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严庄 > 平舆原创乡土文学阳城记忆之一:后刘印象

http://kamarmusik.com/yz/105.html

平舆原创乡土文学阳城记忆之一:后刘印象

时间:2019-06-18 04:5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平舆县的西北角就是后刘,后刘就是此刻的阳城。

  我曾于2002年至2005年在后刘乡当局工作,两端挂橛四年。与后刘的干部群众发生了深挚的豪情,至今仍十分迷恋。

  刚调到后刘那会儿,人生地不熟,感应偏远目生。因为担任组织人事工作,“三个代表”主要理论进修和下层党组织“三级联创”勾当经常遭到上级部分的查抄,为尽快熟悉工作、领会环境、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深切下层是十分需要而必需的。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骑着自行车跑遍了后刘的每一个村委。这一圈下来,使我领会控制了各村根基环境和第一手材料,对后刘,我便有了一个大致的印象。四年的工作,后刘地盘上的脉脉络络,后刘村落里的风土着土偶情,像烙铁烙在我的心中。虽然分开曾经九年,但那份思念之情、那难以磨灭的回忆,历久弥新。

  后刘是个大乡。其时是24个村委,七万多人,近十万亩耕地,相当于三个小乡,可谓地面广漠、人员浩繁,是独一可与西洋店相提并论的乡。为了工作便利,乡里把全乡分成三个片,洪河以东六个村为东片,洪河以西十八个村分为北片和南片。片长由副书记、纪检书记和人大主席兼任,有时也会轮换变更。每当核心工作下来,好比打算生育、征公粮收尾欠、水田林路管理、秸秆禁烧、夏日防汛、社会治安等,乡里大会一竣事,片长就会给片内的包村干部开会,安插使命、确定完成时间。工作容易的就下村督促一下,工作坚苦的就集中力量突击,有分有合,有单干有集中,全听片长一句话。因为乡大,工作周期长,工为难度大。征收公粮时,后刘粮管所和岭王粮库两个处所仓库都不敷用,还得搭姑且站场,镇干部全体出动,一分为二,在两个处所维持次序。没日没夜地干,沥沥啦啦二十天还不清家。秸秆禁烧,看着地里冒烟着火,开着车撵都撵不上。有一年“三夏”防火,一天夜里八、九点,西边着红了半边天。乡长带着我们到实地一看,平舆汝南两县交壤的一条工具大港里堆满了麦秸。麦秸干燥,风大急切,火势敏捷延伸,虽然全国大雨,喷泵也不断地喷水,仍无济于事。火红的夜空把市禁烧督导组也招引过来,他们看后也无可何如,只撂下“放松时间毁灭”一句话就消逝在雨夜中。天鄙人雨,大火熊熊,火光下看乡干部个个淋成落汤鸡,有的冷得直打颤,就如许我们对峙到十二点多,等火熄灭后才解缆回籍。归去时,伸手不见五指,深一脚浅一脚,几小我滑到,弄得满身是泥。比及我们回到乡当局,已是零下两点。

  (收集配图)

  后刘河多水多。洪河把后刘一分为二,河东小,河西大。河东有一条港叫张白叟港,由北到南流入洪河。河西从南到北有荆河、南马肠河、北马肠河,南、北马肠河之间还有丁港、郭港、魏港。无论是发源于汝南县的荆河,仍是发源于上蔡县的南、北马肠河,都呈工具向流入后刘。在过去,每到夏秋旱季,上游无恙,下流的后刘人可就遭了秧,经常是洪流决堤覆没庄稼,可谓十年九不收。马肠河,顾名思义,原河流像马肠子一样曲曲折折,排水不畅,易惹起涝灾。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平舆县委县当局策动全县对南、北马肠河进行管理,裁弯取直,培高峻堤,河口修闸,如许排水畅达,又能蓄水养鱼滋养地盘。2002年秋末,县里组织对荆河管理。我亲眼目睹见证了荆河管理前后的庞大变化,堤高台宽河深。为便利两岸,县当局又批钱在荆河口建起了节制闸和半河桥,造福民间。

  后刘不背,交通十分便利。从平舆到后刘22公里,经郭楼万冢,一条南北县级公路中转后刘,南连驻新公路,北连金铺—留盆—后刘公路,而金留后公路间接与汝南至上蔡的省级公路相连。一个“日”字形的环乡公路把西部十八个村委全数毗连,“日”字的两头一横就是金留后公路。平舆至后刘的县级公路穿事后刘集,向东间接到射桥的王湾单老,向北有一条水泥路把东部的几个村委毗连起来,向东北中转射桥,又可与省级吴皇公路毗连。在门口就能够坐上去县去市去省去外省的客车,你说便利不?

