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堰西 > 站到历尽沧桑的古易水河畔放眼西望心中感慨万千

http://kamarmusik.com/yx/288.html

站到历尽沧桑的古易水河畔放眼西望心中感慨万千

时间:2019-07-07 01:5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站到历尽沧桑的古易水河畔,放眼西望,群山似阵,夕照带血,仿佛战国时代的杀气仍未散尽。远处那耸立在高坡上,荆轲塔顶着沉沉暮色和千古风霜,仿佛一座苍老孤单的高碑,告诉人们这里已经的激昂大方与悲壮不曾谢幕。一条消瘦而纤细的河道,接住了我一路风尘的脚步。我如打在岸上的一个逗号,必定在这里搁浅不了多久。我忧伤的表情,如一片没有走到秋天而凋谢的落叶,显得那样茫然与无助。一片树叶落下来,必定不克不及返上枝头,成为树上的一片绿色,与阳光一路明丽。好像这条浸染着离合悲欢的易水,再也回不去已经的波涛壮阔一条河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我能够说我曾经完全猜测透底了。而我此行的目标是要从这条河道遗留的残骸中,寻找到汗青的千丝万缕,收成汗青留给我的一份捐赠。

  看来易水跟我开了一个极大的打趣。面前乱糟糟的杂草从此岸漫延到彼岸,那条掩埋在河床的易水,如一根将近枯死的青藤,干巴巴地伏在河流上,让人联想那风烛残年的白叟,那奄奄一息的容貌。这一脉浅水,在我肉眼里泛着乌青色,飘荡着些许漂浮物,向下流慢慢地挪动。几只雀鸟立在漂浮物上,任迟缓的流水牵引而行。若是你是站在燕山上看下来,这条易水极像一行薄命的清泪,灼痛两岸的地盘,吐出喉管似的青烟;若是你是从空中看下来,这条易水无疑又是一把象形的匕首,在阳光的反衬下,透着一股清幽的冷光,似乎是向人类明示着什么?不远处,我看见了河面上的船只,不是那种穿越在河道里的划子,而是铆在河流地方的大挖沙船。

  放牛娃告诉我是采矿石的船,我的心一阵钻疼,晓得这条河道的大限就要到了。我家乡的汨罗江也是如许的。这一南一北的两条河道的命运,为什么如斯惊人的类似?我不情愿联想在一路诘问中国怎样了?伫立堤岸上,汗青的长风显得稀薄,以至是循入无形之中。而我的一头雾水,久久不克不及散去。那风似乎是藏匿在灌木丛中的,间或有梭梭的声响入耳,仿佛有什么出没似的。回过甚来,又什么也没看见。我犹疑了一下,仍是挪动了如铅的脚步,向易水送去了我零距离接触的最后希望。

  走近河道,我选择了一个干爽的处所,弯下了身躯。此日气很热,我必需捧水洗一把大汗的花脸,也不完满是为了洗这把脸,我要试探这水能否与传说的那样充满奇异。在我频频掬捧之中,我并没有感应这水的异乎寻常。这是七月,我在出易县四、五公里处看见的这条易水河。这条河道明显齿豁头童了,到了近乎断流的境界。让我不敢认出头具名前的这条易水,就是昔时送别荆轲的易水。先天在易县一家旅店住的时候,我就找了本地人打听这条出名的易水河。有人说早在九七年就断流了,一断就是七年多,传闻是因了干旱的来由。其实后来我才晓得,有不少的人心里跟明镜似的,只是不想说出来而也。哄鬼的事哪里城市有,太行山区又能破例么?除非泉源高海拔的燕山山脉没下过雪,这也是不成能的。易水河之寒,因燕山雪域熔解而得之。来的时候,虽然好心人善意地挽劝我冒得看头,可我仍是怀着对易水的尊崇、对豪杰的跪拜,一路访过去了。

  易水河分南北易水河,我就近来到北易水河。伫立河畔,我晓得一两掬易水河的污水,是没法让我照清本人的容貌,更无法看清汗青的容貌。感受本人比先前蒙尘时更难看了。一个凡夫俗子千里迢迢,却在易水河取不到一瓢清水,无疑让人心寒彻骨,替一个旅人,更替荆轲勇士的热血。他留下的人文精力能否随易水萎缩和干涸了?这是何等恐怖的前兆。梭罗说过河道是一面镜子,能丈量出人类本性的深浅。我说汗青如镜面,能回放一段段出色的故事场景,在汗青的长河里凸现出河道的波澜与浪花。在易水,我无法触景生情,只能闭一下眼睛想象,二千三百年前的易水河就如许新生了,滚滚向东汇流拒马河,入大清河、归海河至勃海。一条并不起眼的易水河,因了一个叫荆轲的豪杰豪举而誉满全国。风萧萧兮易水寒,勇士一去兮不复还!伴着高渐离悲怆的击筑声,荆轲引吭高歌,心如易水的波澜崎岖着。泪痕满面的燕太子丹向他敬酒,随后他回身跃上了马车,同秦舞阳绝尘而去。送行的世人纷纷拜倒,白色的衣冠如统一片霜雪从天而降。待送行的人抬起头来,荆轲曾经消逝在远处,只要马骑留下的一路烟尘在易水岸边纷纷扬扬。

  易水河见证的这一幕,无疑是一场生离死别。荆轲回不来了,永久,永久......滚滚易水东逝,归大海。问易水,勇士灵魂可曾回来?二千三百年过去了,易水已然不是那条送别勇士的易水。今天,站到历尽沧桑的古易水河畔,放眼西望,群山似阵,夕照带血,仿佛战国时代的杀气仍未散尽。远处那耸立在高坡上,荆轲塔顶着沉沉暮色和千古风霜,仿佛一座苍老孤单的高碑,告诉人们这里已经的激昂大方与悲壮不曾谢幕。其实,汗青舞台从来就不曾落下大幕,只是舞台上的人物分歧而也。在这个匮乏豪杰的年代里,物质的盛宴改变了人们崇尚的标的目的,荆轲等人慢慢被人淡忘也层见迭出。

  大概,我是一个后进者,从狼牙山下来之后,现代五勇士的豪杰事迹,让我意犹未尽,再来易水河怀古,见证阿谁送别荆轲的易水,明显我碰到了意想不到的苍茫。历经沧桑的易水,而今已然是四分五裂,以缄默匹敌着愿望的喧哗与尘埃,我隐约感受易水有话要说,为什么又缄言不语?能否你也对一把短短的匕首发生了隐讳,抑或是因了其它什么的缺失和沦亡,为什么必然要用一把短短的匕首,来换取划破几千年暗中的王者的一声尖叫?匕首不出声,易水东流去。改朝换代,山河易主。江山聚了又破,破了又聚。社稷亡了,又建,似乎汗青就是如许跌跌撞撞走过来的。易水犹寒兮,无语胜有声。

  简介:闭月羞秀秀色色修修瑟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