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严庄 > 刘晏(唐朝宰相)_百度百科

http://kamarmusik.com/yz/433.html

刘晏(唐朝宰相)_百度百科

时间:2019-07-22 21:2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是一个多义词,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共3个义项)

  ▪南宋将领

  ▪上海西医病院主任医师

  查看我的珍藏

  (唐朝宰相)

  刘晏(716年-780年),字士安。曹州南华(今山东菏泽市东明县)

  刘晏少小才调横溢,号称神童,名噪京师,《三字经》有“唐刘晏,方七岁。举神童,作正字”之语。刘晏历任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度指使铸钱使盐铁使等官职,封彭城县建国伯。刘晏实施了鼎新榷盐法、鼎新漕运和鼎新常平法等一系列的财务鼎新办法,为安史之乱后的唐朝经济成长做出了主要的贡献。

  建中元年(780年),刘晏遭杨炎的诽语谗谄,被敕自尽,享年六十五岁。唐德宗李适后来刘晏追赠郑州刺史,加赠司徒。《全唐文》、《全唐诗》录有刘晏的作品。

  2772753

  曹州南华(今山东菏泽市东明县)

  《咏王大娘戴竿》《享太庙乐章》《奏禁隔绝距离练湖状》《遗元载书》

  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度支等使

  彭城县建国伯

  郑州刺史→司徒

  鼎新榷盐法

  鼎新常平法

  开元四年(716年),刘晏生于曹州南华(今山东菏泽市东明县)。

  开元十三年(725年)十一月,唐玄宗李隆基在泰山封禅,

  [6-7]

  天宝年间,刘晏多次升官后任夏县县令,没有督缴过钱粮,但苍生缴纳钱粮都没有违期的。刘晏被选举为贤良朴直,授任温县县令,任职处都有善政可供记录,人们都刻碑传诵。又升任侍御史。

  天宝十五年(755年),安禄山兵变,刘晏避乱到襄阳。永王李璘录用刘晏为高官,他坚定辞让了。他写信给房琯,谈论分封和古代分歧:“现众王从宫廷到外面去任职,一会儿但愿建齐桓、晋文公的功绩,不成能!”有诏录用他为度支郎中,兼任侍御史,办理江淮租庸事务。

  至德元年(756年)十一月,刘晏到吴郡遇李璘叛逆,

  至德二年(757年),李璘战胜,想回头攻占各州县,传闻刘晏有防范,就从晋陵西逃。刘晏从不谈本人的功绩。

  上元二年(761年)二月,史朝义占领着洛阳,

  有人控诉鸿胪卿康谦与史朝义有联系,此事连累司农卿严庄,肃宗将他们都关进牢狱。京兆尹刘晏调派仕宦看守严庄的家。不久,肃宗命令释放严庄,召见严庒。严庄很恨刘晏,因而说刘晏经常向严庄透露宫中一些闲话,并自诩功绩,埋怨肃宗。十一月初六,刘晏贬任通州刺史,严庄贬为难江县尉,康谦因罪处死。

  [15-16]

  宝应元年(762年)六月二十七,唐代宗李豫录用通州刺史刘晏为户部侍郎兼京兆尹,担任度指使、转运使、盐铁使、铸钱使等职。京兆尹郑叔清、李齐物因残暴贪婪被罢免,代宗下诏号令刘晏兼任京兆尹。

  广德元年(763年)正月,国子监祭酒刘晏被录用为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使职仿照照旧。

  其时大战之后,京城米价每斗一千钱,皇宫厨房没有一个季度的积储,靠京城郊区和附近的郡县农人磨制谷穗来供应。刘晏就亲身巡视,从淮河、泗河搭船,抵达汴河,进入黄河。向西颠末砥柱、硖石,察看三门渠道渡口的遗址;达到河阴、巩县、洛阳,看到宇文恺建筑的梁公堰,分流黄河水入通济渠,察看李杰建筑的新堤,晓得了它们所有的弊病和洽处。

  刘晏担忧漕运受制于人,就发函给宰相元载,元载因为忙于朝中擅权,收到信函后,就将漕运事务全数交给刘晏,因而刘晏能完全阐扬才干。货色一到,代宗很欢快,派卫士吹打在东渭桥驱逐,又派使者慰劳说“:你真是我的萧何啊!”合计每年运粮四十万斛,从此关中即便遭遇旱涝灾祸,物价也不上涨了。

  大历元年(766年)春,正月三十,唐代宗录用户部尚书刘晏为都畿道、河南道、淮南道、江南道、湖南道、荆南道、山南东道转运使、常平使、铸钱使、盐铁使等,侍郎第五琦为京畿道、关内道、河东道、剑南道、山南西道转运使等职务,别离办理国度的财务钱粮。

  大历十二年(777年),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元载十分专横,黄门侍郎、同平章事王缙依靠元载,二人都很贪婪。元载的老婆王氏和儿子元伯和、元仲武,王缙的弟弟、妹妹和收支王门的尼姑,都争相收纳行贿。元载、王缙又将政务委托仕宦们打点,求取功名的士人,若是不凑趣他们的后辈和主书卓英倩等人,就无法进入宦途。代宗多年来包容宽大,但元载、王缙仍不悔改。代宗想杀掉他们,害怕摆布泄露动静,没有能够商谈的人,唯独与左金吾上将军吴凑谋划此事。吴凑是代宗的舅舅。刚巧有人控诉元载、王缙夜里举行祷神的祭礼,图谋不轨。三月二十八日,代宗驾临延英殿,号令吴凑在政事堂拘系元载、王缙,又将元仲武及卓英倩等拘系入狱。刘晏害怕元载同党势力大,不敢零丁审讯元载等人,

  大历十三年(778年)十二月,

  大历十四年(779年)蒲月,唐德宗李适录用户部侍郎兼度支韩滉为太常卿,吏部尚书刘晏判度支。起先刘晏、韩滉分担全国财物钱粮,刘晏掌管江南、山南、江淮、岭南,韩掌管关内、河东、剑南,到这时,才由刘晏一人兼管。德宗早就传闻韩滉过度搜索民财,于是罢免了他的财务大权,不久让他出任晋州刺史。

