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盐行 > “批验盐引所”与“盐运分司署”

http://kamarmusik.com/yx/579.html

“批验盐引所”与“盐运分司署”

时间:2019-08-02 21:58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汗青上,苏北沿海地域有出名的两淮盐场。所谓两淮,即以淮河为界分成的淮南盐场和淮北盐场,合称两淮盐场。小农经济时代,盐是最主要的商品,所谓“十家之聚,必有米盐之市”。盐是专卖品,盐税则是中国古代国度财务收入的主要构成部门。明清期间的两淮盐行销长江中下流及淮河道域,税收占全国盐税之半。两淮盐运使驻扬州,淮安分司驻淮安,还有仪征批验盐引所批验淮南盐,淮安批验盐引所批验淮北盐。扬州、淮安别离是淮南、淮北盐商的聚居地。

  在明清时,凡官盐的行销,必然要持有“盐引”作为销盐的凭证,不然就是卖私盐,要治重罪。“凡客商兴贩,不许盐、引相离,违者同私盐追断。卖毕五日内不缴退引者,杖六十。将旧引暗射盐货,同私盐论。伪造引者,斩。”各衙门在引纸上逐节填注的事项有:某年某项盐引、某官榜派、某字号榜簿、内商或人承买、某年月日下场支盐、某年月日到桥上堆、某官验放、某年月日过关抵所某官掣挚、水商或人成交、某月日领水程至某省、某港口发卖、某月日到某府州县投验、某月日某府州县追缴讫等,“俱要逐行指顶大写,开写大白。”

  明初两淮岁行盐352590引,每引400斤。后分一引为二引,而以400斤为大引,200斤为短序,名“改办短序”,岁行70万5180引,此中淮北盐引额为176154引,占两淮运司总引额的四分之一。嘉靖十四年(1535),题准每引550斤,内285斤连包索为正引,265斤为余盐。

  万历中又准带盐20斤。万历末始行减斤,淮南每引430斤,淮北每引450斤。清顺治二年,一引又剖为二引,引重200斤,每引加包索15斤,岁改短序1410360引,内淮南1181237引,淮北229123引。顺治十三年,照割没例,每引加盐10斤,又因解费加盐2斤。故顺治年间,每引共为227斤。康熙十六年,题准加课,增纲、食盐引,每引加盐25斤。四十三年,题准增织造、铜斤等项银两,每引加盐42斤。雍正三年题准,两淮每引加盐50斤。至此,每引盐344斤。盐引总数在康雍乾三朝,屡有添加,至乾隆九年,始定为两淮纲、食盐共行182万4339引。内淮北纲、食盐共行29万6982引,此中行皖岸纲盐19万2534引,行豫岸纲盐7万7738引,行苏省食盐2万6710引。

  为防止盐商销盐跨越盐引的数目,最主要的一条办法就是在盐运往销地之前要通过批验所的批验。批验,即查验,查抄之意。批验所对盐商从盐场运出的盐斤进行掣验,掣即抽取之意,掣验即抽查核验,过秤称重,以防跨越其额定的盐引数行盐。《六部成语注释·户部》“掣验”:“因恐盐商黑暗多取,过于额数,故特设关卡,委员随时于盐商所贩者,从中随手掣出,过秤以检验之。”“凡起运官盐,每引二百斤为一袋,带耗五斤。颠末批验所,依数掣挚秤盘。但有夹带余盐者,同私盐法。若客盐越过批验所,不经掣挚关防者,杖九十,押回盘验。”

  盐场在苏北沿海,而批验所设在离盐场较远的仪征和淮安,是由于这两地别离位于淮南、淮北纲盐运往销地的要道。清王守基《两淮盐法议略》中载:“凡商人运盐,例分纲引、食引,食则附近盐场,斤重而课轻,纲则远于场,斤轻而课重。”“食盐”较之“纲盐”,税收要低良多,价钱也因此廉价良多。位于两淮盐产地的淮安、扬州两府发卖“食盐”,淮南纲盐的引地为皖南、江西、湖北、湖南,淮北纲盐的引地为皖北及豫南。淮北纲盐均由淮安经淮河西运,故设淮北批验盐引所于淮安。

  明初时淮北盐批验所位于淮河南岸的淮安坝西,称淮安坝批验盐引所,在今河下西窑沟一带。“历正统以来,屡因淮水冲塌,迁移无常”,“岸高水低,难为船运,日掣不外三千引,且河流宽广,私盐难禁,守掣商船多溺风浪。”因而在正德十年(1515),巡盐御史刘澄甫、淮北运判陈禄移建批验所于黄河对岸的淮北镇(后称河北镇)西里,并开支家河接通涟水,避免盐船行经淮河风涛之苦。批验所款式为:“正堂三间,后堂三间,天字等廒六联,神祠一间,耳房主西各三间,大门三间,牌楼一座,廨舍一所,吏舍三间。”淮北盐批验所虽然地址迁徙,但直至康熙十四年(1685)刻成的康熙《淮安府志》上,仍名为“淮安坝批验盐引所”,乾隆《淮安府志》则间接称为“批验所大使公署”。乾隆末年,淮北盐引批验所又搬到了淮河南岸河下绳巷的懋敷堂。懋敷堂“五楹,前廊后厦,宏深峻丽”,原为盐商程氏宅中的一个厅堂,其仆人名程梦鼐,号巨函,歙县人,后来其孙程国表,字政扬,因事家产籍没,懋敷堂成为官产。淮北批验所因衡宇年久失修塌卸,便搬了进去,不断利用到道光十二年(1832)纲盐改票为止。

