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严庄 > 李亨(唐朝皇帝)_百度百科

http://kamarmusik.com/yz/314.html

李亨(唐朝皇帝)_百度百科

时间:2019-07-09 03:3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是一个多义词,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共5个义项)

  ▪合肥工业大学副研究员

  ▪现代国画家

  ▪香港演员

  ▪中国内地男演员

  查看我的珍藏

  (唐朝皇帝)

  李亨(711年2月21日—762年5月16日),即唐肃宗,初名李嗣升,别名李浚、李玙、李绍,唐玄宗李隆基第三子,唐朝第七位皇帝,也是第一个在京师以外即位再进入长安的皇帝,至德元年(756年)至宝应元年(762年)在位。

  李亨初封为陕王,开元十五年(727年),徙封忠王

  宝应元年(762年),李亨病危,慌张后想拔除皇太子李豫,改立越王李系李辅国程元振出兵庇护太子李豫,拘系慌张后、李系等人。

  8279462

  9180122

  400742

  84897

  15942

  9978099

  274734

  汗青之谜:谁使杨贵妃命丧马嵬坡?

  2019-05-01 12:05

  李隆基身后不久,李亨就病死了,让笔者忍不住联想起清代光绪皇帝身后不久,慈禧太后随即归天的事,这些分歧时代皇宫中的事,充满了几多世人不知的奥秘!

  ...详情

  唐肃宗生不逢辰,娘胎里差点被杀死,通过忍功登上皇位

  2017-12-05 15:12

  唐肃宗李亨登上皇位这个问题上,浩繁史乘的记录纷歧,良多人认为李亨是靠本人的儿子李豫才能当上太子登上皇位,虽说唐玄宗很喜好李豫,翻遍史乘我们仍然能够确定唐肃宗并不是靠本人的儿子才能称帝。

  ...详情

  李嗣升、李浚、李玙、李绍、唐肃宗

  京师长安东宫之别殿

  景云二年(711年)二月二十一日

  宝应元年(762年)蒲月十六日

  收复长安、洛阳两京

  至德、乾元、上元

  公元756年即位(在位7年)

  唐睿宗景云二年(711年)乙亥,李亨出生在京都长安东宫之别殿,初名李嗣升。其生母元献皇后杨氏身世于弘农杨氏(今属陕西),为关陇地域的名门望族。杨氏曾祖父杨士达隋代(宰相),武则天的生母就是杨士达的女儿。父杨知庆以祖荫为官。就在李亨出生的前一年(710年)八月,其父李隆基与杨氏成婚前几天,李隆基被册立为太子。不久,杨氏怀孕,可是因为此时李隆基与承平公主关系严重,他担忧承平公主会借题阐扬,像隋文帝时太子杨勇唐太宗时太子李承乾一样,托言太子耽于女色难当大任而行废立。正因为这种缘由,李隆基心里焦炙,便让属下奥秘弄来一些堕胎药,筹算将李亨扼杀于母腹之中,但思来想去,最终没有施行。李亨出生当前,没有可以或许与生母杨氏糊口在一路。由于杨氏仅是太子姬妾,而太子妃则是后来做了玄宗皇后的王氏。在品级森严的宫廷中,太子妃(正妻)的地位要比其他姬妾优胜得多。此时的太子妃王氏不断没有生育,杨氏盲目班次在王妃之下,不敢独享为人母的喜悦。王氏便把李亨接到本人身边,对他百倍呵护,极为疼爱,“慈甚所生”。李亨两岁时被封为陕王

  开元三年(715年)正月,李亨的次兄

  李嗣谦(即李瑛)被册立为皇太子。开元四年(716年)正月,五岁的李亨被拜为安西大都护,安抚河东关内陇右诸蕃大使,各设副使

  开元十三年(725年)十一月,玄宗李隆基于泰山封禅大典。归来后,他在安国寺东附苑城建筑了一处庞大的宅院,号称“十王宅”,玄宗把业已长大成人的皇子安设在十王宅中,诸王分院而居,由宦官担任监院使,担任办理诸王的日常勾当。李亨在以忠王身份居于十王宅中,时年十五岁。李亨在十王宅中不断糊口了十三年,直到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六月,太子李瑛被废杀。

  开元十五年(727年)正月,李亨被封为忠王,更名

  。同年蒲月,领朔方大使、单于大都护。开元十八年(730年),奚契丹等少数民族抨击打击唐朝东北边境,玄宗以李亨为河北道元帅,信安王李祎为副帅,率领御史医生李朝隐、京兆尹裴伷先等八总管伐罪契丹等兵的入侵。开元二十年(732年),李亨遥率诸将大破奚、契丹等部落的戎马,由于此功,李亨被加封为司徒。开元二十三年(735年),更名为

  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六月,太子李瑛被废杀,玄宗李隆基召宰相李林甫进宫商议立储事宜,其时寿王李瑁的生母武惠妃最受玄宗恩宠,李林甫死力保举李瑁。但在六月庚子,李亨被立为皇太子,

  天宝五载(746年),

  唐玄宗李隆基

  对于太子李亨来说,真可谓多灾多灾的岁首。正月,曾任忠王友的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兼领河西节度使,从驻地来到京师长安,向玄宗供献对吐蕃作战中的战利品,并与太子亨之间互有往来。皇甫惟明向玄宗明白表达了该当将李林甫罢免的立场,又大加赞誉韦坚的才干。边将皇甫惟明的介入,使两边黑暗的较劲一会儿成为公开的奥秘。李林甫在得悉了皇甫惟明的密奏后,便操纵宰相的有益身份,起头安插还击并加速了步履的步调。这时候,杨慎矜成为李林甫对于太子集团的一员干将。

