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严庄 > 安史之乱

http://kamarmusik.com/yz/359.html

安史之乱

时间:2019-07-15 07:3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是一个多义词,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共2个义项)

  ▪易中天中华史第十六卷

  查看我的珍藏

  [ān shǐ zhī luàn]

  安史之乱是中国唐代玄宗末年至代宗初年(755年12月16日至763年2月17日)由唐朝将领安禄山史思明变节唐朝后策动的和平,是同唐朝抢夺统治权的内战,为唐由盛而衰的转机点。这场内战使得唐朝生齿大量丧失,国力锐减。由于倡议反唐兵变的批示官以安禄山史思明二报酬主,因而事务被冠以安史之名。

  安史之乱的黑锅为什么要让杨贵妃来背?

  2018-02-09 15:02

  杨贵妃只是一个女人,可是我们能够看到史学家是若何一步步把安史之乱这口黑锅扣到杨贵妃身上的。那么为什么安史之乱的黑锅由一个女人来背呢?

  ...详情

  中国北方华夏

  755年12月16日—763年2月17日

  唐帝国:唐朝地方军与藩镇军;回纥外援;安史叛军:唐朝河北三镇的戎行

  唐朝获胜,但处所割据场合排场起头构成

  参战方军力

  唐朝:150,000(安史之乱前期)唐朝280,000(安史之乱后期)

  叛军:约200,000(和平前期)300,000(和平后期)

  士兵约三十余万

  次要批示官

  李泌郭子仪李光弼、刘晏、高仙芝封常清哥舒翰颜真卿

  叛军批示官

  安禄山史思明安庆绪史朝义

  755年12月16日(天宝十四年)

  763年2月17日(宝应二年)

  唐朝此后由盛转衰

  睢阳之战昭觉寺之战

  安禄山起兵

  安禄山被杀

  史思明复叛

  一、社会紊乱

  二、藩镇割据

  三、抽剥加重

  四、边陲不稳

  五、经济重心南移

  六、西域得失

  七、释教回复

  唐代履历唐太宗贞观之治”、唐高宗永徽之治”、武则天的“治宏贞观,政启开元”“贞观遗风”及唐玄宗的“开元盛世”后,成为了一个国富民强的国度,经济在唐玄宗天宝年间达至昌盛。安史之乱发生后,对唐朝的成长发生了严重的影响。

  安史之乱的缘由是多方面的,是各类社会矛盾的集中反映,次要包罗统治阶层和人民的矛盾,统治者内部的矛盾以及地方和处所割据势力的矛盾等等。

  唐玄宗开元期间,社会经济虽然达到空前繁荣,呈现了盛世的场合排场,但同时因为封建经济的成长,也加快了地盘兼并,

  统治阶层内部矛盾的激化,是安史之乱的间接缘由。唐玄宗后期,“口有蜜、腹有剑”的奸相李林甫,独霸朝政达十九年之久。他退职期间排斥异己,培育提拔翅膀,独霸朝政。

  从五胡乱华起头,河北、华夏有大量胡人。至隋唐期间,河北仍然是汉人、契丹人、奚人、突厥人等多民族混居,陈寅恪先生在《唐代政治史述论稿》叫做“河北胡化”。

  在史乘中被称为安禄山、史思明“腹心”、“宾佐”和“心手”的最焦点人物有高邈、何千年、许叔冀、吉温、张万顷、孙孝哲、曹将军、徐归道、独孤问俗、张休、张通晤等11人,只要孙孝哲和曹将军是少数民族。安禄山、史思明在兵变过程中和称帝时所重用的次要是汉人。《旧唐书·安禄山传》载:“十一月,反于范阳……以高贵、严庄为谋主,孙孝哲、高邈、何千年为腹心。”而高贵、严庄“专居(安禄山)摆布以画筹”。(注:《安禄山事迹》卷中。)在这五个环节人物中,只要孙孝哲是少数民族。安禄山称帝时,大燕政权的左相达奚珣、右相张通儒、中书侍郎高贵、御史医生严庄,前者为鲜卑人,后三人均为汉人。乾元二年(759)四月,史思明称帝时的宰相周挚也是汉人。除了上述几个焦点或环节人物外,在安史政权中担任过主要脚色的一些人物几乎满是汉人。如安史政权的宰相陈希烈、平冽、张垍,尚书敬荣,中书令王伷和张均,满是汉人。

  在安史乱军中领兵兵戈的将领次要有崔乾佑、蔡希德、尹子奇、牛廷玠、徐璜玉、安守忠、安俊雄、李秦授、李归仁、毕思琛、周万顷、安晓、李钦溱、李立节、李庭伟、张孝忠、王武俊、申子贡、荣先钦、阿史那承庆、范秀严、阿史那从礼。这些将领中只要张孝忠(奚)、王武俊(契丹)、阿史那承庆(突厥)和阿史那从礼(突厥)是少数民族。其他如安守忠、安俊雄、安晓疑为安禄山的统一种族人。安史乱军中领兵兵戈的将领大都仍是汉人。

  至德二载(757)一月,史思明从博陵,蔡希德从太行,高秀岩从大同,牛廷玠从范阳,共率兵10万人围攻太原,这四路将领中只要史思明为胡人;在乾元年(758)十月安庆绪分全军救援卫州时,崔乾佑领上军,田承嗣领下军,安庆绪亲领中军,只要安庆绪为胡人;上元元年(760),史思明预备实施全面进攻打算时,“遣其将田承嗣将兵五千徇淮西,王同芝将兵三千人徇陈,许敬江将二千人徇兖、郓,薛鄂将五千人徇曹州”。(注:《资治通鉴》卷221,上元元年十一月。)》。这四路将领满是汉人。

  安禄山起兵后,令贾循留守范阳,吕知诲守平卢,高秀岩守大同,当前每攻占一地,大都派汉族将领镇守该地。如令安忠志(奚)领精兵驻扎土门,张献诚(张守珪之子)守博陵,李钦凑守井陉口,李庭望守陈留,武令珣守荥阳,张万顷为河南尹,崔乾佑守陕郡,张通儒之弟张通晤担任睢阳,张通儒为西京留守,崔光远为京兆尹(有的记录为田乾真为京兆尹),安守忠镇关中,牛廷玠屯安阳,安太清守怀州,周挚、许叔冀屯福昌,史朝义守冀州,令狐璋戍滑州。这些为安、史镇守要地的官员中,除了安忠志和安禄山、史思明之子是胡人外,其余大都是汉人。

  安禄山手下无数千将领,《书》传记第一百五十记录,安禄山在天宝十三年曾一次上奏将其属下2500人录用为将领,缘由是这些人伐罪奚、契丹、九姓、同罗等少数民族,这些人功绩良多,因而这2500人很可能大多是汉人。