  淮北批验盐引所设大使一员,职责为:“掌验掣盐引之政令。辨引符,防矫伪,权钧石,榷余剩。守其储积,以给藩府留都百官之供亿焉。”批验所大使的等第原“不入流”,雍正六年,定为正八品。淮安坝批验盐引所“原用工脚30人,弘治间革淮安批验所12人,余18人。嘉靖间薛尹废之,令淮经纪雇役6人”。

  淮北盐每年在批验盐引所掣挚数次,明代多为4次。批验盐引大使等第不高,掣盐时由两淮盐运使司及淮安府各姑且委派“廉能勤慎”的同知(正五品)或通判(正六品)一人到淮北批验所监掣。掣毕,将商人盐引截去一角,发给商人领还,照水程至行盐处所运卖。两淮盐运司派出的监掣官将原发单簿并填完大票,关缴盐运司,府佐官另具合单揭帖一本,关牒淮安府。各司、府佐官俱用印送至两淮巡盐御史衙门,以凭覆验。

  批验所掣盐的法式是很严酷的。先预备好竹签、号簿,编号以防换包。监掣官黎明开门,放入执事人役,各悬牌面,将期待掣盐的商人依安东坝上巡检司按达到挨次所造单册挨次,先点5名立于秤左,次点5名立于秤右。每掣挚一商盐,有9名商人监视过程。用五色筹5架,每架200根为一会,20根为一码。商人得筹一会,于会筹簿上画字完毕,起筹出门,散与脚夫执照。一会完毕,复兴二会。5架筹皆20包(每包一引)为1秤,每一秤用签抽1引上秤,余19引俱照依此包算。每秤前10包用小旗插在头上1包,后10包亦用小旗插在头1包上。

  领筹人执大旗一面放进,令20包共作一行,罗列厅下,执事人用黑烟大笔,自1号至20号,以次写毕,执大旗人报某筹完。用签筒抽签,签筒比签高2寸。或监掣官抽签,或商人自抽。抽出某签,即令插在某号签盐包上,脚夫扛至秤下,验号不异,上秤加铊,确保不差。

  若有超出的斤数,20包均照此数包算,称割没余盐,令该盐商纳价。批验所官及盐商于各单簿及大、小票上照秤出斤数填写,用印钤盖。各单簿及大票各钤印上缴,小票牢粘于原称盐包上,又用竹签照小票填写插在包内。原称盐包收贮批验所听候复验,其余19包令盐商发卖。复委筹划洁白官员二员,将原缴单簿及大单等项发与,亲诣批验所复验。盐商依单挨次,每次点25名立于秤左,25名立于铊秤右。每验一商盐,有49名商人监视过程。将掣过引盐上秤复验,每10秤验2秤。盐包上原粘小票与原填大票数目比对不异,即与大票印“验同”二字抬过。如有差错,于大票上印记,将商人问罪,其余19引均照此数包算纳价,委官核办。 顺治十七年(1660),两淮盐运使司佐理运务之分司运判移驻淮北,运判即办理盐运事务的判官,从六品。光绪《两淮盐法志》卷一百三十一《职官门·官制下》:“旧制,分司运判有二:有佐理运务之分司运判,有办理场务之分司运判。运司衙门向有分司运判一人,秩从六品,与运同、运副均为运司佐贰。顺治十七年(1660),巡盐御史李赞元请将运同、运副、运判三员内酌移一员驻淮北,征催淮北纲、食额课。部议委运判专管……(康熙)十六年(1677),部准户科给事中余国柱请裁冗员一疏,各盐务分司官外运同、运副、运判等员悉行裁汰。嗣经巡盐御史席殊以运判专督淮北课饷,查缉私盐,运司远驻扬城,鞭长莫及,必需佐理,仍照分司官之例请留。二十八年(1689),巡盐御史德珠以淮北赋税,各商俱赴运司投纳,并未往淮北征收,此运判实为冗员,竟请裁撤,部议准行。”康熙十四年(1685)刻成的康熙《淮安府志》卷七《盐课》亦相关于此佐理运务之分司运判的记录:“盐运同、副、判三官,议移一员驻扎淮北,责令催征淮北额课,疏销积引。今委运判于淮北,分理经征淮北额课银291070余两,掣挚淮北纲盐229123引。稽销……纲盐229123引、淮安府属八州县食盐26710引,又增淮北纲盐加丁10109引,额征加丁课银10202两2厘8毫。”驻淮北的佐理运务之分司运判的一项主要职责即掣挚盐引,其衙署在山阳县河北镇的淮安坝批验盐引所旁。