  天宝五载(746年)正月十五日元宵之夜,李亨出游,在贩子之中与韦坚相见。之后韦坚又渐渐与皇甫惟明相约夜游,一同前去位于城内崇仁坊中的景龙道观。以二人太子妃兄与边镇节帅的身份,夜间相约,私相往来,势必会给宰相李林甫以可乘之机。李林甫当即要御史中丞杨慎矜写成演讲,以韦坚乃皇亲国戚,不该与边将“狎昵”为由对韦坚提出弹劾。李林甫则向玄宗奏称他们结谋,“欲共立太子”,玄宗得奏,毫不犹疑地下诏进行审讯。李林甫得旨,遂指使手下罗织罪行,想把太子牵扯进来。玄宗虽然也思疑韦坚与皇甫惟明有构谋之心,却不想等闲涉及太子,遂给韦果断了“干进不已”的罪名。这一处置只是限于惩办韦坚、皇甫惟明的小我过失,并未有任何针对太子亨之处。皇甫惟明的兵权则移交给朔方、河东两道节度使王忠嗣。王忠嗣与太子亨关系亲密,朝廷上人人皆知。这一成果,太子亨有惊无险,李林甫也无可何如。

  韦坚被贬之后,他的弟弟将作少匠韦兰兵部员外郎韦芝上疏替他鸣冤叫屈,二报酬了达到目标,还引太子亨作证,谁知如许一来,招致玄宗的盛怒。太子李亨见状,极感惊骇,为了逃脱本人与韦坚兄弟之间的相干,当即上表替本人辩白,并以与韦妃“情义不睦”为由,请求玄宗答应他们离婚,以表白“不以亲废法”。玄宗着意对李亨加以慰抚,听任他与韦氏离婚,隔离了关系。李亨的隆重确实使他渡过了这场政治危机,只是配合糊口多年的韦妃不得不从此削发为尼。李林甫对韦坚一案大加牵连,被逼死者甚多。不断到天宝十一载(752年)李林甫身后,此事刚刚遏制。

  天宝五载(746年)岁尾,李亨之杜良娣的父亲杜有邻又惹上了一路政治案件。柳勣状告杜有邻的罪名是“妄称图谶,交构东宫,指斥乘舆”,因为案情严重,间接由宰相李林甫担任委派人员审讯。柳勣密告岳父杜有邻,启事是他与妻族不协,想谗谄老婆的家人,谁知工作被李林甫揪住不放,将李邕、王曾等一批老友都牵扯进去。最初李亨也被连累进来,玄宗当即令京兆府会同御史台官员鞠问。案情很快开阔爽朗,本来都是柳勣搞鬼。但李林甫授意手下指使柳勣诬告,先将案情扩大,又引李邕作证,使案情一会儿扩大到父母官员,大有废太子李亨于旦夕之势。但玄宗仿照照旧立场隆重,杜有邻、柳勣均在重杖之下丧命,积尸大理寺,家小流徙远方。

  两次大案,两次婚变,接踵而来。李亨身心由此承受庞大的创伤,精力遭到极大刺激。在玄宗的放置下,李亨两次离婚之后,再一次成婚,似乎申明玄宗还没有动过废他的念头。由于,此次续娶的是一位很有布景的女子,她就是后来成为皇后的张良娣。李亨并未由于娶了张良娣就感受承平无事了,而是愈加隆重小心。

  天宝十载(751年),张良娣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李佋——后封为兴王。转过年来,李林甫一命归西,李亨少了一个政敌,可是继任宰相的杨国忠在清理李林甫的同时,仿照照旧是太子李亨的死仇家。此后,李亨与杨国忠明枪暗箭,渡过了几年貌似安静实则险象环生的光阴。直到安史之乱迸发后,李亨才找到还击的良机。

  天宝十四年(755年)十一月初九,范阳、河东、卢龙三镇节度使安禄山以诛杨国忠为名起兵反唐。十二月十三日攻占洛阳。天宝十五年(756年)正月,安禄山在洛阳自称大燕国皇帝,建元圣武。天宝十五年(756年)蒲月,安史叛军破潼关。六月十三日,玄宗率领少数妃嫔、随臣逃出长安。十四日,玄宗在押亡路过马嵬驿时,发生了叛乱。

  太子李亨同乡信密定之

  玄宗幸蜀图

  后,派心腹宦官李辅国去撮合左龙武上将军陈玄礼,谋害筹谋以很是手段对于杨国忠,这一步履大概在长安城内就已起头。玄宗避乱出逃,分开京师时的全数步队约有3000余人,殿后的太子李亨的后队人马就有2000人,此中包罗禁军中的精锐部队——飞龙禁军。他的儿子广平王李俶(后来的代宗李豫)和建宁王李倓在出逃的步队中“典亲兵扈从”,这给李亨策动政变供给了千载一时的好机遇。六月十四日,逃亡步队达到马嵬驿(今陕西兴平市西北23里)。禁军将士因饥委靡顿,已有不逊牢骚。步队的纷扰给黑暗把持与筹谋叛乱的太子李亨供给了绝好机会。杨国忠被安插缜密的禁军追到马嵬驿的西门内乱刀砍死,割下首级。他的儿子杨暄韩国夫人也被乱军杀死。不外,杀死杨国忠父子,事情才只是完成了第一步。