  李灵耀叛逆,河南道节度使有的不恪守纲纪,私行征收钱粮,交钱粮的州县更少了。刘晏常常用亏损补足欠缺,即便苍生不添加钱粮,国度收入仍然良多。从第五琦起头专卖食盐协助成长戎行,刘晏接替第五琦,财务轨制愈加缜密,办理没有缝隙。刚起头,每年收入六十万贯钱,到最初的财务收入是刚起头的十倍,合计国度收入一千二百万贯钱,盐业的收入占了此中大半,人民没有牢骚。京城盐价暴涨,刘晏命令调三万斛弥补关中,从扬州出发仅用四十天就到了京城,人们认为刘晏必然有神通。因为湖泊山区如许冷落峻峭的处所,出产的货色价钱低廉,利润少的抵不外向外运输的费用,于是刘晏将这些货色都储具有淮河、楚地一带,用来买卖铜和柴,如许每年就能铸钱十多万贯。

  唐德宗李适即位,有进谏的言官多次请求撤销转运使,刘晏以坚定辞去转运使的职务对言官和德宗做出回应,德宗不承诺。刘晏加封为关内、河东、三川的转运、盐铁使和各道青苗使。

  建中元年(780年),当初,杨炎任吏部侍郎,刘晏任吏部尚书,两边互不买账。刘晏审讯元载案件,杨炎被连累贬官。到杨炎掌权,想为元载报仇。此前,德宗做太子时,代宗宠爱独孤妃,因而宠爱独孤氏的儿子韩王李迥。宦官刘清潭和代宗亲信请求立独孤妃为皇后,并说韩王李迥多次有佳兆,想废黜太子李适。其时有流言说刘晏参与了这件事的谋划。杨炎掌权后,杨炎参见德宗流着眼泪说:“靠祖宗有灵,先皇和皇帝没有被奸臣离间,若是不是如许,刘晏、黎干风险国度的阴谋就得逞了。此刻虽然黎干被定罪,但刘晏还在任,我担任宰相,却不克不及赏罚他的罪行,罪不容诛。”崔祐甫说:“皇上已大赦全国,不该听信诽语,判人有罪。”朱泚崔宁也死力帮刘晏措辞,崔宁说得太重。导致杨炎发怒,把崔宁贬出京城,罢免了刘晏的使职。

  建中元年(780)七月,杨炎二心要罗织他的罪行,晓得庾准和刘晏有旧仇,就提拔他任荆南节度使。庾准就奏报刘晏给朱泚写信,有良多不满的话,又选练戎行,私行拿走公物,要挟传诏使者,想叛逆。杨炎作证使罪行成立了。德宗下诏号令宦官处死刘晏,享年六十五岁。身后十几天,处死刘晏的诏书一经发布,颁布发表了刘晏的罪行,刘晏家的亲属被发配到岭南,朝中受连累的有几十人,全都城认为冤枉。其时杨炎兼任删定使,建议充公刘晏的家产,世人认为不应当,杨炎才不提这事。然而杨炎早已号令官员清点了刘晏的家产,成果只要各类书两车,粮食几斛,人们都服气刘晏的清廉。淄青节度使李正己上奏说杀刘晏过分分,没有验证现实,先杀后下诏,全国人都惊讶可惜,请求把他的老婆儿女接回来。德宗没有回答。

  兴元元年(784年),德宗慢慢醒悟,才答应刘晏的亲属回来埋葬刘晏。

  贞元五年(789年),又录用刘晏的儿子刘执经为太常博士、刘宗经为秘书郎。刘执经捐出官职,请求追赠父亲,德宗下诏追赠刘晏为郑州刺史,又加封为司徒。刘晏身后二十年,韩洄、元琇、裴腆、李衡包佶卢徵李若初接踵执掌财权,都是刘晏汲引的,在其时都具出名气。

  鼎新榷盐法

  刘晏在他主管的食海盐区,对第五琦奉行的榷盐法作鼎新。他既对峙了原先的官营准绳,又在官营与私商、盐户的关系方面作了调整。为了保障发卖官盐的私商获利,从而确保官盐亏本,刘晏奏罢诸道对商人盐舟过境及利用堰埭的加纳税,又于诸道设置十三巡院,加强缉查私盐。这里刘晏用“官商分利”的禁榷轨制代替了“官方专利”的禁榷轨制,较好地顺应了民间贸易成长的趋向,因此“官商分利”的根基准绳不断为儿女封建当局的禁榷轨制所沿承。就其时的财务收益来说,“官商分利”的发卖准绳,调动了私商贩盐的积极性,顺应盐的发卖细碎化的现实特点,官营盐业的赚利倍增。

  刘晏居心提高造船价钱,留有羡余,避免因仕宦贪污调用公款而形成资金欠缺,设法包管官造遭船的质量。刘晏雇佣海员,又在黄河沿岸六百里屯驻戎行,防止遭粮被劫,从而完美了督航与护航的设备。刘晏鼎新漕运收到奇效。究其有异于前任的特色,在于他在漕运的各个环节均贯串了国营的准绳。

  [32-33]

  鼎新常平法

  都畿道、河南道、淮南道、江南道、湖南道、荆南道、山南东道这些地域是中唐商品经济活跃的处所,这就为刘晏巧妙地使用“贸迁”之法理财供给了有益的情况。为了充实阐扬常平的营利效能,他对常平法作二点改良。其一唐朝地方间接运营常平营业。如前所述,开元以来的常平法,具体营业系由各州自办,因为政治的动乱和市场动静的闭塞,各州常平亏本无限。刘晏则派专官专理各州常平仓,由地方同一批示,

