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盐行 > 从盐运衙署探寻泰州千年“盐”文化

http://kamarmusik.com/yx/627.html

从盐运衙署探寻泰州千年“盐”文化

时间:2019-08-10 10:1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从盐运衙署探索泰州千年“盐”文化

  公元1368年春(旧历正月)朱元璋即皇帝位,成立明朝。此前的两淮都转运盐使司及下设泰州、淮安、通州三分司仍然如故。

  明代设地方巡盐御史,担任巡察私盐、督促盐课;两淮设盐运使,担任盐的产、运、销办理。元末时,两淮转运盐使司设立于泰州,洪武三年移驻扬州。洪武五年,朝廷命两淮运盐司将通泰等州批验所迁徙到仪征县。

  两淮运盐使司是一座复杂的盐务办理机构,运使的权柄很大。所有两淮盐务的产、供、销,包罗行政、营业及司法等全归其管辖。自迁去扬州后,其带给了扬州明清两代的繁荣,出格是明清两朝的扬州盐商,让扬州城走向了繁荣与灿烂。

  其所以从泰州迁去扬州的缘由,未见有史乘记录,一方面可能认为扬州位于长江与运河交汇处,便于办理淮盐的外运;一方面可能由于泰州是张士诚的家乡,而张士诚是朱元璋后期的强敌,将运盐司设在泰州不太安心。

  其实,此前的运盐司持久设在泰州,在州城的东南,规模很大。明之前的宋代元丰间“改海陵为都转运盐司,隆兴改为措置两淮海道司,开禧改为提举淮盐司,崇宁改为江淮转运司,绍兴定为提举常平茶盐司。元更两淮都转运盐使司,在海陵州署东南,即唐朝旧官署云。”

  淮盐的出江关口不在扬州,汗青上只要很短时间从扬州南面的瓜洲出江,大都是从扬州颠末,再向西从仪征出江。两淮运盐司从宋元丰间(1078~1084)到明洪武三年(1370)已有近300年时间都设在泰州,不曾有过变动。此举带给了宋代泰州城构筑得非常坚忍,也带来了元代泰州“商业茂盛”、“各类红尘幸福极多。”

  两淮运盐司由泰州迁去扬州后,接着又将泰州批验所迁往仪征。这些变化对于泰州城说来,是极其严重的丧失。运盐司衙门的具有与否,不只是机构的有无,主要的是跟着相关盐运办理权力的丧失,形成城市经济的萧条,使得泰州得到了盐政对城市成长的支持,城市地位显著下降。

  当我们将爱慕的目光投向“两岸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以盐昌隆的扬州时,对明初两淮都转运盐使司从泰州迁出深感可惜,很多人感觉这是泰州城市成长历程中的极大可惜。

  汗青不以泰州人的意志而成长。运盐司迁往扬州后,泰州所属盐场的产盐,仍位居两淮主要位置。两淮运司下设置了三个分司,“分司公署凡三:在泰州北关者,曰泰州分司;在通州西城隅者,曰通州分司;在安东东城坊者,曰淮安分司。”

  按照《两淮运司志》记录:泰州分司西至运司120里,东至栟茶、角斜二场220里,至富安场140里,至安丰场120里,至梁垛场120里,至东台场120里,至何垛场115里,至丁溪场140里,至草堰、小海二场247里,东南至通州分司225里,北至淮安分司220里,东至海190里。洪武初国度“实给于商者,凡696030引100斤,存积盐436530引100斤,常股259500引。泰州分司所辖十场额盐214880引,水乡5250引,征银1050两,常股78156引6斤,存积131473引194斤。”

  关于泰州分司在《两淮运司志》中记录有:“在州北关……唐武德中建海陵监,宋元设广盈仓,至本朝洪武初罢监,仍建广盈仓,总收十场盐课,稽商灶之出纳。商灶不得以交私焉。有司岁佥红船夫往来各场,运盐入仓。洪武二十一年,广盈仓副使蔡玄,因船夫工脚灶户交通盗卖官盐,事觉,克军革总仓。令各场自置仓收储,商人自备船下场支盐。”