  天宝十五载(756年)七月九日,李亨在杜鸿渐等人的伴随下,抵达朔方军大本营灵武。颠末一番安插与规画,七月十二日,李亨在灵武城的南门城楼,举行了简单的即位典礼。即位后,改年号为至德,而且将昔时改为至德元载,玄宗被推尊为太上皇。当天,肃宗就派使者前去四川,向太上皇演讲这一动静。

  九月十七日,李亨派出的唐朝大军以正副元帅广平王李豫、郭子

  仪为中军,李嗣业为前军,王思礼为后军,率朔方等军及回纥、西域之兵十五万人,号称二十万大军,从凤翔出发,东讨叛军。李亨号令广平王李豫与回纥太子叶护结为兄弟,回纥太子叶护大喜,称广平王李豫为兄。

  唐朝官军与回纥军大破叛军,叛军严庄与张通儒等人放弃陕郡逃跑,广平王李豫与郭子仪进入陕城,仆固怀恩率兵分头追击叛军。

  [14-15]

  至德二年(757年),安庆绪杀死安禄山,肃宗没有听从谋士李泌的建议趁乱直捣叛军老巢,错失歼敌良机。乾元二年(759年)三月,安史叛军与唐军在相州展开苦战,肃宗却为了防备武将而不设元帅,只派宦官鱼朝恩监军,鱼底子不懂兵书,不知用兵,以致唐军大北,鱼朝恩将相州失利的义务推到郭子仪身上,肃宗李亨不明长短,罢免了郭子仪兵权。

  在野中,自鱼朝恩之后,唐肃宗李亨起头信用宦官李辅国程元振等把持军政大权,宦官势力日益嚣张。 肃宗同时又宠任慌张后,放纵她干涉政事。唐肃宗由于受制于慌张后,而不克不及去看望唐玄宗。

  上元二年(761年)末,肃宗患沉痾,不睬朝政,即命

  肃宗驱逐唐玄宗还朝

  太子监国。宝应元年(762年)四月,玄宗归天,肃宗病危。慌张后惧太子“功高难制”,黑暗把越王李系召至宫中,阴谋废立太子。慌张后乘隙召见太子,要太子李豫帮她杀李辅国、程元振。太子李豫不答应杀李辅国、程元振。慌张后与内官朱辉光等人谋划废太子李豫、改立越王李系。慌张后选择在唐肃宗即将病死时策动政变,召太子李豫进宫,预备与越王李系除掉太子。程元振得知了他们的阴谋,告诉了李辅国。李辅国阻遏了太子,出兵把太子庇护起来,然后率兵拘系了慌张后与李系的翅膀,将慌张后囚禁在别殿。这一晚,李辅国、程元振出兵擒获了与唐肃宗有矛盾的慌张后、杀越王系、兖王僴。当夜,唐肃宗病死,时年五十二岁。

  [18-19]

  肃宗一朝在平定安史之乱的同时,对“三京”系统多次作出调整。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曾改京师为西京,

  “五京”系统的剧变始于江陵南都之置。上元元年(760年)九月甲午,唐肃宗以荆州为南都,定名为江陵府,仕宦的建制好像京兆。蜀郡本来为南京,后又复称为蜀郡。

  上元二年(761年)九月壬寅,下诏去本来的尊号,称皇帝;改元至德;以建子月为岁首;而且大赦全国。还下诏去京兆、河南、太原、凤翔四京及江陵南都的称号。其时全国战乱,民生凋残,肃宗此举暗含去除浮华与收复失地之志。但停“京”“都”之号不足半年,宝应元年(762年)建卯月(二月)辛亥,唐肃宗又大赦全国;再次以京兆为上都,河南为东都,凤翔为西都,江陵为南都,太原为北都。至此,四京的名号尽改为都,与江陵南都一道并称“五都”。

  玄宗避地西蜀,肃宗即位灵武,构成皇帝与太上皇并存的特殊形态。玄宗通过颁行诰旨、委派宰相等体例对肃宗政治进行渗入和干涉,肃宗则力求削弱玄宗的影响。

  李亨在灵州自行即位后,郭子仪被封为朔方节度使(灵州,在今宁夏吴忠市区),奉诏伐罪,次年郭子仪上表保举李光弼担任河东节度使,结合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分兵进军河北,会师常山(河北正定),击败叛军首领安禄山部将史思明,收复河北一带。

  乾元元年(758年),肃宗派朔方节度使郭子仪等统兵

  20余万攻打安禄山之子安庆绪,安庆绪入邺城固守。郭子仪等人包抄了邺城。史思明出动范阳兵十三万想要救邺城。

  [23-24]

  [25-26]

  乾元二年(759年)十月,唐肃宗下诏亲征史思明,群臣上表劝谏阻遏,唐肃宗遏制了这打算。

  随后,史思明手下的将领李日越、高庭晖降服佩服于李光弼。

  肃宗终身颇有挫折:在初生之日,即险遭意外;少小、少年时代,又耳闻目睹了皇宫内院的纷争与排挤;成年之后,他目睹大唐帝国由繁荣富强转向式微。安史之乱的紊乱政局,给他小我供给了施展拳脚的舞台。在他7年的帝王生活生计中,有两个明显的主题:一是“北集戎事”,也就是组织平叛,收复两京、覆灭叛军;二是“南奉圣皇”,也就是处置先在成都后来迎归的太上皇玄宗的关系。他最初壮志难酬,平叛没有取得最终胜利。