  《全唐文》录有其文两篇:《奏禁隔绝距离练湖状》、《遗元载书》。

  《全唐诗》收录有其诗两首:《咏王大娘戴竿》、《享太庙乐章》。

  刘晏自幼天资颖慧,少年期间十分好学,才调横溢、名噪其时,七岁举“神童”,八岁时唐玄宗封泰山,因献《颂》,唐玄宗召见后,大加赞扬,授秘书省太子正字,据《东明县志》记录,刘晏十岁那年,“一日玄宗御驾勤政楼,大张鼓乐百妓,枚举教坊,有王大娘者,能戴百尺竿,竿施木山状,瀛州方丈,令小儿持绛节收支歌舞”。这时刘晏被唐玄宗诏于楼中,“使贵妃施粉黛如巾栉”,服装伏贴,玄宗目视刘晏发问,“正字,正得几字?”刘晏答道:“全国字皆正,唯有朋字未有正得。”此话一语双关,不只说出了“朋”字的字形布局特点,还寄意深刻地指出了朋党彼此勾搭的时弊,真不愧是有滑稽的字谏。接着贵妃又让刘晏针对勤政楼下百戏争新和王大娘头戴百尺竹竿的精深表演作诗。刘晏回声吟道:“楼前百戏合作新,唯有长竿妙入神,谁谓绮罗翻无力,尤自嫌轻更着人。”博得了唐玄宗、杨贵妃和嫔妃等人的一片称颂。为此,唐玄宗赏赐了刘晏一制象牙笏和一领黄纹袍,神童刘晏一时名噪京师。从此他操纵职务之便,勤恳苦读,博览群书,四周求教,对他后来的施政鼎新,都有严重影响。

  宋代王应麟在他的《三字经》里写道:“唐刘晏,方七岁,举神童,作正字,彼虽幼,身己仕。尔幼学,勉而致,无为者,亦若是”。把他树立为其时青年才俊进修的楷模。

  刘晏的放置详尽到如下所述,各道的巡院都招募快骑。每隔不远的距离就设置驿站,各地物价凹凸和其他谍报,即便在很远的处所,没几天刘晏就能晓得,如许就可以或许调理物价凹凸,让全国物价没有大起大落而连结平稳,他自称能好像看见在全国流动的钱。每次上朝,骑在顿时都用鞭子计较财务的环境。天一亮就起头办公,到三更才歇息。即便休假也不会歇息。公务非论告急与否,刘晏都是当天处置完。

  刘晏所住的修行里十分朴实简陋,伙食简朴,家中没有小妾和梅香。因为刘晏任要职时间长了,朝廷中如日中天的宰相和其他高官显职多是刘晏的弟子。长江、淮河一带的茶叶、柑橘、奇异的瑰宝、甘旨的食物等,刘晏总想着抢先于本地进贡到京城,导致即便本地截断交通,禁止在本地进贡前运出,刘晏总能抢在各地进贡到京城之前出高价买到。因而吃醋仇恨的人就更多了。刘晏对各地出名人士没有不赠送答谢的,此中敢措辞的人,刘晏都用益处打点,使他们不会说关于刘晏坏话。因而谈论者大大都落刘晏是在耍弄权谋连结地位。大积年间沿用旧政,国度戎行行政开支都靠刘晏,不曾检核节制。

  李豫:①卿,朕酂侯也。

  陈谏:开元、天宝间全国户万万,至德后残于大兵,饥疫相仍,十耗其九,至晏充使,户不贰百万。晏通计全国经费,谨察州县灾祸,蠲除振救,不使流浪灭亡。初,州县取富人督漕挽,谓之“船头”;主邮递,谓之“捉驿“;税外横取,谓之“白著“。人不胜命,皆去为响马。上元、宝应间,如袁晁、陈庄、方清、许钦等乱江淮,十余年乃定。晏始以官船漕,而吏主驿事,罢无名之敛,正盐官法,以裨费用。起广德二年,尽建中元年,黜陟使实全国户,收三百余万。王者爱人,不在给以,当使之耕作织纴,常岁平敛之,歉岁蠲救之,大率岁增十之一。而晏尤能时其缓急而先后之。每州县荒歉有端,则计官所赢,先令曰:“蠲某物,贷某户。”民未及困,而奏报已行矣。议者或讥晏不直赈救,而多贱出以济民者,则又否则。善治病者,不使至危惫;善救灾者,勿使至赈给。故赈给少则不足活人,活人多则阙国用,国用阙则复重敛矣;又赈给近侥幸,吏下为奸,强得之多,弱得之少,虽刀锯在前不成禁。认为二害。灾沴之乡,所乏粮耳,它产尚在,贱以出之,易其杂货,因人之力,转于丰处,或官自用,则国计不乏;多出菽粟,恣之粜运,散入村闾,下户力农,不克不及诣市,转相沾逮,自免阻饥,不待令驱。认为二胜。晏又以常平法,丰则贵取,饥则贱与,率诸州米尝储三百万斛。岂所谓有功于国者邪!

  刘昫:①总大体不苛,号称职。

  宋祁欧阳修:生人之本,食与货罢了。知所以取,人不怨;知所以予,人不乏。道御之而王,权用之而霸,古今一也。刘晏因平准法,斡山海,排商贾,制万物低昂,常操全国赢赀,以佐军兴。虽拿兵数十年,敛不及民而费用足。唐中偾而振,晏有劳焉,可谓知取予矣。其经晏辟署者,皆用材显,循其法,亦能富国云。

  司马光:初,安、史之乱,数年间,全国户口什亡八九,州县多为藩镇所据,贡赋不入,朝廷府库耗竭,中国多故,戎狄每岁犯边,地点宿重兵,仰给县官,所费不赀,皆倚办于晏。晏有精神,多机智,变通有无,曲尽其妙。常以厚直募善走者,置递相望,觇报四方物价,虽远方,不数日皆达使司,食货轻重之权,悉制在控制,国度获利,而全国无甚贵甚贱之忧。然惟晏能行之,它人效者终莫能逮。其属官虽居数千里外,奉教令如在目前,起居言语,无敢欺绐。其时显贵,或以亲故属之者,晏亦应之,使俸给几多,迁次缓速,皆如其志,然无得亲职事。其场院要剧之官,必尽一时之选。故晏没之后,掌财赋有声者,多晏之故吏也。晏又认为户口滋多,则钱粮自广,故其理财常以养民为先。在晏所统则增,非晏所统则不增也。晏为人勤力,事无闲剧,必于一日中决之,不使过夜,后来言财利者皆莫能及之。

  完颜璟:理财安得如刘晏者,官用足而民不困,唐以来一人罢了。

  刘暹担任汾州刺史,赋性嫉恶如仇,因而过于耿直令察看使敬重。建中末年,德宗筹算征召刘暹担任御史医生。宰相卢杞忌惮刘暹的严酷作风,保举前河南尹于颀取代刘暹。刘暹生前官至潮州刺史。

