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盐行 > 盐场古韵今犹存

http://kamarmusik.com/yx/626.html

盐场古韵今犹存

时间:2019-08-10 10:1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唐代大诗人李白、杜甫的诗篇中多次呈现对“吴盐”的赞誉诗句。李白在《梁园吟》中写道:“玉盘杨梅为君设,吴盐如花皎白雪,持盐把酒但饮之,莫学夷齐事高洁。”诗人杜甫在给朋友的信中也多次对四川苎麻与淮南吴盐互为畅通的情景有过描述:蜀麻久不来,吴盐拥荆门。

  唐代初期淮南,通、泰所产的食盐无固定销地,大多沿长江西行,淮水北上。销路之远至京都、川陕。杜甫《夔州歌》中“蜀麻吴盐自古通,万斛之舟行若风”之句,抽象地描画出淮南吴盐运销之广,万舟齐发的宏伟气象。杜甫还在一首五律诗《白盐山》中描画了泰州地域浩繁盐廪的雄姿。

  宋代泰州西溪盐监,曾有三位在此任过盐官的人,次序递次成为名倾北宋的当朝宰相。这三人是晏殊、吕夷简、富弼。另一位曾随世伯官任在此读书的少年范仲淹,也在他们之后成为在任时间更长的北宋名相。范仲淹在泰州任盐官和兴化县令期间,其勤政为民的不朽业绩给后人留下了很多详实的文字材料和动听的传说。

  南宋时,宋、金两国疆界在淮河一线,此时江淮地域的盐产正值高峰期。南宋很多出名军事将领都曾驻守过淮南东路的盐场管辖区。建炎四年(1130年)七月,朝廷录用岳飞为通泰镇抚使兼泰州知州。绍兴三年(1133年)三月,朝廷又录用韩世忠为淮南东路宣抚使。南宋末年(1276年),抗金名将李庭芝任两淮制置使兼扬州知州。李庭芝与姜才以及泰州知州孙虎臣,为捍卫南宋朝廷的最初一块疆土,在泰州运盐河旁尽忠报国,留下千古美名。当初宋朝戎行拼死抗争捍卫两淮地域大盐场的一个主要目标,即庇护宋廷的两淮盐赋收入。

  王艮,明代出名哲学家、泰州学派创始人,是我国汗青上身世劳动听民家庭的哲学家。王艮自幼家道贫寒,在泰州安丰盐场一个“灶户”家庭渡过了青少年时代,因不胜忍耐盐工的凄惨糊口,曾三次贩私盐到山东,堆集了必然的本钱,由此旅居山东曲阜,晚期接管了王阳明的“良知”学说,自成一体,创立“苍生日用即道”、“淮南格物说”,表现了强烈的布衣认识和人文主义色彩。1523年淮扬一带大饥馑,王艮出头具名与泰州一王姓大盐商假贷二千石,赈济盐区哀鸿,又向巡抚请求开官仓放粮,其后又广施“药饮”抑止“大疫”,解救了灾区数万盐民。

  元末明初,泰州白驹场盐民身世的一代吴王张士诚,率盐民弟兄揭竿起义,淮南盐场是张士诚的按照地。在泰州期间,他对本地苍生很是体谅关怀,留下了很多故事。他在叶甸仓场建大型砻谷场和军粮供应处,现旧址仍留有一处保留无缺的楠木寺院。张士诚部将夏思恭在泰州北郊建新城,现渔行大街还有一处夏思恭祠。张士诚当初曾屯兵泰州城南徐家庄,后报酬留念他驻军时规律严正、爱护苍生,特将徐家庄改为此刻的白马镇,并在他当初拴马的白果树旁建了一处白马庙(今尚存部门)。

  清代诗文大师吴嘉纪、孔尚任与泰州有着疑惑之缘,为泰州盐文化写下很多不朽诗篇;两淮盐运使乔松年,在泰州、扬州建筑了全国独有的盐宗庙;“扬州八怪”之一的高凤翰,在泰州建立了泰坝监掣署衙;民族豪杰林则徐两次莅临泰州,并立碑勒石管理盐税、漕运流失