  总的来说,肃宗是位乱世皇帝,他承继了天宝盛世的功效,在努力平叛的同时测验考试处理天宝以来政治、经济体系体例运作中的各类短处,并为死后的帝国打下了必然根本。当然,因为他的次要精神在平叛,无法对后宫、宦官势力的膨胀进行限制,反倒给安史之乱后的重建留下了难消的隐患,这是肃宗小我的倒霉,也是大唐帝国的悲哀。

  《书》:天宝之乱,悍贼遽起,皇帝出奔。方是时,肃宗以皇太子治兵讨贼,真得其职矣!然以僖宗之时,唐之威德在人,纪纲未坏,孰与天宝之际?而僖宗在蜀,诸镇之兵纠合戮力,遂破黄巢而复京师。由是言之,肃宗虽不即尊位,亦能够破贼矣。

  《旧唐书》:新莽据图,黔黎仍思于汉德。是以宣皇帝蒙六圣之遗业,因苍生之乐推。呼吁朔方,旬日而车徒云合;旋师右辅,期月而关、陇砥平。故两都再复于銮舆,九庙复歆于黍稷。观其迎上皇于蜀道,陈拜庆于望贤,父子于是感伤,行路为之陨涕。昔太公迎子,或从家令之言;而西伯事亲,靡怠寝门之问。曾参、孝己,足以拟伦。然而道屈知几,志微远略。残妖未殄,宜先恢复之谋;余烬才收,何暇升平之礼。方听王玙伏奏,辅国同意,绀辕躬籍于春郊,翠幰先蚕于茧馆、或御殿晓宣时令,或登坛宿礼贵神。礼即宜然,时何暇给。钟悬未移于簨虡,思明已陷于洛阳,是知祝史畴人,安能及远。犹赖大臣宣力,诸将效忠,旄头终陨于三川,杲日重明于六合。比平王之迁洛,我则豪杰;论元帝之渡江,彼诚么麽。宁亲复国,肃乃休哉!

  唐玄宗时重臣张说:尝见太宗写真图,忠王(李亨)英姿颖发,仪表很是,雅类圣祖,此社稷之福也。

  有一次,李亨入宫觐见,玄宗在他行礼时,发觉这位尚未到中年的儿子,头发已有几分零落,间或有几丝的斑白,有些进入老年末年的感受。久历政治风雨的玄宗也不免心生几丝怜悯,他对发生的工作很清晰,不少的内情他仍是领会获得。高力士不时地在他问询时传送一些朝廷上的实在景象,还经常赞誉太子亨的仁孝与隆重,说太子很识大体。玄宗也感应,太子在蒙受冲击时,很能忍辱负重,他在上表中从没有向皇帝寻求庇护,而是按本人的体例来对付。玄宗心中有几丝的抚慰,由于他感觉太子能够拜托大事。不外,恰是太子这种表示,又让贰心中有了几分的苦涩与迟疑。

  李亨身为太子,行事隆重,处处小心,就连糊口中的一些细枝小节也从不敢大意。有一次,宫中特地担任炊事的尚食局做了一桌熟食,此中有一只烤羊腿,玄宗就让太子李亨割来吃。李亨衔命割罢羊腿,手上满是油渍,他就顺势用旁边的饼子把手揩净,这一动作,玄宗看到很不欢快,但忍着没有爆发。李亨装作没有看见,待慢慢将手揩拭之后,又不紧不慢地把擦过油渍的饼子拿起来,大口地吃起来。这一下大大出乎玄宗预料,不由喜上眉梢,对李亨道:“福当如是爱惜。”李亨借此进一步博得了父皇好感。

  李亨长子李豫出生的第三天,玄宗来到东宫赐给了吴皇后一个金盆,并叫她用金盆给李豫洗澡。这时吴皇后身体很弱,而李豫的身体还没有舒展开,担任侍奉的妻子婆十分惊慌,就把宫中列位王子以及和李豫统一天出生的而身体边幅都很丰满健康的抱来献给玄宗。玄宗一看就很生气说:“这个小孩不是我的孙子。”妻子婆连连叩头赔罪,玄宗斜着眼睛看着她说:“这不是你所能晓得的,快把我的孙子抱来。”于是只好把李豫抱来给玄宗。玄宗一看出格欢快,用手托着李豫,笑着说:“这个孩子的福禄远远地跨越他的父亲。”玄宗回到宫里,对高力士说:“这个殿里有三个皇帝,真是欢快啊!能够跟太子喝酒了。”

  父亲:唐玄宗李隆基

  母亲:元献皇后杨氏(杨皇后)

  慌张后(?—762年,被继任皇帝唐代宗废为庶人),生李侗

  章敬皇后吴氏(?~730年,唐代宗李豫即位后追尊),生李豫,濮州濮阳(今濮阳)人,吴令珪之女.