  刘执经请求捐出本人的官职,追赠父亲,皇帝下诏追赠刘晏为郑州刺史,又加封为司徒。

  刘宗经生前官至给事中、华州刺史。

  刘濛,刘晏孙子,刘宗经儿子,字仁泽。刘濛在科举测验中考中进士,积功升官度支郎中。会昌初年,刘濛被汲引给事中。刘濛的才干被宰相李德裕领会。其时回鹘式微,朝廷经略河套、湟水一代,朝廷调派刘濛监理边陲,集结兵械粮饷,担任宣慰灵夏以北党项使。刘濛到任才决定造木牛来运输兵械粮饷。唐宣宗李忱即位,李德裕获罪,刘濛贬为朗州刺史,生前官至大理卿。

  刘暹孙子,字子固。官至检校尚书右仆射。身后,追赠司空。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传记第七十三》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

  .中国历代100名人传

  :上海教育出书社

  ,1986年12月第1版

  :第223页

  .东明当局

  援用日期2019-02-14

  《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二》:开元十三年乙丑,······十一月,丙戌,至泰山下,己丑,上备法驾,至山下,御马爬山。留从官于谷口,独与宰相及祠官俱登,仪卫环列于山下百馀里。上问礼部侍郎贺知章曰:前代玉牒之文,何以秘之?对曰:或密求仙人,故不欲人见。上曰:吾为苍生祈福耳。乃出玉牒,宣示群臣。庚寅,上祀昊天天主于山上,群臣祀五帝百神于山下之坛;其馀仿乾封故事。辛卯,祭皇地祇于社首。壬辰,上御帐殿,受朝觐,赦全国,封泰山神为天齐王,礼秩加三公一等。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建中元年七月,诏中人赐晏死,年六十五。后十九日,赐死诏书乃下,且暴其罪。家眷徙岭表,坐累者数十人,全国认为冤。时炎兼删定使,议籍没,众论不成,乃止。然已命簿录其家,唯杂书两乘,米麦数斛,人服其廉。淄青节度使李正己表诛晏太暴,不加验实,先诛后诏,全国骇惋,请还其老婆。不报。兴元初,帝浸寤,乃许归葬。贞元五年,遂擢晏子执经为太常博士,宗经秘书郎。执经还官,求追命,有诏赠郑州刺史,又加司徒。晏殁二十年,而韩洄、元琇、裴腆、李衡、包佶、卢徵、李若初继掌财利,皆晏所辟用,出名于时。

  《唐明皇杂录·神童刘晏》: 玄宗御勤政楼,大张乐,枚举百伎。时教坊有王大娘者,善戴百尺竿,竿上施木山,状瀛洲方丈,令小儿持绛节收支于其间,歌舞不辍。时刘晏以神童为秘书正字,年方十岁,外形狞劣,而聪悟过人。玄宗召于楼上帘下,贵妃置于膝上,为施粉黛,与之巾栉。玄宗问晏曰:卿为正字,正得几字?晏曰:全国字皆正,唯朋字未正得。贵妃复令咏王大娘戴竿,晏回声曰:楼前百戏合作新,唯有长竿妙入神,谁谓绮罗翻无力,犹自嫌轻更著人。玄宗与贵妃及诸嫔御,欢笑移时,声闻于外,因命牙笏及黄文袍以赐之。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刘晏,字士安,曹州南华人。玄宗封泰山,晏始八岁,献颂行在,帝奇其幼,命宰相张说试之,说曰:国瑞也。即授太子正字。公卿邀请旁午,号神童,名震一时。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传记七十三》:刘晏,字士安,曹州南华人。年七岁,举神童,授秘书省正字。累授夏县令,有能名。历殿中侍御史,迁度支郎中、杭陇华三州刺史,寻迁河南尹。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七十四》:玄宗封泰山,晏始八岁,献颂行在,帝奇其幼,命宰相张说试之,说曰:国瑞也。即授太子正字。公卿邀请旁午,号神童,名震一时。天宝中,累调夏令,未尝督赋,而输无逋期。举贤良朴直,补温令,所至有惠利可纪,民皆刻石以传。再迁侍御史。禄山乱,避地襄阳。永王璘署晏右职,固辞。移书房琯,论封建与古异,今诸王出深宫,一旦望桓、文功,不成致。诏拜度支郎中,兼侍御史,领江淮租庸事。晏至吴郡而璘反,乃与采访使李希言谋拒之。希言假晏守余杭,会战晦气,走依晏。晏为陈可守计,因发义兵坚壁。会王败,欲转略州县,闻晏有备,遂自晋陵西走。终不言功。召拜彭原太守,徙陇、华二州刺史,迁河南尹。

  《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九》:至德元年丙申,······十一月,······永王璘,幼失母,为上所鞠养,常抱之以眠;从上皇入蜀。上皇命诸子分总全国节制,谏议医生高适谏,认为不成;上皇不听。璘领四道节度都使,镇江陵。时江、淮租赋山积于江陵,璘募集懦夫数万人,日费巨万。璘发展深宫,不更人事,子襄城王玚,有勇力,好兵,有薛镠等为之谋主,认为今全国大乱,惟南方完富,璘握四道兵,封疆数千里,宜据金陵,保有江表,如东晋故事。上闻之,敕璘归觐于蜀;璘不从。江陵长史李岘辞疾赴行在,上召高适与之谋。适陈江东短长,且言璘必败之状。十二月,置淮南节度使,领广陵等十二郡,以适为之;置淮南西道节度使,领汝南等五郡,以来瞋为之;使与江东节度使韦陟共图璘。

  《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九》:甲辰,永王璘擅引舟师东巡,沿江而下,军容甚盛,然犹未露割据之谋。吴郡太守兼江南东路采访使李希言平牒璘,诘其擅引兵东下之意。璘怒,分兵遣其将浑惟明袭希言于吴郡,季广琛袭广陵长史、淮南采访使李成式于广陵。璘进至当涂,希言遣其将元景曜及丹徒太守阎敬之将兵拒之,李成式亦遣其将李承庆拒之。璘击斩敬之以殉,景曜、承庆皆降于璘,江、淮大震。高适与来瑱、韦陟会于安陆,结盟誓众以讨之。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希言假晏守余杭,会战晦气,走依晏。晏为陈可守计,因发义兵坚壁。会王败,欲转略州县,闻晏有备,遂自晋陵西走。终不言功。

