦于扬州府学额取十四名,题请乡试举人,亦照满洲、蒙古、与官生等例,另编商籍字号,量中数名。帝批,须同运使筹议安妥,再具题可也。巡盐御史李煦请咨京口将军派目兵一百五十名交千总一员带赴三江营处所以防线方侉棍搬运私盐。是年,張應詔任两淮巡盐御史至康熙六十一年。 五十八年(1719)八月壬寅,当前由总漕令各粮道于漕船起运后亲往稽察,每船除照定规载土货六十担外,不很多载,若有违例多载及拴扎木排运黑货过关者,货色入官,粮道及押运官弁一并题参。八月庚戍,浙抚朱轼疏参巡盐御史哈尔金“挟妓酣酒、因此殴伤布衣,又额外加派,勒写银票”.命刑部尚书张廷枢、内阁学士德音前去审理。五十九年正月,了案,哈尔金处绞监候,因事犯在五十七年恩诏之前,减等枷责。十月癸已,从张廷枢疏言,河南漕米依旧例每石折银八钱,将此中一钱五分化部,余钱六钱五分,令巡抚买米起运。然巡抚分委各州县,而州县复派委小民,令其买米输纳,不无繁费苦累.请将余银六钱五分交与粮道,采办米石。是年,两淮巡盐御史张应诏题据两淮商人呈称:愿捐银一十六万两以佐军需。奉旨:军前各项赋税俱已料理完足,两淮商人所捐银两御史收储库内,以补积年未完之项。钦此。 五十九年(1720)三月辛卯,拨两淮盐课银十四万二千四百余两,构筑高家堰等处石工一万四千余丈。四月戊申,免江南高邮等八州县康熙五十八年度水灾额赋有差。七月乙亥,命漕督施世纶前去陕西,协同总督邵海打点大军粮饷事务,总漕事务交河督赵世显代理。 六十年(1721)十二月丙寅,以“江浙私盐流行,尽流为响马”,命江宁,杭州、京口等处将军派兵查拿。是年,两淮巡盐御史张应诏疏言,两淮商情积极,愿献银二十四万两,少佐劳军之需,此刻贮库候拨。奉旨:两淮商人所捐劳军银二十四万两,不必解部著留充补伊等未完之项。钦此。是年,陈鹏年代理河流总督。 六十一年(1722)十二月甲子,因各府州县亏空赋税者多,命各省督抚(除陕西外)俱严行稽察,限三年内如数补足。不许苛派民间,不许借端遮饰,限满不完,从重定罪。十二月壬戌,实授陈鹏年河流总督。是年,魏廷珍任两淮巡盐御史,何顺任两淮都转盐运使。 【本文作者芹梦轩授权维权骑士士值品牌馆】分发

  维权骑士品牌馆l汗青

  张艺谋被问中国最好演员是谁?他脱口而出2小我

  特朗普此次很生气,大骂了整整两个多钟头!

  明星演吻戏为只拍上半身?看到下半截后,导演:我不是居心的!

  终究就逮了!桂林一家三口水库前被灭口,凶手作案动机太可恶

  何炅已下逐客令,她将洒泪辞别欢愉大本营的舞台,网友:早该走!

  中国这三座大桥,真正的世界奇观!目前无人能超越

  来历:陈秋媚

  来历:煮酒侃汗青

  来历:观史因

  来历:情义人世

  来历:汗青奇趣说

  来历:夜猫客栈

  来历:儒生谈史

  来历:清風明月逍遥客

  来历:一姐夫一

  来历:这些年那些事儿

  来历:晨曦说史

  来历:浅谈笑鱼

  来历:吴先生讲故事

  来历:S胡想的同党S

  来历:千古名将豪杰梦

  来历:吃豆角的小绵羊

  来历:安步时空行

  来历:阿威坎汗青

  来历:与狼共舞的汗青和旅行

  来历:汗青奇趣说

  来历:巅峰火牙

  来历:清風明月逍遥客

  来历:奇迹寻踪

  来历:费事调查团

  来历:蛋鸡游戏

  来历:北青网

  来历:新民网

  来历:楠九说汗青

  来历:老高品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