  韦妃(?—757年),京兆万年人,属京兆韦氏彭城公房,父韦元珪。唐肃宗为太子时的太子妃,后离婚。韦氏生了二子二女,子兖王李僴(xiàn)、绛王李佺(quán),女永和公主永穆公主。

  裴昭仪,生李僙

  陈婕妤,生李仅,

  段婕妤,生李倕

  张佳丽,生李侹,

  宫人孙氏,生李系,

  宫人张氏,生李倓,

  宫人王氏,生李佖,

  后宫某氏,生李荣,

  后宫某氏,生李僖。

  代宗李豫,初名俶,始封广平王,后改封楚王、成王。

  越王李系,初名儋,始封南阳王,乾元三年(760年)四月,进封越王。为李辅国所杀。

  齐王李倓,始封建宁王,大历三年(768年),追封为齐王,不久又追谥为承天皇帝。

  卫王李佖,始封西平王。早薨,宝应元年(762年)蒲月,与郓王同追封。

  彭王李仅,始封新城王,至德二年(757年)十二月,进封彭王。

  兖王李僩,始封颍川王,至德二年(757年)十二月,进封兖王,宝应元年薨。

  绛王李佺,母韦妃。

  泾王李侹,始封东阳王,至德二年(757年)十二月,进封泾王,兴元元年薨。

  郓王李荣,始封灵昌王,至德二年(757年)十二月,进封郓王,早薨。

  襄王李僙,至德二年(757年)十二月,进封襄王。他的曾孙李煴在886年一度自立为帝。

  杞王李倕,贞元十四年(798年)薨。

  召王李偲,代宗嫡长子,肃宗“养孙为子”。至德二年(758年)十二月封召王,逝世于元年(806年)。但此说法存疑,李偲在《书》中呈现了两种出身,《书 卷八十二 传记第七》:“肃宗十四子:……崔妃生偲。”这里明白记录了李偲是肃宗妃崔氏所生,可是却在《书 卷七十七 传记第二》中呈现判然不同的记录。《书 卷七十七 传记第二》:“天宝中,帝为广平王,时贵妃杨氏外家贵冠戚里,秘书少监崔峋妻韩国夫人以其女女皇孙为妃。妃生子偲,所谓召王者。”这里的广平王指的是唐代宗李豫,因而召王李偲的生母崔氏是李豫的妃子,李偲便成了唐代宗李豫的儿子。

  兴王李佋,谥恭懿太子,母慌张后。至德二年(757年)始封兴王。

  定王李侗,母慌张后,宝应初薨。

  宋王李僖,初封淮阳王,后追赠宋王。

  宿国公主,始封长乐公主。下嫁豆卢湛。

  萧国公主,始封宁国公主。下嫁郑巽,又嫁薛康衡。

  和政公主,章敬太后所生。后由韦妃扶养。下嫁柳潭。

  郯国公主,始封大宁公主。下嫁张清。

  纪国公主,始封宜宁公主。下嫁郑沛。

  永和公主韦妃所生。始封宝章公主。

  郜国公主,始封延光公主。下嫁裴徽,又嫁萧升。

  永穆公主韦妃所生,嫁中宗定安公奴才韦会。

  《赐梨李泌与诸王联句》

  《中和节日宴百僚赐诗》

  《延英殿玉灵芝诗三章》

  《梦丹书》

  主词条:建陵

  唐肃宗身后葬于建陵。建陵地处陕西省咸阳市礼泉

  县建陵镇凉马村,位于咸阳城西北50公里处、礼泉县城东北15公里、海拔783米的武将山南麓,以山为陵。东与九旧街昭陵遥相坚持,西与梁山之乾陵隔川遥望,北面群山叠嶂,南面是层层梯田和广漠的沃野。

  陵区由陵寝、下宫及陪葬墓区等构成。陵寝南偏西约2公里为陪葬墓区,原有封土6座。1961年查询拜访时髦存3座,今复查,两座已无存,仅余汾阳王郭子仪墓1座,亦近夷平。据《文苑精华》所录墓志,华州刺史李怀让亦陪葬建陵。

  1956年发布为陕西省重点文物庇护单元。2001年发布为全国重点文物庇护单元。

  《旧唐书·卷十·本纪第十》

  《书·卷六·本纪第六》

  《资治通鉴·唐纪·肃宗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

  电视剧/片子

  《剑仙李白》

  《珍珠传奇》

  《唐明皇》

  《杨贵妃》

  《武林奇缘》

  《天师钟馗》

  《昆仑奴》

  《大刺客》

  《大唐歌飞》

  《神鬼八阵图》

  《大唐芙蓉园》

  《杨贵妃秘史》

  《王朝的女人·杨贵妃》

  《大唐荣耀》

  解读词条背后的学问

  汗青百家争鸣

  汗青从未如斯丰硕多彩

  唐肃宗生不逢辰,娘胎里差点被杀死,通过忍功登上皇位

  唐肃宗李亨登上皇位这个问题上,浩繁史乘的记录纷歧,良多人认为李亨是靠本人的儿子李豫才能当上太子登上皇位,虽说唐玄宗很喜好李豫,翻遍史乘我们仍然能够确定唐肃宗并不是靠本人的儿子才能称帝。起首李亨生不逢辰,李亨差点被李隆基杀死在娘胎里,其时李隆基正处于跟承平公主对战期间,怕承平...

  这个朝代皇太子成功交班几率仅有五成, 失败的多惨死

  皇太子不易当。数据表白,唐朝正式当过皇太子的,一共有29位,只要16位成功交班,成功率55%。也就是说,仅仅五成。换句线位,出事率或者说失败率,是45%,远远高于30%。

  汗青之谜:谁使杨贵妃命丧马嵬坡?

  李隆基身后不久,李亨就病死了,让笔者忍不住联想起清代光绪皇帝身后不久,慈禧太后随即归天的事,这些分歧时代皇宫中的事,充满了几多世人不知的奥秘!