  《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九》:至德二年丁酉,二月,戊戌,永王璘败死,其党薛镠等皆伏法。时李成式与河北招讨判官李铣合兵讨璘,铣兵数千,军于扬子;成式使判官裴茂将兵三千,军于瓜步,广张旗号,列于江津。璘与其子玚登城望之,始有惧色。季广琛召诸将谓曰:吾属从王至此,天命未集,人谋已隳,不如及兵锋未交,早图去就。否则,死于锋镝,永为逆臣矣。诸将皆然之。于是广琛以麾下奔广陵,浑惟明奔江宁,冯季康奔白沙。璘恐忧,不知所出。其夕,江北之军多列炬火,光照水中,一皆为两,璘军又以火应之。璘认为官军已济江,遽挈家眷与麾下潜遁;及明,不见济者,乃复入城收兵,具舟楫而去。成式将赵侃等济江至新丰,璘使玚及其将高仙琦将兵击之;侃等逆战,射玚中肩,璘兵遂溃。璘与仙琦收馀众,南奔鄱阳,收库物甲兵,欲南奔岭表,江西采访使皇甫侁遣兵催讨,擒之,潜杀之于传舍;玚亦死于乱兵。侁使人送璘家眷还蜀,上曰:侁既生得吾弟,何不送之于蜀而擅杀之邪!遂废侁不消。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二》:上元二年辛丑,······二月,······思明在鹿桥驿,令腹心曹将军将兵宿卫;朝义宿于逆旅,其部将骆悦、蔡文景说朝义曰:悦等与王,死无日矣!自古有废立,请召曹将军谋之。朝义俯首不该。悦等曰:王苟不许,悦等今归李氏,王亦不全矣。朝义泣曰:诸君善为之,勿惊圣人!悦等乃令许叔冀之子季常召曹将军,至,则以其谋告之;曹将军知诸将尽怨,恐祸及己,不敢违。是夕,悦等以朝义部兵三百被甲诣驿,宿卫兵怪之,畏曹将军,不敢动。悦等引兵入至思明寝所,值思明如厕,问摆布,未及对,已杀数人,摆布指示之。思明闻有变,逾垣至厩中,自备马乘之,悦傔人周子俊射之,中臂,坠马,遂擒之。思明问:乱者为谁?悦曰:奉怀王命。思明曰:我朝来语失,宜其及此。然杀我太早,何不待我克长安!今事不成矣。悦等送思明于柳泉驿,囚之,还报朝义曰:事成矣。朝义曰:不惊圣人乎?悦曰:无。时周挚、许叔冀将后军在福昌,悦等使许季常往告之,挚惊倒于地;朝义引军还,挚、叔冀来迎,悦等劝朝义执挚,杀之。军至柳泉,悦等恐众心未壹,遂缢杀思明,以毡裹其尸,橐驼负归洛阳。 朝义即皇帝位,改元显圣。密使人至范阳,敕散骑常侍张通儒等杀朝清及朝清母辛氏并不附己者数十人。其党自相攻击,战城中数月,死者数千人,范阳乃定。朝义以其将柳城李怀仙为范阳尹、燕京留守。时洛阳四面数百里,州、县皆为丘墟,而朝义所部节度使皆安禄山旧将,与思明等夷,朝义召之,多不至,略相羁縻罢了,不克不及得其用。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时史朝义盗东都,乃治长水。进户部侍郎,兼御史中丞、度支铸钱盐铁等使。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二》上元二年辛丑,······建子月,壬午朔,上受朝贺,如正旦仪。 或告鸿胪卿康谦与史朝义通,事连司农卿严庄,俱下狱。京兆尹刘晏遣吏防守农户。上寻敕出庄,引见。庄怨晏,因言晏与臣言,常道禁中语,矜功怨上。 丁亥,贬晏通州刺史,庄难江尉,谦伏法。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二》:或告鸿胪卿康谦与史朝义通,事连司农卿严庄,俱下狱。京兆尹刘晏遣吏防守农户。上寻敕出庄,引见。庄怨晏,因言晏与臣言,常道禁中语,矜功怨上。丁亥,眨晏通州刺史,庄难江尉,谦伏法。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二》:戊子,御史中丞元载为户部侍郎,充句当度支、铸钱、盐铁兼江淮转运等使。载初为度支郎中,敏悟善奏对,上爱其才,委以江淮漕运,数月,遂代刘晏,专掌财利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二》:宝应元年壬寅,······六月·····乙亥,以通州刺史刘晏为户部侍郎兼京兆尹,充度支、转运、盐铁、铸钱等使。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二》:宝应元年壬寅,·····十一月,······己丑,以户部侍郎刘晏兼河南道水陆转运都使。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七十四》晏以户部让颜真卿,改国子祭酒。又以京兆让严武,即拜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使如故。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二》:广德元年癸卯,··春,正月,癸未,以国子祭酒刘晏为吏部尚书、同平章事,度支等使如故。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七十四》:坐与程元振善,罢为太子宾客。俄进御史医生,领东都、河南、江淮转运、租庸、盐铁、常平使。时大兵后,京师米斗千钱,禁膳不兼时,甸农挼穗以输。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时大兵后,京师米斗千钱,禁膳不兼时,甸农挼穗以输。晏乃自按行,浮淮、泗,达于汴,入于河。右循底柱、硖石,观三门遗址;至河阴、巩、洛,见宇文恺梁公堰,厮河为通济渠,视李杰新堤,尽得其病利。然畏为人牵制,乃移书于宰相元载,认为:大略运之利与害各有四:京师三辅,苦税入之重,淮、湖粟至,可减徭赋半,为一利;东都雕破,百户无一存,若漕路畅通,则聚落邑廛渐可还定,为二利;诸将有不廷,戎虏有侵盗,闻我贡输错入,军食丰衍,能够震耀夷夏,为三利;若舟车既通,百货杂集,帆海梯峤,可追贞观、永徽之盛,为四利。起宜阳、熊耳,虎牢、成皋五百里,见户才千余,居无尺椽,爨无盛烟,兽游鬼哭,而使转车挽漕,功且难就,为一病;河、汴自寇难以来,不复穿治,崩岸灭木,地点廞淤,涉泗千里,如罔水行舟,为二病;东垣、底柱,渑池、北河之间六百里,戍逻久绝,夺攘奸宄,夹河为薮,为三病;淮阴去蒲坂,亘三千里,屯壁相望,中军皆鼎司元侯,每言衣无纩,食半菽,挽漕所至,辄留以馈军,非单车使者折简书所能制,为四病。载方内擅朝权,既得书,即尽以漕事委晏,故晏得尽其才。岁输始至,皇帝大悦,遣卫士以鼓吹迓东渭桥,驰使劳曰:卿,朕酂侯也。凡岁致四十万斛,自是关中虽水旱,物不翔贵矣。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四》:大历元年春,正月,······丙戌,以户部尚书刘晏为都畿、河南、淮南、江南、湖南、荆南、山南东道转运、常平、铸钱、盐铁等使,侍郎第五琦为京畿、关内、河东、剑南、山南西道转运等使,分理全国财赋。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元载获咎,诏晏鞫之。晏畏载党盛,不敢独讯,更敕李涵等五人与晏杂治。王缙得免死,晏请之也。