  [10-11]

  地方和处所军阀势力之间的矛盾,则是促成安史之乱最为主要的要素。因为唐朝的均田制府兵制被粉碎,

  大唐中兴颂(拓片)

  从唐玄宗起便不得不以募兵制取代府兵制。这些募集来的职业甲士受处所军阀的收买皋牢,和将领构成一种特殊的千头万绪、牢不成分的关系。加之,开元当前,在边防遍及设立节度使轨制,他们的权力越来越大,至于“既有其地盘,又有其人民,又有其兵甲,又有其财赋”,构成尾大不掉的场合排场。到天宝元年(742年),边军不竭添加,达到四十九万人,占全国总兵数百分之八十五以上,此中又次要集中在东北和西北边境,仅安禄山所掌范阳等三镇即达十五万人。而地方军则不只数量不足,并且质量太差,日常平凡毫无作战预备,打起仗来,不胜一击。节度使的日益强大,与地方政权矛盾日深,到天宝末年,终究迸发成为安史之乱。

  李林甫出任宰相时,为巩固权位,杜绝边将入相之路,称胡人忠勇无异心,憨厚纯真,建议玄宗用胡报酬镇守鸿沟的节度使,并且又放任他们拥兵自重。因而安禄山身为胡人等得以取得权力,东北城的鞠仁兵是安禄山部队中最骁勇劲捷的一支部队。而安禄山也因兼三大兵镇独掌十八万三千九百人的军力而有叛唐的实力及野心。754年,安禄山衔命入长安,玄宗由是更信赖安禄山《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七》:上尝谓力士:“朕今老矣,朝事付之宰相,边事付之诸将,夫复何忧!”力士答曰:“边将拥兵太重,陛下将何故制之,臣恐一旦祸发,不成复救,何得谓无忧也。”又言“自陛下以权假宰相,奖惩无章,阴阳失度,臣何敢言。”就如李泌所说:“假如当初封赏给安禄山的不是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之官,而是给他百里之国,也就不会谋反了。”可惜的是,玄宗不听高力士的言论、加之玄宗义子汉人名将王忠嗣忤逆于他。如斯玄宗更崇信安禄山。王忠嗣因而出局,唐朝也就得到了限制安禄山的主要力量。

  [12-13]

  安史之乱的性质是统治阶层内部争权夺利的斗争,更具体说,是唐地方当局与处所割据势力的矛盾斗争。安史之乱的首领们虽曾操纵了人民对唐王朝的抵挡情感以及民族矛盾的要素,然而这并不克不及影响此次兵变的底子性质。另一方面,在战乱中因为安史叛军对人民的残暴行径,曾惹起了像常山太守颜杲卿、平原太守颜真卿以及张巡、许远的死守睢阳等的抵挡斗争,这些局部地域反的斗争是公理的,但同样也丝毫不克不及改变整个和平的性质。

  主词条:节度使藩镇

  安史之乱前的唐朝边境

  跟着唐太宗唐高宗等在位期间屡次开疆拓土,先后平定辽东、东、西突厥吐谷浑等地域,使唐朝成为一个国境极为广宽的国度。同时,为了加强地方对边陲的节制、巩固边防和统理外族,唐玄宗于开元十年便于边地设十个兵镇,由九个节度使和一个经略使办理。

  此等每以数州为一镇的节度使不单办理军事,并且因兼领按察使安抚使支度使等职而兼管辖区内的行政、财务、人民户口、地盘等大权,这就使得本来为一方之长的州刺史变为其部下。据《书志第四十兵》言:“既有其地盘,又有其人民,又有其甲兵,又有其财赋”。节度使因此雄踞一方,尾大不掉,成为唐皇室隐忧。

  主词条:折冲府

  唐初,全国实行府兵制共置634个折冲府,此中有261个位于捍卫京师长安的关中,故兵力是外轻内重,包管唐室有足够的军力捍卫京师及其政权。唐玄宗开元十年设置节度使,许其率兵镇守边地,兵力日渐强大,渐有超出地方之势。开元十四年时,京师保卫改由彍骑担任。而天宝年间,边镇军力达50万。而安禄山一人更兼任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这三地之间地区相连,军力又于诸镇之中最强,拥兵20万,实力强大。相反,地方军力则不满8万,构成外重内轻的军事场合排场,慢慢构成处所反过来要挟地方的危机。

  从贞观年间起头,任用将领里的蕃将如阿史那社尔、契苾何力,都是由于忠实效力而获得汲引,可是仍然不克不及当大将,皆由大臣节制,所以上面还不足权能够节制部属。先天、开元年间,大臣中如薛讷郭元振张嘉贞王晙张说萧嵩杜暹李适之等人,都是从节度使而升为宰相的。李林甫担忧儒臣因规画方略而得战功,又得高位,因此想杜绝这一条升官接近皇帝的路,好巩固本人的势力,于是挽劝唐玄宗:“以陛下的雄才粗略,国度强盛,而蛮夷还有没被剿除的缘由,都是由于文官为将,他们不敢冒矢石身先士卒。不如任用蕃将,他们生的雄健,哺育在马背上,成长外行阵中,本性骁勇。若是陛下能传染感动他们而任用之,他们定能效死,蛮夷就不愁不克不及剿除了。”唐玄宗同意他的说法,因此让安思顺取代李林甫统领节度,汲引安禄山、高仙芝、哥舒翰等专为上将。林甫看中了这些人都不是汉人,没有入朝当宰相的资历,因而之故安禄山能专控三个道的精锐部队,十四年不迁动。唐玄宗信赖李林甫的策略,不思疑。

  主词条:杨贵妃李林甫杨国忠

  开元之治晚期,承常日久,国度无事,唐玄宗逐步丧失了向上求治的精力。唐玄宗改元天宝后,政治愈加败北。唐玄宗更耽于享乐,宠幸杨贵妃,安禄山为自保和升官拜杨贵妃为母亲。由倡导俭仆变为挥霍无度,如曾将一年各地之贡物赐赉李林甫。他又把国政先后交由李林甫、杨国忠独霸。李林甫是笑里藏刀的宰相,任内凭着玄宗的信赖擅权用事达十九年,杜绝言路,排斥忠良。杨国忠因杨贵妃获得宠幸而继李林甫出任宰相,只知搜索民财,致使群小当道,国是日非,朝政败北,让安禄山有隙可乘。

  安禄山兼三大兵镇独掌大军,此中精锐唐朝正轨军已达到15万,拥兵边陲,其手下骁勇善战,甚获玄宗宠任,引来宰相杨国忠忌恨。两人因此交恶,而唐玄宗又对此不加干涉。安禄山久怀异志,加上手握重兵,企图以讨之名举兵叛唐。