  泰州分司设立前的宋元期间,朝廷在泰州曾设广盈仓,收盐场盐课,稽察商人与灶户买卖,不准进行暗里买卖。运司官员搭船交往于各盐场,将盐场的盐运进广盈仓。后因发觉盗卖官盐,根除总仓,商人世接到盐场支盐,广盈仓被废,办理盐务的官员尚在泰州。

  从元代至正二十六年到明代正德十五年,泰州分司设在州城北关154年,广盈仓也在泰州具有了很长时间。继明初两淮都转运盐使司迁往扬州后,广盈仓被废,分司又从泰州迁往东台,泰州城盐政办理的地位再次减弱,致使此后只剩下清初开设的泰坝监掣署。

  自明代两淮运盐司与泰州分司迁出后,泰州城的盐政办理地位一降再降,泰州与扬州的差距越来越大。说到淮盐人们起首想到的就是扬州,从而轻忽了汗青上出产与办理淮盐的泰州。在盐政办理范畴,泰州逐步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明以前提举茶盐司与两淮盐运司在史乘上曾有记录,泰州分司在城北关也有记录,从泰州分司迁东台后,这些主要的盐政机构已少为人知,湮没在汗青的时空里。

  近年旧城革新挖土时,原为泰州北关的今城北门外,南起城河北岸,北到徐家桥至通仓桥以南,东至草河,西至稻河,曾出土有铸银砖模及一些唐宋古货币,连系文献记录,泰州分司的衙门可能就在其区域范畴之内。

  原驻泰州的两淮都转盐运使司(注:明称运盐使司,清称盐运使司)迁往扬州,泰州盐引批验所也同时迁往仪征,这两处盐务办理机构的迁出,对泰州本地盐务的办理及次序整理实为晦气。

  清朝雍正十一年(1733),为从泉源加以节制,两江总督尹继善奏请朝廷在泰州设立泰坝监掣署,派专员办理盐务,担任对往来盐运核查、称重、盖章、签单及纳税等,同时稽察通、泰两地偷漏夹带私盐的环境。

  朝廷采纳了尹继善的建议,并于昔时设立泰州监掣署,首任监掣官是上海县县丞郝大伦。继其后,雍正十二年,高凤翰从歙县县丞调任仪征县丞,兼泰坝第二任盐务监掣。

  高凤翰来到泰州后,就在稻河滨郁浦的南首(今西仓路大浦小学斜对面),兴建了一座掣盐的官衙,对从泰州西坝口过坝的淮南盐,进行抽查秤重等办理,时称“泰坝衙门”。高凤翰亲身书写了“盐津总会”4个大字,雕刻在衙门一侧的八字墙上。从此,泰州显赫于淮南盐运销的航道上。

  为添加泰坝掣盐的权势巨子性,清吏部尚书张廷玉等于乾隆三年(1739)向朝廷提请给泰坝颁布关防:“泰坝为淮南百数十万引盐经由之地。各场运赴仪所自开纲日起,每日过盐数千引至万余引不等,且场盐包捆轻重不齐,全以泰坝秤掣为准,实属上下枢纽场合,环节义务藄重,所有详移文册、检验皮票、填注马簿、给发限单,在在,均关紧要,因向无专官,是以未经请给关防……此刻建有衙署,设有书役,一切章程已非旧时简单。惟是关防尚未请颁,仍用木戳,不特商民难以征信,另有奸刁吏胥、奸顽船户肆意抽掣改换,凭何嵇考,殊非稳重鹾政之意。伏查定规,凡县丞分防另驻者,俱准铸给。况泰坝乃盐商总汇掣挚要津。较之移驻县丞不啻倍蓰,恳祈俯念事繁责重,援照近年仪所之例请给‘淮南泰坝监掣官’关防一颗铃盖使用……”

  现藏于国度第一汗青档案馆这份张廷玉等人的题本,让我们看到昔时从泰坝每日过盐无数千引至上万引,以每引400斤计,有400万斤。要把这么多盐从下河船埠船上抬上岸,过板桥进行称数,在皮票与马簿上盖上戳记,再抬到上河运盐的屯船上,掣盐过坝,日夕喧哗。其需要抬盐、称盐工之多,过秤之忙碌可想而知。