  《资治通鉴·二百二十五卷》:大历十二年丁巳,···三月······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元载专横,黄门侍郎、同平章事王缙附之,二人俱贪。载妻王氏及子伯和、仲武,缙弟、妹及尼收支者,争纳行贿。又以政事委群吏,士之求进者,不结其后辈及主书卓英倩等,无由自达。上含容累年,载、缙不悛。 上欲诛之,恐摆布漏泄,无可与言者,独与左金吾上将军吴凑谋之。凑,上之舅也。会有告载、缙夜醮图为不轨者,庚辰,上御延英殿,命凑收载、缙于政事堂,又收仲武及卓英倩等系狱。命吏部尚书刘晏与御史医生李涵等同鞫之,问端皆出禁中,仍遣中使诘以阴事,载、缙皆服罪。是日,先杖杀左卫将军、知内侍省事董秀于禁中,乃赐载自尽于万年县。载请主者:愿得快死!主者曰:相公须受少污辱,勿怪!乃脱秽袜塞其口而杀之。王缙初亦赐自尽,刘晏谓李涵等曰:故事,重刑覆奏,况大臣乎!且法有首从,宜更禀进止。涵等从之。上乃贬缙括州刺史。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五》:大历十三年戊午,······冬,十二月,丙戌,以吏部尚书、转运、盐铁等使刘晏为左仆射,知三铨及使职如故。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常衮执政,忌晏有公望,乃言晏旧德,当师长百僚,用为左仆射,实欲夺其权。帝以计务方治,诏以仆射领使如旧。初,晏分置诸道租庸使,慎简台阁士专之。时经费不充,停全国摄官,独租庸得补署,积数百人,皆新进锐敏,尽其时之选,趣督倚办,故能成功。虽显贵干请,欲假职仕者,晏厚以禀入奉之,然未尝使婚事,是以人人劝职。尝言:士有爵禄,则名重于利;吏无荣进,则利重于名。故检劾出纳,一委士人,吏惟奉行文书罢了。所任者,虽数千里外,奉教令如目前,频伸谐戏不敢隐。惟晏能行之,它人不克不及也。代宗尝命考所部仕宦善恶,刺史有罪者,五品以上辄系劾,六品以下杖然后奏。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李灵耀反,河南节帅或不奉法,擅征赋,州县益削。晏常以羡补乏,人不加调,而所入自若。第五琦始权盐佐军兴,晏代之,法益密,利无遗入。初,岁入缗钱六十万,末乃什之,计岁收千二百万,而榷居太半,民不告勤。京师盐暴贵,诏取三万斛以赡关中,自扬州四旬至都,人认为神。至湖峤荒险处,所出货皆贱弱,不偿所转,晏悉储淮、楚间,贸铜易薪,岁铸缗钱十余万。其措置纤悉如斯。诸道巡院,皆募驶足,置驿相望,四方货殖低昂及它短长,虽甚远,不数日即知,是能权万货重轻,使全国无甚贵贱而物常平,自言如见钱流地上。每朝谒,顿时以鞭算。质明视事,至夜分止,虽休澣不废。事无闲剧,本日剖决无留。所居修行里,粗朴庳陋,饮食俭狭,室无媵婢。然任职久,势轧宰相,要官华使多出其门。自江淮茗橘珍甘,常与本道分贡,竞欲先至,虽封山断道,以禁前发,晏厚赀致之,常冠诸府,由是媢怨益多。馈谢四方出名士无不至,其有口舌者,率以利啖之,使不得有所訾短。故议者颇言晏任数固恩。大历时政沿袭,军国皆仰晏,未尝检质。德宗立,言者屡请罢转运使,晏亦固辞,不许。又加关内河东三川转运、盐铁及诸道青苗使。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五》:大历十四年己未,······蒲月,·····以户部侍郎判度支韩滉为太常卿,以吏部尚书刘晏判度支。先是晏、滉分掌全国财赋,晏掌河南、山南、江淮、岭南,滉掌关内,河东、剑南,至是,晏始兼之。上素闻滉掊克过甚,故罢其利权,寻出为晋州刺史。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六》:建中元年庚申,春,正月,······初,左仆射刘晏为吏部尚书,杨炎为侍郎,不相悦。元载之死,晏无力焉。及上即位,晏久典利权,众颇疾之,多上言转运使可罢;又有风言晏尝密表劝代宗立独孤妃为皇后者。杨炎为宰相,欲为元载报仇,由于上流涕言:晏与黎干、刘忠翼共谋,臣为宰相不克不及讨,罪当万死!崔祐甫言:兹事暧昧,陛下已旷然大赦,不妥复究寻虚语。炎乃建言:尚书省,国政之本,比置诸使,分夺其权,今宜复旧。上从之。甲子,诏全国钱谷皆归金部、仓部,罢晏转运、租庸、青苗、盐铁等使。二月,····上用杨炎之言,托以奏事不实,己酉,贬刘晏为忠州刺史。秋,七月,······荆南节度使庾准希杨炎指,奏忠州刺史刘晏与朱泚书求救援,辞多怨望,又奏召补州兵,欲拒朝命,炎证成之。上密遣中使就忠州缢杀之,己丑,乃下诏赐死。全国冤之。