  后刘地盘养人,名吃较多。与其他处所一样,后刘也盛产五谷杂粮,但后刘人勤奋能干,不只庄稼种得好,蔬菜也种得好,养殖业也搞得独具特色。因为物产丰硕,出名的小吃比力多。初到后刘,因下乡工作,晌午在刘寨村支书家吃饭。席间上来两大盘馍,乍一看,像日常平凡家里蒸的死面锅饼子。细心看,层层两头夹有肉块,吃起来肉烂骨酥饼香筋道。问之,答曰:这叫蒸鸡馍。刘寨的蒸鸡馍真的是肉面连系到极佳的一道甘旨,印象十分深刻。至于寺耳埠口的五香狗肉、卤肉和猪皮纵,胡发户的蒸鱼,刘三的蒸水饺,各有特色各有风味。吃过一次,就忘不了放不下。

  后刘的名胜奇迹较多,文化底蕴丰厚。几千年的耕读文明,使得后刘物华天宝、地灵人杰。周庄的阳城遗址,听说是大禹的国都。洪山庙街上的洪山老祖庙,是豫南三大古庙之一。殷纣王的儿子殷洪避祸躲追兵、隐住在殷浅的传说不断传播。岭王的楚长城遗址、新集的袁家冢、大黑的土楼、严庄清冷寺、寺埠口老寨、张白叟埠口,我都去看过领会过。这些都是一个个有血有肉有魂有灵的故事,通过这些遗址遗址能够看出后刘这块地盘厚重的汗青。在新集包村工作时,我曾几回登上高高的袁家冢子。说是一个冢子,其实是一古墓群,是汉代袁安父子的安葬地。冢高五米,呈卵形,远看像一座高高的台子。真的爬上去,不四肢举动并用,并非易事。我曾在冢子南端阅碑读文,也曾在冢顶洞窟旁嗟呀感喟。无限的恭顺和爱崇对袁公默致,无尽的可惜太多的感喟都随风而去。那一刻,真有陈子昂诗的意境:“前无前人,后无来者。念六合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收集配图)

  后刘人厚重憨厚、勤奋善良。厚重的地盘储藏厚重的汗青,厚重的汗青孕育憨厚的风气。有一次下乡,骑乘的自行车链子断裂,无法前进。正在犹疑之际,一辆四轮路过。我赶紧招手,车停下来。当我申明环境,五十多岁的拖沓机手当即下车帮我把自行车装上四轮车箱,平安把我送到后刘街上。至今我也不知那位大哥姓什名谁。夏秋之际,河堤上、港沟边、地头路边,四处是窝瓜、冬瓜、绿豆、豇豆,伸手可摘,摘可拿走,置之不理。你若问本地村民,为何不管。答曰:本人地里长的,不祖贵,谁吃不是吃呀?有一年冬季换届选举,正赶上下雪,为了省劲,我们几个从寺埠口半河桥去西岸。因为是雪后冻天,桥窄路滑,无法行走。正在为难之际,两名村民走来,一人拿锹铲雪,一人拿笤帚打扫,手拉手把我们送到对岸,让我们十分打动。

  我之于后刘,是一名渐渐过客。后刘之于我,是一幅风景画卷。那地那人,那景那物,浓墨重彩,让我永存心间。

  ●文章体裁:不限。

  ●投稿邮箱:

  ●投稿微信:

  ●投稿体例:文章注释+作者简介

  ●稿件要求:原创首发,文责自傲。勿一稿多投。

  ●权力与权利:责编对来稿有点窜和编纂排版、版面设想的权力。

  来历:平舆在线 编纂:凡闻

  大河客户端

  良知一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