  在《清嘉庆两淮盐法志•图说上》的“泰坝监掣署图说”里载“淮南引盐自场达扬,设专官于坝,司其掣挚。泰属盐多,凡马浦、郁浦、西浦以及旗杆、门楼、三房诸浦,随地掣放。通属之盐少,故至南浦掣放。”

  《泰坝过掣图》抽象地画出了昔时过掣的场景:在泰州城北的下河与上河之间,建有一座包罗头门在内前后4进的泰坝衙署。衙署的工具两侧别离有马浦、仓浦与郁浦、旗杆浦、门楼浦、三房浦、西浦还有城南的通属盐场过掣的南浦等8副掣盐的架子。掣盐架子是在地上竖2根木材,两头吊有一根横杆,一头下面垂着一个名为“校准”的石质砝码,另一头上有挂盐包的挂钩,当盐包挂上去横杆持平为准,盐包中所装的盐的数量就会查出。颠末如许的掣验,及格的盐包插上三角小旗,就能装到城河的屯船上。泰州盐运分司管辖部属11个盐场,嘉庆七年(1802)年产量为118万引(每引200公斤摆布),跨越了两淮盐场总产量的对折,如斯量大的盐,都要从泰州掣验过坝。

  煮盐用的盘铁

  汪琴山《海陵竹枝词》写道:“交往行船唱棹歌,淮南盐舶北门多。不知清化桥头水,近日增添几尺波。”康发祥《海陵竹枝词》说:“抬盐浦在北门西,丰歉居民命不齐;满地雪花多拥彗,天将余利养穷嫠。”后注“盐浦抬盐,有抛落碎盐,穷民嫠妇扫去鬻钱,不得为私盐。”赵瑜的《海陵竹枝词》说泰坝的坝官是“泰坝官儿缺最优,自称本府忒风流;一年一度真调剂,不肯生封万户侯。”

  晚清期间,泰州设立储盐公栈,就是在今西仓路一带设置储盐仓库。场商从将盐运到泰州盐栈中存放,就在盐仓库中卖盐。盐栈储盐及卖盐事务全由商人运营打点,运司担任督办。咸丰十年(1860)八月,两淮运司乔松年再次奏准盐船概由港口镇出江,“在港口另设分栈,各场引盐自运分栈待售”,淮盐转运的路线也改由泰州南下南官河至港口镇江口出江。

  民国四年十二月,两淮盐运使方硕辅令泰坝监掣官汪佑玲、会同考核所经司理季推协理人高洲太、助支所助理员朱传芳,英人伊范士,细致拟议,即经会商法子,呈准运使施行。凡泰属盐引颠末板桥迤西仓浦、马浦、郁浦四浦,过浦称掣。十一年蒲月所迁东台,十六年十一月运使曾饬设泰属场盐泰坝检验所,委任王麟为检验员,汪赞镛佐理以行使秤放局权柄,嗣于十七年二月十五日奉令裁撤,其一切职务仍由秤放局专司其事。

  显赫一时的掣盐泰坝,从雍正十一年起至民国十七年(1928),在泰州城北西仓具有了近二百年。从此,泰州起头退出沿袭两千多年海盐出产与转运的汗青舞台,下河的河中不见了满河的盐船,抬盐过坝的场景逐步烟消云集,坝官也鸣金收兵。

  在明朝成立前的元至正二十一年(1361)二月,朱元璋为筹措军费,“始议立盐法,置局设官以掌之。令商人贩鬻二十而取其一,以资军饷。”

  元朝至正二十六年正月,朱元璋攻取张士诚所据泰州、淮安盐区,遂沿元制,置两淮都转运盐使司……运司辖泰州、淮安、通州三分司及29场盐课司。

  此时,明朝尚未正式成立,但其后明王朝对盐业的统制,即由此起头。随之设立的两淮都转运盐使司、泰坝监掣署等一批盐运办理衙署,也成为泰州盐税文化繁荣成长的主要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