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严巷 > 六郎镇的十三官巷

http://kamarmusik.com/yx/317.html

六郎镇的十三官巷

时间:2019-07-12 02:0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在芜湖县六郎镇,有一处叫官巷的处所。这里是陶氏一族聚族而居之地。明朝前后连续三朝,陶氏共有十三人在野为官。这些官员常日住在衙门,各司其职,少少碰头。只是逢年过节时都要回家省亲,这就赶上尴尬事了。朝廷礼数,官小的应先给官大的行礼。而族中老实,晚辈应先给长辈行礼。问题就出在,往往是晚辈的官当得大!见了面,到底按朝规仍是按族规,让人伤透了脑筋。而在封建社会中,朝礼和族规都是任何人不成跨越的。后来,仍是伶俐的陶氏族人想出了一个权宜之策,那就是为这十三个在野为官的陶氏官员们在村里各修一条冷巷直通大道,以便民躲避。冷巷因是官员进出之走道,便叫官巷。于是,十三位官员,就有了十三条官巷。十三官巷的称法不断沿袭到此刻。

  官巷幽幽。千百年来,陶氏后人,行走在这窄窄的官巷里,曾经不再谈论前辈们的尴尬与权宜,却是已经行走在这些巷里的先人们磊落的人格辉煌让他们传颂不停,并如遗传因子一样流淌在他们的血液之中。

  宁可贫寒自乐,不成浊富多忧。这是陶氏族报酬官的一条铁箴。在陶氏族谱上,记录了相关陶侃为官之事。陶侃曾为小吏。一天,他叫手下拿一点鱼给母亲吃。母问价。那人说,白叟家想吃,叮咛一声便可。陶母听完,叫人把鱼带给陶侃,亲附上责儿手札云,“汝为吏,以官物见饷,非惟不益,乃增吾忧矣。”陶侃收到鱼与责书,万分惭愧。从此,陶侃为官公道清廉。村民议事厅前的小广场上,能够看到一块夺目的石碑,石碑上,用各类字体雕刻着一百个“廉”字。这些廉字,让后人牢服膺住他们的前人,是若何为官与为人。

  勤奋简朴的陶氏后人,隐居官巷,与世无争。谈到简朴,我们不克不及不说到陶氏第四十一世的陶炽。这小我,曾官至参知政事,食邑三百户。他在京城看到世家门生一味豪侈腐蚀,挥霍无度,便不让后代来京栖身。原配夫人不断带后代在乡间栖身。亲身下厨,纺织。为后人称道不已。

  官道静静。游人的到来,显出朝气。陶侃和其母的故事让人们于官道上留连、打动。老友来拜访,家中无以款待。母亲叫儿莫急。母亲割下头上的青丝,卖与邻家,换得米菜。又抽下床板,认为薪柴。又抽出铺床的草做为马料。老友晓得后,甚为打动。

  湖对面是一所学校,听到琅琅的读书声,我天然想到,这陶氏一族,必定是十分注重读书的。不然,怎样能有那么多人,同时在野为官呢。深受文天祥器重的陶居义,他给家人制定了严酷的进修打算,要求家人每天对峙早起,穿戴划一,先向长辈问安,扫除卫生,再坐下来读书。每天练一千个字。从族谱中能够看出,教育家陶行之先生,也是和此支陶氏为一脉。行之先生力主教育救国,且力行之,我们不难看出,先生定是深受其先祖遗风熏陶的。奸诈传家久,诗书继世长。这是各地名门望族得以沿袭不衰的配合家声。官巷陶氏一族也是如斯。

  半夜,在官巷农家乐吃饭,向窗外一瞥,只见远处有两个QQ小企鹅造型立在地步方。煞是活泼可爱。我问身边的村人,村人答曰,“QQ农场呀。”本来,这是一个现实版的QQ农场。接着村人说道,每天有很多人,来到农场,自行采摘,或租一小块地,自行种植,仅这一项,村民们就将地盘的操纵率大为提高,收入颇丰。那人又说,老祖宗给了他们很多,可他们不克不及躺在上面吃老本,官巷这处所好,水多,田多,他们就在水和田上做文章。我对官巷人的精明打心底里服气。

  出了官巷,一条特地辟出的大道中转芜湖的快速通道。快速通道两旁是茂密的绿化带,六郎镇与出名的清水苗木市场邻接,这里空气质量上佳,公路两旁不时能够看到恼人的特色苗木和大片宝贵的草场,诱得人想下车享受一番,或小住一些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