  叛军参与将领

  安禄山:其先祖是西域粟特贵族,因功受唐王朝赏封赐姓“安“。

  安庆绪:安禄山次子。

  史思明:其貌不扬,懂六蕃语,与安禄山为同亲。

  史朝义:史思明长子。

  唐军参与将领

  高仙芝封常清哥舒翰陈玄礼郭子仪李光弼仆固怀恩颜真卿许远张巡颜杲卿鲁炅张介然

  安禄山起兵

  唐朝天宝十四载十一月初九(公元755年12月16日),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节度使的安禄山,策动属下唐兵以及同罗、奚、契丹、室韦共15万人,号称20万,以“忧国之危“、奉密诏伐罪杨国忠为托言在范阳起兵。安禄山乘铁舆,其属下步骑精锐烟尘千里,鼓噪之声震地。其时海内承常日久,苍生以及几代人没有见过和平了,传闻范阳兵起,远近都惊讶。河北都是安禄山统辖范畴内的,叛军所颠末的州县,都望风崩溃,本地县令或者开门驱逐叛军,或者弃城逃跑,或者被叛军擒杀,叛军很快就节制了河北。

  [17-18]

  同年十一月十五日,唐玄宗才相信安禄山确实率兵造反,召来宰相杨国忠商议应变之策。

  a唐玄宗录用兼任范阳平卢节度使,防守洛阳,接着录用他的第六子荣王李琬为元帅、右金吾上将军高仙芝为副元帅东征。唐玄宗于十一月十五日派使毕思琛往东都洛阳募兵防守。唐朝的精锐边军大多还没有赶回,高仙芝、封常清姑且在长安、洛阳募兵,获得的是贩子后辈,缺乏战役经验,并且还没有颠末锻炼。

  a安禄山的大军虽然赶上障碍,但因为杨国忠的无能,使安禄山于同年十二月十二日就攻入洛阳。东京留守李憕和御史中丞卢奕不愿降服佩服,被俘后为安禄山所杀,河南尹达奚珣降服佩服安禄山。退守潼关的安西节度使封常清、高仙芝采以守势,苦守潼关不出。可是由于唐玄宗听了监军宦官的诬告,以“失律丧师”之罪处斩封常清、高仙芝。天宝十五年正月初一,安禄山在洛阳称大燕皇帝,改元圣武。

  755年(天宝十四载)十二月,唐玄宗在洛阳失守之后,听信宦官监军边令诚的诽语,杀上将封常清、高仙芝,升引病废在家的陇右节度使哥舒翰为戎马副元帅,令其率军20万,镇守潼关。潼关地形险峻,易守难攻。哥舒翰进驻潼关后,当即加固城防,深沟高垒,闭关固守。天宝十五载正月,安禄山命其子安庆绪率兵攻潼关,被哥舒翰击退。安军主力被阻于潼关数月,不克不及西进。安禄山见强攻不可,便命崔乾佑将老弱病残的士卒屯于陕郡(治今河南三门峡市西),而将精锐部队荫蔽起来,想诱使哥舒翰弃险出战。蒲月,唐玄宗接到叛将崔乾佑在陕郡“兵不满四千,皆赢弱无备“的谍报,就遣使令哥舒翰出兵收复陕洛。哥舒翰当即上书玄宗,认为:安禄山久习用兵,今起兵兵变,不会不作预备,必然是用羸师弱卒来诱惑我们,如若进兵,正好入彀。何况叛军劳师远征,利在速。官军凭仗潼关天险抵挡他们,利在苦守。且叛军残暴无道,得到民气,日渐衰颓,很快就要发生内乱,(那时)再攻打他便可不战而擒。与此同时,郭子仪李光弼在河北攻打叛将史思明,打了几个大胜仗,进展十分成功,因而他们二人认为潼关只宜苦守,不成轻出,二人主意引朔方军北取范阳,覆叛军巢穴,促使叛军内部溃散。可是,宰相杨国忠却思疑哥舒翰意在谋己,便对唐玄宗说,哥舒翰按兵不动,会坐失良机。玄宗轻信诽语,对郭、李良谋充耳不闻,便持续调派中使催哥舒翰出战。哥舒翰被逼无法,抚膺恸哭。

  哥舒翰被迫于六月初四领兵出关,初七,在灵宝西原与崔乾佑部相遇。灵宝南面靠山,北临黄河,两头是一条70里长的狭小山道。崔乾佑事后把精兵潜伏在南面山上,于初八领兵与唐军决战。唐军以王思礼等率精兵5万在前,庞忠等率10万大军继后,另派3万人在黄河北岸高处伐鼓助攻。两军订交,唐军见叛军步地不整,偃旗欲逃,便长驱直进,成果被诱进隘路。叛军伏兵突起,从山上投下滚木檑石,唐军士卒拥堵于隘道,难以展开,死伤甚众。哥舒翰急令毡车在前面冲击,诡计打开了一条进路,但被叛军用放火焚烧的草车堵塞不得前进。唐军被烟焰迷目,看不清方针,认为叛军在浓烟中,便乱发弩箭,直到日落矢尽,才知入彀。这时,崔乾佑命同罗精骑从南面山谷曲折到官军背后杀出,唐军前后受击,乱作一团,有的弃甲逃入山谷,有的被挤入黄河淹死,失望的号啼声惊天骇地,一片惨状。唐后军见前军大北,不战自溃。黄河北岸的唐军见势晦气,也纷纷溃散。哥舒翰只带数百骑狼狈窜逃,从黄河西渡进入潼关,潼关外挖了三条战壕,都是二丈宽一丈深,人和马掉进沟里,一会就填满了,后面的人就踩着尸体过去。唐军快要20万戎行,逃回潼关的只要8000余人。初九,崔乾佑攻占潼关。哥舒翰撤到关西驿,张贴榜文招徕失散的兵卒,想要继续扼守潼关。吐蕃将领火拔归仁带着一百余马队包抄驿站,进去对哥舒翰说:“贼兵来了,请元帅上马。”哥舒翰走出驿站上马,火拔归仁及众将扣头说:“元帅具有20万戎马,一场战役就把他们都丢弃了,有何脸面再见皇帝?且元帅没有见到高仙芝和封常清的遭遇吗?请元帅降服佩服安禄山!”哥舒翰不从,火拔归仁就把他的腿绑到马肚子上,连同其他不驯服的将领一路降服佩服安禄山。

  此战,是中国和平史上伏击战的典型战例,唐玄宗错误估量形势,拒绝采纳据守险峻、持久疲敌、伺机出击的方针,过早地出关反扑,成果形成人地两失,使平叛和平急转直下。崔乾佑潜锋蓄锐,诱唐军弃险出战;会战时,又偃旗欲遁,诱唐军进入伏击区,因此取得大胜。

  安史之乱迸发的时候,安禄山批示叛军主力进攻洛阳、潼关,企图冲破这两个重镇而直取长安!后来洛阳沦亡,但天险潼关却由于高仙芝、封常清的无力固守,使得安史叛军久攻不下,以至迫使敌军有了回撤的筹算。

  可是晚年的李隆基曾经利令智昏,不复年轻时代的贤明果决。高仙芝和封长清采纳固守的准确作战方式,使得远道而来的敌军想速战速决的打算不克不及得逞,并且潼关作为长安的樊篱,也无力的护卫了长安;可是一些奸邪小人却在李隆基面前说高仙芝和封长清的坏话,毁谤他们与安史叛军相勾搭,所以迟迟没有与叛军反面交战,李隆基不颠末细心查询拜访,竟然将二人斩首示众,以致朝廷得到了两员经验丰硕、作战英勇的将领!