  陈明光.试论唐代刘晏理财的特点及其汗青地位[J].福建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4(02):118-123+79.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六》:先是,运关东谷入长安者,以河道湍悍,率一斛得八斗至者,则为成劳,受优赏。晏认为江、汴、河、渭,水力分歧,各随廉价,造运船,教漕卒,江船达扬州,汴船达河阴,河船达渭口,渭船达太仓,其间缘水置仓,转相受给。自是每岁运谷或至百馀万斛,无斗起伏覆者。船十艘为一纲,使军将领之,十运无失,授优劳,官其人。数运之后,无不花白者。晏于扬子置十场造船,每艘给钱千缗。或言所用实不及半,虚费太多。晏曰:否则,论大计者固不成惜小费,凡事必为永世之虑。今始置船场,执事者至少,当先使之私用无窘,则官物坚牢矣。若遽与之屑屑校计锱铢,安能久行乎!异日必有患吾所给多而减之者;减半以下犹可也,过此则不克不及运矣。其后五十年,有司果减其半。及咸通中,有司计费而给之,无复羡馀,船益脆薄易坏,漕运遂废矣。晏为人勤力,事无闲剧,必于一日中决之,不使过夜,后来言财利者皆莫能及之。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至湖峤荒险处,所出货皆贱弱,不偿所转,晏悉储淮、楚间,贸铜易薪,岁铸缗钱十余万。其措置纤悉如斯。诸道巡院,皆募驶足,置驿相望,四方货殖低昂及它短长,虽甚远,不数日即知,是能权万货重轻,使全国无甚贵贱而物常平,自言如见钱流地上。

  《全唐文·卷三百七十》:《奏禁隔绝距离练湖状》东都河南江淮等道转运使、检校户部尚书兼御史医生刘晏状:得刺史韦损、丹阳耆寿等状,上件湖,案《图经》,周回四十里。比被丹徒苍生筑堤横截一十四里,开渎口泄水,取湖下地作田。其湖未被隔绝距离已前,每正春夏,雨水涨满,侧近苍生,引溉田苗。官河水乾浅,又得湖水灌注,租庸转运,及商旅往来,免用牛牵。若霖雨泛溢,即开渎泄水,通流入江。自被筑是已来,湖中地窄,无处贮水,横是壅碍,不得北流。秋夏雨多,即向南奔注,丹阳、延陵、金坛等县,良田八九千顷,常被覆没。稍遇亢阳,近湖田苗,无水溉灌。所利一百一十五顷田,损三县苍生之地。今已照旧涨水为湖,官河又得通流,邑人免忧旱淹。奏闻中书门下,牒浙西察看使与韦损,勿使更令构筑,致有妨夺。永泰二年四月十九日。《遗元载书》浮於淮泗,达於汴,入於河,西循底柱、硖石、少华,楚帆越客,直抵建章、长乐,此安社稷之空城计也。晏宾於东朝,犹有官谤,相公终始素交,不信流言。贾谊复召宣室,宏羊重兴功利,敢不悉力,以答所知。驱马陕郊,见三门渠津遗址。到河阴、巩、洛,见宇文恺置梁公堰,分黄河水入通济渠。医生李杰新是故事,饰象河庙,凛然如生。涉荥郊浚泽,遥瞻淮甸,步步切磋,知昔人存心。则潭、衡、桂阳,必多积谷关辅汲汲,只缘兵粮糟引。潇湘洞庭,万里几日,沦波挂席,西指长安。三秦之人,待此而饱;六军之众,侍此而强。皇帝无侧席之忧,都人见泛舟之役;四方旅拒者能够破胆,三河道浪者於兹请命。相公匡戴明主,为富人侯,此今之切务,不成失也。使仆湔洗瑕秽,率罄愚懦,当凭经义,请护河是,冥勤在官,不辞水死。然运之利病,各有四五焉。晏自尹京,入为计相,共五年矣。京师三辅苍生,唯苦税亩伤多。若使江湖米来,每年三二十万,即顿减徭赋,歌舞皇泽,其利一也。东都残毁,百无一存,若米运畅通,则饥人皆附,村子邑廛,从此滋多。命之日引海陵之仓,以食巩、洛,是计之得者,其利二也。诸将有在边者,诸戎有侵败王略者,或闻三江五湖,贡输红粒,云帆桂楫,输纳帝乡,军志曰:先声後实,能够震耀夷夏。其利三也。自古帝王之盛,皆曰「书同文,车同轨,日月所照,莫不率俾。」今舟车既通,商贾往来,百货杂集,帆海梯山,崇高辉光,渐近贞观、永徽之盛,其利四也。所可疑者,函、陕凋残,东周尤甚,过宜阳、熊耳,至武牢、成皋,五百里中,编户千馀罢了。居无尺样椽,人无烟爨萧条惨痛,兽游鬼哭。牛必羸角,舆必说复,栈车免漕,亦不易求。今於无人之境,兴此劳人之运,固难就矣,其病一也。河汴有初不修则毁氵殿,故每年正月,发近县丁男,搴长茭,决沮淤。清明桃花已後,远水天然安流,阳侯、宓妃,不复慨气。顷因寇难,总不淘拓,泽灭水,岸石崩,役需於沙,津吏旋於泞,千里洄上,罔水舟行,其病二也。东垣底柱,渑池二陵,北河运处,五六百里,守兵久绝。县吏空拳夺攘,奸宄窟穴囊橐,夹河为薮,虎豹狺狺,舟行所经,寇亦能往,其病三也。东自淮阴,西临蒲坂,亘三千里,屯戍相望,中军皆鼎司元侯,贱卒仪同青紫。每云食半菽,又云无挟纩,免漕所至,船到便留,即非单车使折简书所能制矣,其病四也。惟小子毕其虑驰驱之,惟中书详其利病裁居之。晏累年已来,事缺名毁,圣慈含育,特赐生全。月馀家居,遽即临遣,恩荣感切,思殒百身。见一水欠亨,愿荷锸而先往;见一粒不运,愿负米而先趋。焦心苦形,斯报明主,丹诚未克,漕引多虞。屏营中流,掩泣献状。