  五世同堂弱爆了,这个朝代已经有五世五帝同堂

  唐代是中国汗青上一个比力开放和强盛的朝代,良多国人以此为骄傲,以致于今天的国外华人社区多以唐人街来自称或定名。唐朝也是夏商周三代以降后最为长命的王朝,共历经287年20帝(不包罗追尊和殇皇帝李重茂)。皇帝多,必定故事也多,例如唐太宗纳谏和贞观之治,唐玄宗开元盛世、安史之乱和...

  皇帝当成如许,我们只能说他们不务正业了

  菩萨皇帝——梁武帝萧衍萧衍的前半生,论文论武,都称得上是世之楚翘;可是,他的后半生,却非常昏庸,智商倒退,崇佛信佞,识人不明,终究国灭身故,令人不堪唏嘘感慨。萧衍的前半生,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称得上是明君。可是,当帝位曾经巩固,世道河清海晏,萧衍起头爱上了释教、信奉释教,而...

  2017-10-20

  援用日期2013-12-13

  《书·传记二》:初,建宁王倓数短后於帝,上皇在蜀,以七宝鞍赐后,而李泌请分以赏兵士,倓助泌请,故后怨,卒被谮死。繇是太子深畏,过后谨甚。后犹欲危之,然以子佋早世而侗幼,故太子得无患。宝应元年,帝大渐,后与内官朱辉光等谋立越王系,而李辅国、程元振以兵卫太子,幽后别殿。代宗已立,群臣白帝请废为庶人,杀之。

  《旧唐书·肃宗本纪第十》:二岁封陕王,五岁拜安西大都护、河西四镇诸蕃落大使。

  《旧唐书·肃宗本纪第十》:开元十五年正月,封忠王,更名浚。蒲月,领朔方大使、单于大都护。十八年,奚、契丹犯塞,以上为河北道元帅,信安王祎为副,帅御史医生李朝隐、京兆尹裴伷先等八总管兵以讨之。仍命百僚设次于光顺门,与上相见。左丞相张说退谓学士孙逖、韦述曰:

  《旧唐书·肃宗本纪第十》:二十五年,皇太子瑛获咎。二十六年六月庚子,立上为皇太子。

  《书·肃宗本纪第六》:二十八年,又改名绍。天宝三载,又改名亨。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五》:将作少匠韦兰、兵部员外郎韦芝为其兄坚讼冤,且引太子为言;上益怒。太子惧,表请与妃离婚,乞不以亲废法。丙子,再贬坚江夏别驾,兰、芝皆贬岭南。然上素知太子孝谨,故谴怒不及。李林甫因言坚与李适之等为朋党,后数日,坚长流临封,适之贬宜春太守,太常少卿韦斌贬巴陵太守,嗣薛王琄贬夷陵别驾,睢阳太守裴宽贬安陆别驾,河南尹李齐物贬竟陵太守,凡坚亲党连坐流贬者数十人。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五》:赞善医生杜有邻,女为太子良娣,良娣之姊为左骁卫兵曹柳勣妻。勣性狂疏,好功名,喜交结豪俊。淄川太守裴敦复荐于北海太守李邕,邕与之定交。勣至京师,与著作郎王曾等为友,皆其时名流也。

  《书·卷六·本纪第六》:十五载,玄宗避贼,行至马嵬,长者遮道请留太子讨贼,玄宗许之,遣寿王瑁及内侍高力士谕太子,太子乃还。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八》:丙申,至马嵬驿,将士饥疲,皆愤慨。陈玄礼以祸由杨国忠,欲诛之,因东宫宦者李辅国以告太子,太子未决。会吐蕃使者二十馀人遮国忠马,诉以无食,国忠未及对,军士呼曰:“国忠与胡虏谋反!”或射之,中鞍。国忠走至西门内,军士追杀之,屠割支体,以枪揭其首于驿门外,并杀其子户部侍郎暄及韩国、秦国夫人。

  《旧唐书》传记第一百四十五:回纥遣其太子叶护领其将帝德等戎马四千余众,助国讨逆。肃宗宴赐甚厚。又命元帅广平王见叶护,约为兄弟,接之颇有恩义。叶护大喜,谓王为兄。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初,上欲速得京师,与回纥约曰:“克城之日,地盘、士庶归唐,金帛、后代皆归回纥。”至是,叶护欲践约。广平王拜于叶护马前曰:“今始得西京,若遽俘掠,则东京之人皆为贼固守,不成复取矣,愿至东京乃践约。”叶护惊跃下马答拜,跪捧王足,曰:“当为殿下径往东京。”即与仆固怀恩引回纥、西域之兵自城南过,营于水之东。苍生、军士、胡虏见拜,皆泣曰:“广平王真华、夷之主!”上闻之喜曰:“朕不及也!”整众入城,苍生老幼夹道喝彩悲啼。留长安,镇抚三日,引大军东出。以太子少傅虢王巨为西京留守。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严壮、张通儒等弃陕东走,广平王、郭子仪入陕城,仆固怀恩等分道追之。

  《旧唐书·传记第一百四十五》:及收东京,回纥遂入府库收钱财,于贩子村坊剽掠三日而止。财物不成胜计。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壬戌,广平王入东京。回纥意犹未厌,患之。长者请率罗绵万匹以赂回纥,回纥乃止。