  之后李隆基又派上了年纪的哥舒翰统领潼关的戎行拒敌,其时镇守潼关的戎行有二十万!哥舒翰准确的判断了两边的形势,也认为苦守不出才是御敌之策,跟着日子一天天迟延下去,唐玄宗对他们也得到了耐心,并且奸相杨国忠又在鼓动玄宗下圣旨强迫哥舒翰出战,哥舒翰在接到圣旨后晓得此战必败,但慑于皇权的严肃,不得已带兵出战,最初公然大北,本人也被手下绑赴敌营。

  唐玄宗地点的长安得知潼关失守后一处紊乱。甲午日,百官中上朝的不外一两小我,皇帝到勤政楼颁下制书说要亲征,世人都不信。此日,皇帝的禁军仪仗迁到了大明宫。薄暮,龙武上将军陈玄礼整编六军,多赏赐财帛,从马厩里挑出九百匹马,外面都一窍不通。安史大军日渐迫近,乙未日黎明,皇帝带着贵妃姐妹、皇子、皇孙、公主、妃子、杨国忠、韦见素、魏方进陈玄礼和近随从延秋门出逃。后来行到马嵬坡,六军将士终究忍无可忍,策动叛乱杀死杨国忠等人,高力士等人缢杀杨贵妃,旋即太子李亨在灵武自行即位,尊李隆基为太上皇(李隆基在得知这一切后相当无法,终究不是本人情愿退位的)

  颠末左藏,杨国忠想毁掉这些财宝不让贼兵获得,唐玄宗说:“贼兵得不到财宝就会搜索苍生,不如把它们留给贼兵。”天宝十五年六月安禄山占领长安。

  主词条:马嵬叛乱

  玄宗幸蜀图

  丙申日,唐玄宗一众到了马嵬坡(今陕西兴平市西北23里)途中将士饥疲,六军愤慨,陈玄礼认为杨国忠作乱才导致安禄山谋反,请李辅国转告太子想杀杨国忠的企图。这时吐蕃使者正率领20多人围堵杨国忠,埋怨没食物。有官兵喊:“杨国忠与胡虏谋反!”杨国忠骑着马逃到西门,被世人杀死肢解,头被枪挑着竖在驿站门口。户部侍郎杨暄、韩国夫人、秦国夫人和魏方进被一并杀死。国忠妻裴柔同及儿子杨晞、虢国夫人及其子裴徽在陈仓被县令薛景仙杀死。陈玄礼及韦谔请求玄宗杀死杨贵妃。高力士挽劝玄宗保军心安靖,杀死杨贵妃。玄宗忍痛号令高力士在佛堂缢死杨贵妃。此后,玄宗入蜀,太子李亨及其子李倓、李俶北上灵武。后世史家认为“马嵬之变“是一场“有打算的叛乱“。长安失陷,君储逃亡,安史之乱进入最高峰。

  太子李亨于公元756年夏历七月十三日在灵武(今宁夏灵武市区)为朔方诸将所推而自行即位。遥奉玄宗为太上皇,改元至德,是为唐肃宗郭子仪被封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仍兼充朔方节度使;李光弼被封为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二人奉诏伐罪叛军。次年郭子仪上表保举李光弼担任河东节度使,结合李光弼分兵进军河北,会师常山(河北正定),击败安禄山部将史思明,收复河北一带。

  唐至德二载(公元757年)正月至十月,唐河南节度副使张巡等率军民苦守睢阳(今河南商丘南),是抗击、牵制安禄山叛军的出名城市攻坚战,史称“睢阳之战”。

  至德二载,757年正月,安庆绪以尹子奇为河南节度使,以归、檀及同罗、奚兵十三万人南下,尹子奇为安庆绪手下之名将,率领大军扫荡河南,此时河南城镇纷纷沦陷,惟有军事重镇睢阳未陷(睢阳即今商丘县地内)。睢阳太守许远向张巡垂危。张巡因宁陵城小,难以抵强敌,故张巡率兵3000自宁陵(今河南宁陵东南)入睢阳,与许远合兵共6800余人。尹子奇全力攻城,张巡率领将士,日夜苦战,有时一天之内打退叛军20余次进攻,持续战役16日夜,共俘获叛军将领60余人,杀死士卒2万余人,守军士气倍增。许近因张巡智勇兼备,于是本人守城,将作战批示交张巡担任,本人担负调运军粮,补缀战具等后勤保障工作,战役规画都出于张巡。

  a两人亲近共同,使叛军久攻不下,只能围而不攻。

  睢阳之战,张巡从757年1月起头,到757年10月沦陷,最初,终因病饿力竭,寡不敌众,城被叛军打破,张巡及其部将36人遭杀戮。苦撑了十个月,樊篱了江淮半壁山河十个月之久,保江淮免于战乱十个月。而睢阳之战前后大小四百余战,张巡以不足万人之众,屡败贼兵,无一败仗,杀伤贼兵十几万人,而敌首领也非无能之辈,这从尹子奇被张巡射瞎一目,而又由于壮其义、爱其才,欲要招降张巡,可见纷歧般了。睢阳之战,尹子奇为报屡败损目之仇,使安庆绪前后大兵几十万人被张巡所牵制。如斯方使唐朝可以或许反扑、使郭子仪可以或许从容收复两京。

  其时,朝廷仅剩下长江、淮河道域的钱粮支持着,睢阳位于大运河的汴河河段中部,是江淮流域的重镇,若是失守,运河堵塞,后果不胜设想。张巡、许远守睢阳,军力最多时也不满7000,前后400余战,竟然歼灭叛军12万人。睢阳苦守10月之久,在此其间朝廷不竭地获得江淮财赋的救济,已完成了恢复、预备到反扑的过程,前一个月已收复西京长安,在睢阳沦陷后10天又收复了东京洛阳,叛军再也无力南下。唐朝全国得以保全,全仗睢阳苦守10月之久。