  元至正二十五年,朱元璋的上将徐达为北攻张士诚,从港口开挖直通泰州南门的济川河(今南官河)。当初虽为和平需要,后来却为泰州水上运输及繁荣经济起到了庞大感化。清代承平军攻占扬州后,咸丰十年,两淮盐业在港口设立淮盐总栈,转输淮盐出口达十二年之久。

  清代《两淮盐法志》中收录了一幅“泰坝过掣图”,从中能够清晰地看到,古泰州各地标有“浦”的处所均为官盐收购的场合,遍及泰州城南、城北河流旁,有马浦、仓浦、板浦、棋杆浦、门楼浦、三房浦、霞浦、大浦、郁浦、南浦、西浦、石浦等十多处。盐浦之多在全国所有城市中绝无仅有。

  1984年文物普查时,在滕坝街居民家中发觉林则徐道光十五年在此所立的《税务通告碑》。细读碑文,始知当初鲍坝在运盐河以北,滕坝在运盐河以南,“内通里下河各县盐场,外达港口支河大江。”其时滕、鲍二坝盐船、南北货在此盘坝越绕,偷漏关税,令官府大伤脑筋。为此,林则徐曾两次莅临泰州查询拜访,并从严整治,勒石通知布告,以示永禁。

  西汉吴王刘濞定都广陵后,于公元前194年至187年,由扬州开了一条邗沟支道东通海陵仓,将沿海一带星罗棋布的盐亭、灶户所出产的盐,通过官府收购集中起来,络绎不绝地运往周边不产盐的国度。这条东通海陵仓的邗沟支道,就是我国最早的运盐河,也是两淮盐业的发源地。

  据道光《泰州志》记录:泰州有西、南、北三运河,即运盐河也。西运河自斗门镇而西二十五里至江都,旧名吴王沟;南运河自州南经南门高桥折而东,抵如皋及通州各盐场入海;北运河在州北经兴化至东台通十二(盐)场。

  唐代安史之乱后,海陵盐监年产盐六十万石,成为全国盐产区四场十监中产量最高的地域。宋代绍兴末年(1161年),淮南东路泰州海陵一盐监课岁收600万贯以上,跨越唐代一年的盐利收入。其时有人说:国度费用尽仰江淮,若阻毫不通,则上自九庙,下及十军,皆无以供给。明至清代奉行的纲盐制等鼎新,朝廷赐与盐商的特权、特利和泰州淮南大盐场供给的庞大盐源,使得扬州城市极端繁荣,盐商富可敌国。

  到了近代,明末至民国年间,海盐出产款式发生庞大变化,间隙数百年的黄河夺淮,大量泥沙使海岸线东移一百多里。加上海水日晒成盐手艺的推广和陇海铁路的建成,使泰州地域得天独厚的滩涂资本和舟楫之利不复具有。延续一千多年的淮南大盐场海水煮盐掉队工艺,很快被先辈的低成本日晒成盐手艺所替代。泰州盐业出产走向没落。

  今天,运盐河仍静静地流淌在泰州新老城区的连系部,站在328国道的桥上,仍可俯视她细长的身影。只是,已经宽阔的河流,已变得狭小,两旁长满芦苇,芜杂的芦苇下,掩藏着她已经的富贵。运盐河蜿蜒向东,波澜不惊,似乎在向后人委婉低回:这是古城泰州的母亲河,流淌在我身体里的,是汗青长久的泰州盐文化。

  清明门口插杨柳

  王安石双喜临门

  兴化人品茗

  九龙镇储巏葬母

  储柴墟之寿

  通议医生南京礼部右侍郎赠...

  方叔贤执门生礼

  王阳明讲学

  领淳安柴墟席上留别赠行诸公

  人文泰州版权所有

  本站为泰无聊网站为泛博网友制造的传承泰州文化和汗青回忆的公益性网站,内容和图片部门来自收集。若有侵权,请当即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