  《书·传记二》:后能牢宠,稍稍豫政事,与李辅国互助,多以私谒桡权。亲蚕苑中,群命妇相礼,仪物甚盛。二年,群臣天主尊号,后亦讽群臣尊己号“翊圣”,帝问李揆,揆争不成。会月蚀,帝以咎在后宫,乃止。又与辅国谋徙上皇西内。端午日,帝召见山人李唐,帝方拥幼女,顾唐曰:“我念之,无怪也。”唐曰:“太上皇今日亦当念陛下。”帝泫然涕下,而内制於后,卒不敢谒西宫。

  援用日期2017-02-03

  《旧唐书·肃宗本纪第十》:甲寅,太上至道圣皇天帝崩于西内神龙殿。上自二月不豫,闻上皇登遐,不堪哀悸,因兹大渐。乙丑,诏皇太子监国。又曰:“上天降宝,献自楚州,因以体元,叶乎五纪。其元年宜改为宝应,建巳月为四月,余月并依常数,仍照旧以正月一日为岁首。”丁卯,宣遗诏。 是日,上崩于长生殿,年五十二。群臣上谥曰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庙号肃宗。 宝应二年三月庚午,葬于建陵。

  《旧唐书·肃宗本纪第十》:四月,立为皇太子。初,太子生之岁,豫州献嘉禾,于是认为祥, 乃改名豫。肃宗去上元三年号,止称元年,月以斗所建辰为名。元年建巳月,肃宗寝疾,乃诏皇太子监国。而楚州献定国宝十有三,因曰:“楚者,太子之所封,今天降宝于楚,宜以建元。”乃以元年为宝应元年。肃宗慌张后恶李辅国,欲图之,召问太子,太子不许,乃与越王系谋之。肃宗疾革。四月丁卯,皇后与系将召太子入宫,飞龙副使程元振得其谋,以告辅国。辅国止太子无人,率兵入,杀系及衮王亻闲,幽皇后于别殿。是夕,肃宗崩,乃迎太子见群臣于九仙门。明日,发丧。己巳,即皇帝位于柩前。