  安禄山被杀

  安禄山原患有眼疾,自起兵以来,目力慢慢减退,至此又双目失明,看不见任何物体。同时又患有疽病,脾气变得非分特别浮躁,对摆布随从稍不如意,非打即骂。稍有过失,便行杀戮。他称帝后,常居深宫,诸将很少能面见他议事,都通过严庄传达。严庄虽受亲重,也时而遭安禄山拷打。宦官李猪儿常为安禄山穿衣解带,奉侍摆布,挨打最多,怨气也大。安禄山宠幸的段氏,生下一子名庆恩,也受禄山宠爱,常想以庆恩代庆绪。安庆绪时常担忧被废,严庄也生怕宫中事情于己晦气,于是,严庄与安庆绪、李猪儿通同一气,暗害安禄山。

  唐肃宗至德二载(757年)正月五日 (1月29日) 夜,安庆绪与严庄、李猪儿通同,三人悄然进入安禄山居处。侍卫见是严庄和安庆绪,谁也不敢动。于是严庄、安庆绪持刀站立在帐外,李猪儿手持大刀直入帐内,瞄准躺在床上的安禄山腹部猛砍一刀。安禄山日常平凡总把佩刀放在床头防身,事前已被李猪儿偷偷拿走,这时他挨了一刀,知大事欠好,仓猝去摸刀却没能摸到。他气急废弛地摇着帐竿高声喝叫:“贼由严庄。”在喊啼声中,血和肠从腹部流出数斗,很快死于横死,享年五十五岁。安庆绪当即在其床下挖了一个数尺深坑,用毡子裹着安禄山的尸体,连夜埋在坑中,并诫令宫中严加保密。

  第二天晚上,严庄对手下宣布说:安禄山病危,诏立安庆绪为太子,军国大事皆由太子处分。随即承继帝位,尊禄山为太上皇,然后发丧。

  安庆绪杀父安禄山后,自立为帝,年号载初。命史思明回守范阳,留蔡希德等继续围太原。同年,长安为唐军收复,安庆绪自洛阳败逃退至邺城(),其部将李归仁率精锐及胡兵数万人,溃归范阳史思明。

  唐至德二载(757)十月,在陕郡之战后,安庆绪仅率1300人从洛阳逃往邺城()。唐军遂收复洛阳城,并遣军攻占河内(今沁阳)等地,迫降安将严庄;陈留(治今开封)军民杀安将尹子奇归唐;唐将张镐率兵收复河南、河东郡县。但肃宗忙于迎太上皇还都,未及时遣军追击安军残部。安庆绪至邺后另起炉灶,旬日之间,其将蔡希德自上党(今山西长治)、田承嗣自颍川(今河南许昌)、武令珣自南阳(今邓州),各率所部至邺城汇合,连同安庆绪在河北诸郡招募的新兵,共约6万人。安庆绪忌史思明势盛,于十二月遣使至范阳(今北京城西南)调兵。史思明囚安庆绪使者,以其所领13郡及兵8万降唐,被授范阳节度使;半年后复叛。

  唐乾元元年(758)九月至次年三月,全国戎马副元帅、朔方节度使郭子仪、河东节度使李光弼等九位节度使率各部唐军围攻邺城()安庆绪部,与其救兵史思明部比武时,九路戎马被暴风惊散溃败。郭子仪军溃退至河阳桥,李光弼整军前往太原,其余节度使各回本镇,史思明从头占领洛阳。

  乾元元年九月,唐肃宗命郭子仪、鲁炅、李奂、许叔冀、李嗣业、季广琛、崔光远等七节度使及平卢戎马使董秦共领步骑约20万北进主攻安庆绪,又命李光弼、王思礼两节度使率所部助攻,以宦官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措置使,监视各军步履。十月,郭、鲁、季、崔等部先后北渡黄河,并李嗣业部会攻卫州(今河南卫辉),以弓弩手伏击而逐,大北安庆绪亲领7万救兵,克卫州,诛杀叛将安庆和;旋又趁势追击,在邺城西南愁思冈击败安军,先后共斩其3万余人。安庆绪退回邺城,被唐军包抄,急派人向史思明求援,许以让位。

  史思明率兵13万自范阳南下救邺城,先遣步骑1万进驻滏阳(今河北磁县),遥为声援。十二月,史思明击败崔光远夺占魏州(今大名北)后,按兵观望。二年正月,李光弼建议分兵逼魏州,各个击破史军,鱼朝恩不纳。二月,唐军围邺城()四月不下,师老势屈。史思明率部向唐军逼进,并截断唐军粮运。三月初六,号称60万之唐军,布阵于安阳河之北。史思明亲领精兵5万与唐军李(光弼)、王、许、鲁等部苦战,两边伤亡甚重。郭子仪率军继至,未及排阵,暴风骤起,暗无天日,两军皆大惊而退。唐军南撤却一退不成止,郭子仪部退保河阳桥。其余各节度使兵退归本镇。史思明收集部众驻邺城南,诱杀安庆绪及高贵、崔乾祐等,入城兼并其军,遂留其子史朝义守邺城,自还范阳。

  此战,唐肃宗待安庆绪逃至邺城一年后才命令攻讨,出兵数十万竟不设元帅,无同一节度;久围城不下,粮秣不继,军心不稳,终究变成一次大溃败。

  史思明复叛

  因契丹、同罗等族构成的精兵大部归史思明,在安庆绪杀父称帝后,对史思明收其溃散的残部不满。欲找机遇除掉史思明。

  史思明自围攻太原被李光弼击退后,回到范阳驻守,安庆绪封他为妫川王,兼范阳节度使。范阳本是安氏老窝,安禄山从东京和西京所掠瑰宝,多半都运往这里存放,已是堆积如山。慢慢地,史思明恃富而骄,欲将范阳占为本人所有,也不想再被安庆绪节制。

  史思明向唐廷送上归降书,愿以所领13郡及兵8万降唐。唐肃宗得报大喜,封他为归义王,兼范阳节度使。但史思明“外示顺命,内实通贼”,不竭招兵买马,惹起唐肃宗警惕。唐朝廷筹谋覆灭他,不意打算外泄,史思明复叛,与安庆绪遥相声援。

  乾元元年(758年),安庆绪为副元帅郭子仪等统兵20余万所围困,后增至60万,但因为肃宗的孱弱和猜忌,诸军不设统帅,致使战事久拖不下。次年春,叛军得史思明之助,大北唐军九节度使大军,其围遂解。宦官鱼朝恩谗毁,郭子仪被派遣长安,解除兵权,处于闲官。不久安庆绪被史思明所杀,史思明领受了安庆绪的部队,兵返范阳,称“大燕皇帝”。