  明代时两淮都转盐运使司淮安分司的驻地在安东县(今涟水),初在东城坊,隆庆六年(1572)移建于大城坊化龙桥东北,距安东县治东南三百步。分司的长官为运判,从六品。分司运判的次要职责是办理部属各盐场。一是督察各盐场的长官——大使。“督诸场使,促程课,理积逋。岁巡季历,以稽其课之多寡,官之勤惰,而惩劝之。”“各依所分担盐场驻扎催办,毕一场事,复往他场合。”二是办理所属盐场灶户的钱粮等事务。“凡驵侩侵渔、悍顽圮族者则治之以法”,“凡勾摄比力刀笔,差人拘提”,故有“判官职同州牧”之说。嘉靖二十四年(1545)后,淮安分司运判增管临洪、东海、惠泽、庙湾、长乐5巡司,防犯私盐,“时检校巡司,杜缉私贩。”

  办理部属各盐场是盐运分司的次要职责。安东县城位于淮安分司所属10场的两头位置,“居所辖诸场中土,道里适均,时巡季比,上下咸便。”明时淮安分司下辖10座盐场,此中白驹、刘庄在泰州境,伍佑、新兴在盐城县境,庙湾在山阳县境,莞渎、板浦、临洪、徐渎浦在海州境,兴庄团在赣榆县境,前5场在淮南,后5场在淮北。康熙十七年(1678),徐渎场所并入板浦场。雍正六年(1727),以临洪、兴庄二场归并为临兴场。乾隆元年(1736),淮安分司所辖淮南5盐场改由泰州分司管辖,莞渎场改为中正场,至此,淮安分司只辖淮北板浦、中正、临兴3盐场。康熙二十八年(1689)撤销驻淮北的佐理运务之分司运判,改由淮安分司运判办理掣务,淮安分司即以其衙署为行署,移驻于山阳县河北镇淮安坝批验盐引所旁。

  乾隆《淮安府志》卷五“城池”河北镇:“盐运分司旧驻安东,此地但有行署,今亦移驻于此。”雍正十年(1732)十一月,两淮盐政高斌上疏:“淮北引盐俱运至淮所掣挚,是以淮分司久经移驻淮所,专管掣务。”淮所即位于河北镇的淮安坝批验盐引所。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后淮安分司虽驻于河北镇淮安坝批验盐引所旁办理淮北掣务,但只是行署,淮安分司的正式驻地仍是在安东县。淮安分司正式移驻河北镇的具体时间,乾隆《淮安府志》、光绪《安东县志》、光绪《两淮盐法志》等均未明白交接。刻于清乾隆十三年(1748)的乾隆《淮安府志》记盐运分司公署:“雍正四年(1726),运判张涵盖造群房。今移驻淮所。”则淮安分司正式移驻河北镇的时间应在雍正四年(1726)至乾隆十三年(1748)之间。

  据乾隆《淮安府志》,驻河北镇的盐运分司公署款式为:“前门三间,后门三间,大使宅一所,商厅一所,大堂三间,二堂三间,上房五间,摆布配房各二间,右上房三间,左厅房穿堂三间,书房上下六间,厨房三间,文昌阁一所。”

  乾隆二十四年(1759),盐政高恒奏移淮安分司于海州板浦,次年板浦建署,乾隆二十八年(1763)更名为海州盐运分司。海州分司离淮安路途遥远,因此别的专设淮北盐监掣官驻淮北批验所。乾隆二十四年(1759),“吏部议覆准设淮北监掣同知,所有淮所大使以及淮北巡缉事宜,统归淮北监掣管辖。”乾隆二十五年(1760)题定淮北监掣设同知一人,秩正五品,驻淮安。职责为“掌验掣淮北引盐之政令,准衡量割余斤分拆引目稽督报运,凡商盐抵所掣挚,称盘引目,切角订封,核注桅封给商赴港口运销”。淮北各盐场之盐,由驻淮安的淮北监掣同知和淮北盐引批验所监掣,即所谓“淮掣”,然后由乌沙河下运河、洪泽湖、淮河,运往皖北、豫南各港口发卖。这种场合排场不断持续到道光十二年(1832)纲盐改票为止。End全文竣事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请输入评论内容

  还没有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评论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已到最初一页

  淮安抗倭斗争和明清之际的战乱

  节兵义坟和义勇之冢——鸦片和平牺牲清

  浅析家乡淮安对关天培的影响

  道光皇帝为关天培撰写祭文和碑文

  关天培墓考古与庇护

  关天培家事和后裔荫袭考略

  关天培出生避世(本文据文史材料改写)

  清代“漕粮海运”的践行者——关天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