  .《旧唐书》卷 38《地舆志一》,

  :中华书局

  ,1975

  :第1396页

  .国粹导航

  援用日期2014-04-17

  .《唐代玄宗肃宗之际的中枢政局》

  :社会科学文献出书社

  ,2003

  :第259页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乾元元年……命朔方郭子仪、淮西鲁炅、兴平李奂、滑濮许叔冀、镇西、北庭李嗣业、郑蔡季广琛、河南崔光远七节度使及平卢戎马使董秦将步骑二十万讨庆绪……上以子仪、光弼皆功臣,难相统属,故不置元帅,但以宦官开府仪同三司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措置使。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乾元元年……郭子仪引兵自杏园济河,东至获嘉,破安太清,斩首四千级,捕虏五百人。太清走捍卫州,子仪进围之;丙午,遣使告捷。鲁炅自阳武济,季广琛、崔光远自酸枣济,与李嗣业兵皆会子仪于卫州。庆绪悉举邺中之众七万救卫州,分全军,以崔乾祐将上军,田承嗣将下军,庆绪自将中军。子仪使善射者三千人伏于垒垣之内,令曰:“我退,贼必逐我,汝乃登垒,鼓噪而射之。”既而与庆绪战,伪退,贼逐之,至垒下,伏兵起射之,矢如雨注,贼还走,子仪复引兵逐之,庆绪大北。获其弟庆和,杀之。遂拔卫州。庆绪走,子仪等追之至邺,许叔冀、董秦、王思礼及河东戎马使薛兼训皆引兵继至。庆绪收馀众拒战于愁思冈,又败。前后斩首三万级,捕虏千人。庆绪乃入城固守,子仪等围之,李光弼引兵继至。庆绪窘急,遣薛嵩求救于史思明,且请以位让之。思明发范阳兵十三万欲救邺,观望未敢进,先遣李归仁将步骑一万军于滏阳,遥为庆绪声势。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一》:乾元二年……郭子仪等九节度使围邺城,筑垒再重,穿堑三重,壅漳水灌之。城中井泉皆溢,构栈而居,自冬涉春,安庆绪苦守以待史思明,食尽,一鼠直钱四千,淘墙及马矢以食马。人皆认为克在野夕,而诸军既无统帅,进退无所禀;城中人欲降者,碍水深,不得出。城久不下,上下解体。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乾元二年……思明多遣勇士窃官戎服号,督趣运者,责其稽缓,妄杀戮人,运者骇惧;舟车所聚,则密放火焚之;来去离合,自相辨识,而官军逻捕不克不及察也。由是诸军乏食,人思自溃。思明乃引大军直抵城下,官军与之刻日决战。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乾元二年……冬,十月,丁酉,下制亲征史思明;群臣上表谏,乃止。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乾元二年……史思明引兵攻河阳,使骁将刘龙仙诣城下挑战。龙仙恃勇,举右足加马鬣上,慢骂光弼。光弼顾诸将曰:“谁能取彼者?”仆固怀恩请行。光弼曰:“此非上将所为。”摆布言“裨将白孝德可往。”光弼召问之。孝德请行。光弼问:“须几何兵?”对曰:“请挺身取之。”光弼壮其志,然固问所须。对曰:“愿选五十骑出垒门为后继,兼请大军助鼓噪以增气。”光弼抚其背而遣之。孝德挟二矛,策马乱流而进。半涉,怀恩贺曰:“克矣。”光弼曰:“锋未交,何故知之?”怀恩曰:“观其揽辔安闲,知其万全。”龙仙见其独来,甚易之;稍近,将动,孝德摇手示之,若非来为敌者,龙仙意外而止。去之十步,乃与之言,龙仙慢骂如初。孝德息马良久,因横眉谓曰:“贼识我乎?”龙仙曰:“谁也?”曰:“我,白孝德也。”龙仙曰:“是何狗彘!”孝德大喊,运矛跃马搏之。城上鼓噪,五十骑继进。龙仙矢不及发,环走堤上。孝德追及,斩首,携之以归。贼众大骇。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乾元二年……思明怒,列战船数百艘,泛火船于前而随之,欲乘流烧浮桥。光弼先贮百尺长竿数百枚,以巨木承其根,毡裹铁叉置其首,以迎火船而叉之。船不得进,斯须尽。又以叉拒战船,于桥上发炮石击之,中者皆沉没,贼不堪而去。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乾元二年……思明见兵于河清,欲绝光弼粮道,光弼军于野水渡以备之。既夕,还河阳,留兵千人,使部将雍希颢守其栅,曰:“贼将高庭晖、李日越、喻文景,皆万人敌也。思明必使一人来劫我。我且去之,汝待于此。若贼至,勿与之战。降,则与之俱来。”诸将莫谕其意,皆暗笑之。既而思明果谓李日越曰:“李光弼长于凭城,今出在野,此成擒矣。汝以铁骑宵济,为我取之,不得,则勿返。”日越将五百骑晨至栅下,希颢阻壕休卒,吟啸相视。日越怪之,问曰:“司空在乎?”曰:“夜去矣。”“兵几何?”曰:“千人。”“将谁?”曰:“雍希颢。”日越默计久之,谓其下曰:“今失李光弼,得希颢而归,吾死必矣,不如降也。”遂请降。希颢与之俱见光弼,光弼宠遇之,任以心腹。高庭晖闻之,亦降。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乾元二年……思明复攻河阳,光弼谓郑陈节度使李抱玉曰:“将军能为我守南城二日乎?”抱玉曰:“过时何如?”光弼曰:“过时救不至,任弃之。”抱玉许诺,勒兵拒守。城且陷,抱玉绐之曰:“吾粮尽,明旦当降。”贼喜,敛军以待之。抱玉缮完城备,明日,复请战。贼怒,急攻之。抱玉出奇兵,表里夹击,杀伤甚众。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乾元二年……周挚复收兵趣北城。光弼遽帅众入北城,登城望贼曰:“贼兵虽多,嚣而不整,不足畏也。不外日中,保为诸君破之。”乃命诸将出战。及期,不决,召诸将问曰:“历来贼阵,何方最坚?”曰:“西北隅。”光弼命其将郝廷玉当之。廷玉请马队五百,与之三百。又问其次坚者。曰:“东南隅。光弼命其将论惟贞当之。惟贞请铁骑三百,与之二百。光弼令诸将曰:“尔辈望吾旗而战,吾飐旗缓,任尔择利而战;吾急飐旗三至地,则万众齐入,死生以之,少退者斩!”又以短刀置靴中,曰:“战,危事。吾国之三公,不成死贼手。万一战晦气,诸君前死于敌,我自刭于此,不令诸君独死也。”诸将出战,顷之,廷玉奔还。光弼望之,惊曰:“廷玉退,吾事危矣!”命摆布取廷玉首,廷玉曰:“马中箭,非敢退也。”使者驰报。光弼令易马,遣之。仆固怀恩及其子开府仪同三司瑒战小却,光弼又命取其首。怀恩父子顾见使者提刀驰来,更前决战。光弼连飐其旗,诸将齐进致死,呼声动六合,贼众大溃,斩首千馀级,捕虏五百人,灭顶者千馀人。周挚以数骑遁去,擒其上将徐璜玉、李秦授,其河南节度使安太清走保怀州。思明不知挚败,尚攻南城,光弼驱俘囚临河示之,乃遁。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乾元二年……史思明遣其将李归仁将铁骑五千寇陕州,神策戎马使卫伯玉以数百骑击破之于礓子阪,得马六百匹,归仁走。以伯玉为镇西四镇行营节度使。李奸臣与归仁等战于永宁、莎栅之间,屡破之。

  援用日期2017-06-05

  .中华五千年

  援用日期2017-02-20

  援用日期2017-06-07

  陈华新编著,中国历代后妃大观,海天出书社,1992年12月第1版,第263页

  《旧唐书 传记第二》 :肃宗韦妃。父元珪(韦元珪),兖州都督。肃宗为忠王时,纳为孺人,及升储位,为太子妃,生兖王僴、绛王佺、永和公主、永穆公主。

  韶年启仲序,初吉谐良辰。 肇兹中和节,式庆六合春。 欢酣朝野同,生德区宇均。 云开洒膏露,草疏芳河津。 岁华今载阳,东作方肆勤。 惭非熏风唱,曷用慰吾人。

  厥不云乎,惟其惟时。 上天所保,福禄不亏。

  援用日期2017-06-05

  词条标签:

  V百科往期回首

  浏览次数:

  编纂次数:149次汗青版本

  比来更新:

  (2019-04-11)

  凸起贡献榜

  举报不良消息

  未通过词条申述

  赞扬侵权消息

  封禁查询与解封

  ©2019Baidu

  京ICP证030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