  上元二年(761年)三月,叛军内讧,史思明为其子史朝义所杀,内部离心,屡为唐军所败。宝应元年(762年)十月,唐代宗继位,启用唐将仆固怀恩为朔方节度使、河北副元帅,统兵进军洛阳。

  平定安史之乱的郭子仪

  唐军从反面,唐军马队与回纥军从侧面,一路攻击数万叛军。叛军战胜。史朝义派10万精兵来支援,排阵于昭觉寺,唐军攻击叛军,杀伤了良多叛军,可是叛军军阵却不动。唐朝镇西节度使马璘奋击,闯入叛军万众中,叛军抵挡不住,唐军乘势杀入,叛军大北,转战于石榴园、老君庙,唐军再次击败叛军,斩首六万级,捕虏二万人。史朝义率轻骑数百向东逃走。唐军攻占洛阳城。

  a仆固怀恩朔方军追击史朝义,连连取得大胜。

  宝应二年(763年)春天,田承嗣莫州降服佩服,送史朝义母亲及老婆于唐军。史朝义率五千骑逃往范阳,史朝义手下李怀仙献范阳降服佩服。史朝义无路可走,于林中自缢死,其余部门叛将降服佩服,历时七年又两个月的安史之乱竣事。

  唐廷录用降臣田承嗣魏博(今河北南部,河南北部)节度使,李怀仙为卢龙(今河北北部)节度使,李宝臣成德(今河北中部)节度使,薛嵩为相卫节度使,此后唐朝进入藩镇割据的场合排场。

  安史之乱的后果是极其严峻的,其影响大致能够分为下列几点∶

  一、社会紊乱

  战乱使社会遭到了一次空前大难。《旧唐书郭子仪传》记录:“宫室焚烧,十不存一,百曹荒疏,曾无尺椽。两头畿内,不满千户,井邑楱荆(楱应改为榛),虎豹所号。既乏军储,又鲜人力。东至郑、汴,达于徐方,北自覃、怀经于相土,为火食隔离,千里萧条”,几乎包罗整个黄河中下流,一片冷落。杜甫有诗曰:“孤单天宝后,园庐但蒿藜,我里百余家,世乱各工具”。这申明颠末战乱,泛博人民皆处在无家可归的形态中。

  二、藩镇割据

  唐末藩镇割据形势

  安史之乱,减弱了封建集权,为封建割据缔造了需要前提,使唐王朝自盛而衰。此后安史余党在河朔构成藩镇割据。当史思明之子史朝义从邺城败退时,唐遣铁勒族将领仆固怀恩追击,仆固与唐王朝有矛盾,为了私结翅膀,成心将安史旧部力量保留下来,让他们继续节制河北地域,使安史旧将田承嗣据魏博(今河北南部,河南北部)、张忠志(后更名李宝臣)据成德(今河北中部)、李怀仙据幽州(今河北北部),皆领节度使之职。这就是所谓“河北三镇“。三镇逐步把处所军事、政治、经济大权皆集于一身。当前其他地域,如淄青(今山东淄川、益都一带)李正已,宣武(今河南开封、商丘一带)李灵曜,淮西李希烈等皆各自割据。

  可是,按照汗青学家张国刚研究藩镇的专著《唐代藩镇研究》,唐朝后半段的大部门期间里,绝大部门藩镇不割据,只要河朔等极个体藩镇割据;即便割据藩镇也在必然程度上施行唐朝的政策法令,“须借朝廷官爵威命以安军情”,并且割据藩镇也曾解除割据。唐末黄巢之乱时,才呈现遍及的藩镇割据。

  三、抽剥加重

  书本《安史之乱》

  因为和平,形成劳动力严峻不足,统治阶层不得不添加税收,使阶层压迫和统治阶层的压榨愈加极重繁重。因此促使农人和处所阶层的矛盾日益锋利化,最初迫使农人不得不举兵叛逆,构成唐中叶农人兵变的飞腾。安史之乱后,国度控制的户口大量削减。潼关虎牢关之间,几百里内,仅有“编户千余”,邓州的方城县,从天宝时的万余户,骤降至二百户以下。当局却把承担强加在犹在户籍上的农人。

  a唐宪宗元和年间,因为政令不及,税收只能征自东南八道(浙西、浙东、宣歙、淮南、江西、鄂岳、福建、湖南)。

  a在方镇统治下的人民,也蒙受着“暴刑暴赋”,如田承嗣在魏博镇“重加税率”,李质汴州搞得地域“物力为之损屈”,等等。唐当局和各藩镇的横征暴敛,终究激起了农人的不竭武装兵变,代宗一朝,全国各地兵变四起,

  a此中规模较大的有发生于宝应元年(公元762年)的浙东袁晁之乱,同年的浙西方清之乱,以及同期的苏常一带的张度之乱,舒州杨昭之乱,永泰年间(公元765年)邠州之乱等等。这些兵变虽说很快就被,但愈加减弱了唐朝的力量。

  四、边陲不稳

  颠末安史之乱,唐王朝也得到了对周边地域少数民族的节制。安禄山乱兵一路,唐王朝将陇右、河西、朔方一带重兵皆调遣内地,形成边防空虚,西边吐蕃人乘机而入,尽得陇右、河西走廊,唐朝仍然节制西域安西北庭,数十年后,约公元790年,唐朝得到西域安西北庭。唐王朝从此内忧外患,朝不保夕,愈加朝不保夕。

  五、经济重心南移

  中国古代经济重心南移自两晋南北朝是就曾经起头,在安史之乱后,北民南迁的情况越来越较着,以致经济核心进一步南移。

  a安史之乱对北方出产形成了极大的粉碎,大量北方人士南渡。

  a南方相对较为不变,北方生齿的南迁,带去了大量的劳动力,先辈的出产手艺,推进了江南经济的成长,南方经济日益跨越北方,南北经济趋于均衡。

  六、西域得失

  753年前后,恰是唐朝运营西域的全盛期间,可是此后跟着国内政局的的猛烈变化,唐朝在西域的势力也大大阑珊,由高峰跌入了低谷。755年(天宝十四载),唐朝国内迸发了出名的安史之乱,由唐朝蛮族将领安禄山史思明率领的东北边陲叛军长驱南下,攻下东、西两京,唐玄宗怆惶逃出长安,南下四川盆地。玄宗的儿子肃宗灵武继位之后,集结西北边军勤王平叛,保卫西域的安西、北庭节度使属下的边兵也被多量调往内地。

  756年(至德元载)有三支西域唐军被调回内地,此中李嗣业段秀实率精兵五千,安西行军司马李栖筠率兵七千,马磷精兵三千,三支戎行共一万五千人前往凤翔,加入了收复长安的和平,当前在此根本上构成了战役力很强的镇西北庭行营。

  除了西域边兵之外,唐朝还征发了西域列国当地的戎行协助平叛。

  a明白见于记录的有于阗王尉迟胜率领的本国戎马五千。

  a别的与拔汗那一路出兵的还有大食等国。最晚到 757年(至德二年)正月以前,他们就曾经行进到了河西地域。

  a到了758年(乾元元年)秋天,吐火罗叶护乌那多与西域九国首领来朝,请求“助国讨贼”,肃宗派他们赴朔方行营效力。

  a西域边兵多量内调,对平定安史之乱起了主要的感化,可是却大大减弱了唐朝在西域的势力。

  这时西域的外部要挟次要是大食和吐蕃,西域防御能力的阑珊,给他们供给了入侵的机会。可是大食势力并没有乘隙东进,而是派兵助唐平叛,这申明大食从一起头就无意(或无力)进入葱岭以东的地域。对吐蕃而言,这时唐朝不只仅是撤回了安西、北庭的边兵,并且也调回了陇右、河西防范吐蕃的戎行,入侵陇右、河西要比进 攻西城便利得多,也有益得多,于是吐蕃大举进攻河西。在这种形势之下,西域反而得以保全,孤军苦守了快要半个世纪之久。

  到763年(广德元年)时,吐蕃戎行曾经尽陷兰、廓、河、都、洮、岷、秦、成、渭等州,占领了河西、陇右的大部门地域

  a。此后西域守军与内地的联系隔离,但仍然奉唐正朔,苦守西域。

  a有广德四年(相当766年)年号。现实上广德只要两年(763-764年),765年代宗改元永泰(765-766年)。吐鲁番出土的《高耀墓志》仍然沿用广德年号,申明在765年以前就己得到联系,不知长安改元永泰。并且四镇在这时还连结着必然的军力,765年(永泰元年)摆布,河西唐军抵挡不住吐蕃的进攻,遣使前去四镇,请求河西救兵一万人,

  a这至多申明西域的形势这时要比河西不变得多。

  768年(大历三年)摆布

  a,西域守军又与朝廷恢复了联系,朝野上下对他们“忘身报国”的精力打动得“酸鼻流涕”、唐代宗下诏褒奖,并向西域唐军传递内地环境,对守军大加表扬。

  其实就历代原王朝而言,运营西域不过乎表里两方面的缘由。就内部来说,节制了西域既可宣扬国威,又包管了丝绸之路商业的繁荣;就对外来说,节制了西域就能够牵制和减弱北方游牧民族的势力,并进而保障河西,陇右的平安,防止南、北两个标的目的游牧民族势力的汇合。吐蕃攻下关陇之后,西域地域也就得到了它原有的计谋意义,西域的存亡对整个唐朝边防来说曾经没有几多现实的意义,所以西域虽有“奉国之诚“,朝廷却因“事势不及相恤”,

  a不得不采纳了任其自生自灭的立场。

  七、释教回复

  唐高祖李渊制定的尊祖崇道国策,并进一步将其发扬光大,使用道家思惟治国平全国,施行道举,兴建皇家境观楼观。安史之乱后释教回复,李亨、李适、李纯、李漼和李儇改变崇道祖制崇信释教,自上而下释教流行迎送佛骨。晚唐几个皇帝都是释教的崇奉者,释教盛极一时。其时有识之士为了国度和人民的好处,根据儒学思惟,提出反佛的看法。在唐宪宗元和十四年(819),儒佛矛盾以一种激烈的形式暴发了。元和十四年是开塔的期间,唐宪宗要迎佛骨入宫内供养三日。韩愈听到这一动静,写下《谏迎佛骨》,上奏宪宗,极论不该崇奉释教,列举历朝佞佛的皇帝运祚不长,事佛求福,乃更得祸。但韩愈没能阻挠宪宗迎佛骨,还几乎丧命。韩愈的《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有云:“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安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成心,好收吾骨瘴江边。” 可是唐武宗的灭佛活动大幅减弱了释教势力,大幅降低了释教对社会的影响力。

  [49-50]

  解读词条背后的学问

  汗青百家争鸣

  汗青从未如斯丰硕多彩

  安史之乱的黑锅为什么要让杨贵妃来背?

  2017-12-12

  .《试论安史乱军的民族形成及其民族关系》《中国边陲史地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院

  ,2001

  :20-29

  .再论安史之乱的平定与河北藩镇重建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

  ,2010

  .《隋唐史》

  :河北教育出书社

  ,2000年

  唐玄宗已经下诏说: “王公百官及大富之家,比置庄田,恣行兼并,莫惧章程。借荒者皆有熟田,因之侵夺,置牧者唯指山谷,不限几多。爰及口分永业,违法买卖;或改籍书,或云典贴,令苍生无处安设,乃别停客户,使其佃食,既夺居人之业,实生浮情之端,远近皆然,沿袭已久。”

  开元二十四年(736)正月唐玄宗下诏《听逃户归首敕》:使黎甿赋闲,户口凋谢,忍弃枌榆,转徙他土,佣假取给,浮窳求生,言念於兹,良深怜悯。岂惟朕德所未及,教有未宏欤?

  《旧唐书》:“甲第敞开,僭拟官掖。车马仆御,照射京邑,递相夸尚。每构一堂,费万万计”

  《书》:“公卿不由其门而进,必被罪徙;附离者,虽小人且为引重。”

  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

  .《试论安史乱军的民族形成及其民族关系》《中国边陲史地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院

  ,2001, 10(3)

  :20-29

  《书》 传记第一百五十上:十三载,来谒华清宫,对帝泣曰:臣蕃人,不识文字,陛下擢以不次,国忠必欲杀臣以甘愿宁可。帝慰解之。拜尚书左仆射,赐实封千户,奴仆第产称是,诏还镇。又请为闲厩、陇右群牧等使,表吉温自副。其军中有功位将军者五百人,中郎将二千人。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七 :己丑,安禄山奏:“臣所部将士讨奚、契丹、九姓、同罗等,勋效甚多,乞不拘常格,超资加赏,仍好写告身付臣军授之。”于是除将军者五百馀人,中郎将者二千馀人。

  《贞观政要·论安边》

  《资治通鉴之卷二百一十九·唐纪》:上谓泌曰:“今郭子仪、李光弼已为宰相,若克两京,平四海,则无官以赏之,何如?”对曰:“古者官以任能,爵以酬功。汉、魏以来,虽以郡县治民,然有功则锡以茅土,传之子孙,至于周、隋皆然。唐初,未得关东,故册封皆设虚名,其食实封者,给缯布罢了。贞观中,太宗欲复古制,大臣谈论分歧而止。由是赏功者多以官。夫以官赏功有二害,非才则废事,权重则难制。是以功臣居大官者,皆不为子孙之远图,务乘一时之权以邀利,无所不为。向使禄山有百里之国,则亦惜之以传子孙,不反矣。为今之计,俟全国既平,莫若疏爵土以赏功臣,则虽大国,不外二三百里,可比今之小郡,岂难制哉!于人臣乃万世之利也。”上曰:“善!”

  .太行军事网

  援用日期2013-08-09

  《书 志第四十兵》“既有其地盘,又有其人民,又有其甲兵,又有其财赋”

  《书‧传记第一百四十八上》:贞观以来,任蕃将者如阿史那社尔、契苾何力皆以忠力奋,然犹不为大将,皆大臣总制之,故上有馀权以制于下。先天、开元中,大臣若薛讷、郭元振、张嘉贞、王晙、张说、萧嵩、杜暹、李适之等,自节度使入相皇帝。林甫疾儒臣以方略积边劳,且大任,欲杜其本,以久己权,即说帝曰:以陛下雄材,国度强盛,而蛮夷未灭者,繇文吏为将,惮矢石,不身先。不如用蕃将,彼生而雄,养顿时,长行阵,本性然也。若陛下感而用之,使必死,蛮夷不足图也。帝然之,因以安思顺代林甫领节度,而擢安禄山、高仙芝、哥舒翰等专为上将。林甫利其虏也,无入相之资,故禄山得专三道劲兵,处十四年不徙,皇帝安林甫策,不疑也,卒称兵荡覆全国,王室遂微。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十七 唐纪三十三》:十一月,甲子,禄山发所部兵及同罗、奚、契丹、室韦凡十五万众,号二十万,反于范阳。命范阳节度副使贾循守范阳,平卢节度副使吕知诲守平卢,别将高秀岩守大同;诸将皆引兵夜发。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十七 唐纪三十三》:禄山乘铁舆,步骑精锐,烟尘千里,鼓噪震地。时海内久承平,苍生累世不识兵革,猝闻范阳兵起,远近震骇。河北皆禄山统内,所过州县,望风崩溃。守令或开门出迎,或弃城窜匿,或为所擒戮。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十七 唐纪三十三》:禄山先遣将军何千年、高邈将奚骑二十,声言献射外行,乘驿诣太原。乙丑,北京副留守杨光翙出迎,因劫之以去。太原具言其状。东受降城亦奏禄山反。上犹认为恶禄山者诈为之,未之信也。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十七 唐纪三十三》:庚午,上闻禄山定反,乃召宰相谋之。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十七 唐纪三十三》:壬申,以常清为范阳、平卢节度使。常清本日乘驿诣东京募兵,旬日,得六万人;乃断河阳桥,为守御之备。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十七 唐纪三十三》:丁丑,以荣王琬为元帅,右金吾上将军高仙芝副之,统诸军东征。出内府钱帛,于京师募兵十一万,号曰天武军,旬日而集,皆贩子后辈也。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十七 唐纪三十三》:封常清所募兵皆白徒,未更锻炼。

  .资治通鉴

  :新世界出书社

  ,2008

  .枫叶教育网

  援用日期2013-11-21

  援用日期2013-08-09

  援用日期2013-11-21

  《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九:“远谓巡曰:‘远懦,不习兵,公智勇兼济,远请为公守,请公为远战。’自是之后,远但调军粮,修战具,居中应接罢了,战役筹画一出于巡。”

  .江西国防教育网

  援用日期2013-11-21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二十二 唐纪三十八》:官军陈于横水。贼众数万,立栅自固,怀恩陈于西原以当之。遣骁骑及回纥并南山出栅东北,表里合击,大破之。朝义悉其精兵十万救之,陈于昭觉寺,官军骤击之,杀伤甚众,而贼陈不动;鱼朝恩遣射生五百人力战,贼虽多死者,陈亦如初。镇西节度使马璘曰:“事急矣!”遂单骑奋击,夺贼两牌,闯入万众中。贼摆布披靡,大军乘之而入,贼众大北;转战于石榴园、老君庙,贼又败;人马相蹂践,填尚书谷,斩首六万级,捕虏二万人,朝义将轻骑数百东走。怀恩进克东京及河阳城,获此中书令许叔冀、王伷等,制释之。

  .《唐代藩镇研究》

  :中国人民大学出书社

  ,2009

  《杜甫阁赋》:“靡室靡农,皆籍其谷,无衣无褐,亦调其庸”。

  .《唐会要》

  :中华书局

  ,1957年

  《全唐文》第05部 卷四百三十八:“群盗蜂轶,连陷县邑”

  .中国知网

  .1994

  援用日期2017-10-31

  李白诗云:“三川北虏乱如麻, 四海南奔似永嘉。但用东山谢安石, 为君谈笑静胡沙。”

  岳麓版高中汗青讲义②经济史,贞观之治,开元之治

  《书 · 卷一百五十一 · 传记第六十三》

  《资治通鉴》卷218记录,756年肃宗在征发拔汗那戎马的同时,又使拔汗那“转谕城郭诸国,许以厚赏,使从安西兵入援”。

  《旧唐书·尉迟胜传》

  《资治通鉴·卷219》

  《册府元龟》卷973 《助国伐罪》,拜见《书·吐火罗传》

  《资治通鉴·卷223》

  拜见吐鲁番出土的《高耀墓志》(挖掘简报见《新疆社会科学》1985年,第4期)

  敦煌文书P.2942《河西节度使判集》:“索救援河西戎马一万人”

  斯坦因在于阗发觉的华文文书中,有大历三年(768)年号。拜见M.A.Stein, Ancient Kothan,Appendix A:Chinese Documents From the Danda-Uillq,Niya and Ender, No.1

  《唐大诏令集》卷116常衮《喻安西北庭诸将制》。据岑仲勉研究(《西突厥史料补阙及考据》第104页:“不动中国,不劳济师,横制数千里,有辅车首尾之应。以威以怀,张我右掖,凌振于绝域,烈切于昔贤。微三臣(指河西节度使周鼎、安西、北庭都护曹令忠、尔朱某)之力,则度隍逾陇,不复汉有矣,此制文下于大历四年(769)至大历七年(772)之间)”

  《全唐文》卷464 《慰问四镇北庭将吏敕书》

  韩愈《谏迎佛骨》

  .中国知网

  援用日期2017-12-31

  安史之乱图册

  V百科往期回首

  浏览次数:

  编纂次数:345次汗青版本

  比来更新:

  (2019-03-07)

  凸起贡献榜

  Haowentongxue

  窦氏一家亲

  安禄山起兵

  安禄山被杀

  史思明复叛

  一、社会紊乱

  二、藩镇割据

  三、抽剥加重

  四、边陲不稳

  五、经济重心南移

  六、西域得失

  七、释教回复

  举报不良消息

  未通过词条申述

  赞扬侵权消息

  封禁查询与解封

  ©2019Baidu

  京ICP证030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