  《全唐诗·卷一百二十》:卷120_5【咏王大娘戴竿】刘晏·楼前百戏合作新,唯有长竿妙入神。谁谓绮罗翻无力,犹自嫌轻更著人。卷120_6【享太庙乐章】刘晏·汉祚惟永,神功中兴。夙驱氛祲,天覆黎蒸。 三光再朗,庶绩其凝。重熙累叶,景命是膺。

  《三字经》:唐刘晏,方七岁,举神童,作正字,彼虽幼,身己仕。尔幼学,勉而致,无为者,亦若是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岁输始至,皇帝大悦,遣卫士以鼓吹迓东渭桥,驰使劳曰:卿,朕酂侯也。

  《全唐文·四十六》:《授刘晏吏部尚书平章事制》构广厦者,审象於宏材,经万邦者,留意於良弼。自非道符萝卜,名冠簪裾,何故永副虚求,式谐时望。银青光禄医生国子祭酒兼御史医生京兆尹判度支充勾当度支等使上柱国彭城县建国伯刘晏。应期生德,维岳降贤,文为君子之儒,器蕴通人之量。学苞前典,志在於直方;词蔚古风,义存於比兴。自兼京剧,职总均输。变而能通,宏当令之务;居难若易,多济物之心。顷者戎事方殷,军赋惟错,率皆倚办,每务推诚。寇难初夷,皇猷咨弼。周王佐国,必自於天官;汉代登台,咸由於亚相。宜应选众之举,用成亮采之功。可金紫光禄医生吏部尚书平章事,勋及度支等使并如故。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开元、天宝间全国户万万,至德后残于大兵,饥疫相仍,十耗其九,至晏充使,户不贰百万。晏通计全国经费,谨察州县灾祸,蠲除振救,不使流浪灭亡。初,州县取富人督漕挽,谓之“船头”;主邮递,谓之“捉驿“;税外横取,谓之“白著“。人不胜命,皆去为响马。上元、宝应间,如袁晁、陈庄、方清、许钦等乱江淮,十余年乃定。晏始以官船漕,而吏主驿事,罢无名之敛,正盐官法,以裨费用。起广德二年,尽建中元年,黜陟使实全国户,收三百余万。王者爱人,不在给以,当使之耕作织纴,常岁平敛之,歉岁蠲救之,大率岁增十之一。而晏尤能时其缓急而先后之。每州县荒歉有端,则计官所赢,先令曰:“蠲某物,贷某户。”民未及困,而奏报已行矣。议者或讥晏不直赈救,而多贱出以济民者,则又否则。善治病者,不使至危惫;善救灾者,勿使至赈给。故赈给少则不足活人,活人多则阙国用,国用阙则复重敛矣;又赈给近侥幸,吏下为奸,强得之多,弱得之少,虽刀锯在前不成禁。认为二害。灾沴之乡,所乏粮耳,它产尚在,贱以出之,易其杂货,因人之力,转于丰处,或官自用,则国计不乏;多出菽粟,恣之粜运,散入村闾,下户力农,不克不及诣市,转相沾逮,自免阻饥,不待令驱。认为二胜。晏又以常平法,丰则贵取,饥则贱与,率诸州米尝储三百万斛。岂所谓有功于国者邪!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传记第七十三》:总大体不苛, 号称职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传记第七十三》:赞曰:丰财忠良,晏道为长。琦、宏、滂、巽,咸以利彰。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赞曰:生人之本,食与货罢了。知所以取,人不怨;知所以予,人不乏。道御之而王,权用之而霸,古今一也。刘晏因平准法,斡山海,排商贾,制万物低昂,常操全国赢赀,以佐军兴。虽拿兵数十年,敛不及民而费用足。唐中偾而振,晏有劳焉,可谓知取予矣。其经晏辟署者,皆用材显,循其法,亦能富国云。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六》:初,安、史之乱,数年间,全国户口什亡八九,州县多为藩镇所据,贡赋不入,朝廷府库耗竭,中国多故,戎狄每岁犯边,地点宿重兵,仰给县官,所费不赀,皆倚办于晏。晏初为转运使,独领陕东诸道,陕西皆度支领之,末年兼领,不多而罢。晏有精神,多机智,变通有无,曲尽其妙。常以厚直募善走者,置递相望,觇报四方物价,虽远方,不数日皆达使司,食货轻重之权,悉制在控制,国度获利,而全国无甚贵甚贱之忧。常认为:办集众务,在于得人,故必择通敏、精干、廉勤之士而用之;至于句检簿书、出纳钱谷,事虽至细,必委之士类;吏惟书符牒,不得轻出一言。常言:士陷赃贿,则沦弃于时,名重于利,故士多清修;吏虽洁廉,终无显荣,利重于名,故吏多贪污。然惟晏能行之,它人效者终莫能逮。其属官虽居数千里外,奉教令如在目前,起居言语,无敢欺绐。其时显贵,或以亲故属之者,晏亦应之,使俸给几多,迁次缓速,皆如其志,然无得亲职事。其场院要剧之官,必尽一时之选。故晏没之后,掌财赋有声者,多晏之故吏也。晏又认为户口滋多,则钱粮自广,故其理财常以养民为先。诸道各置知院官,每旬月,具州县雨雪丰歉之状白使司,丰则贵籴,歉则贱粜,或以谷易杂货供官用,及于丰处卖之。知院官始见不稔之端,先申,至某月须如干蠲免,某月须如干救助,及期,晏不俟州县申请,即奏行之,应民之急,未尝失时,不待其困弊、亡命、饿殍,然后赈之也。由是民得安其居业,户口蕃息。晏始为转运使,时全国见户不外二百万,其季年乃三百馀万;在晏所统则增,非晏所统则不增也。其初财赋岁收不外四百万缗,季年乃千馀万缗。晏公用榷盐法放逐国之用。时自许、汝、郑、邓之西,皆食河东池盐,度支主之;汴、滑、唐、蔡之东,皆食海盐,晏主之。晏认为官多则民扰,故但于出盐之乡置盐官,收盐户所煮之盐转鬻于商人,任其所之,自馀州县不复置官。其江岭间去盐乡远者,转官盐于彼贮之。或商绝盐贵,则减价鬻之,谓之常平盐,官获其利而民不乏盐。其始江、淮盐利不外四十万缗,季年乃六百馀万缗,由是国用充沛而民不困弊。其河东盐利,不外八十万缗,而价复贵于海盐。先是,运关东谷入长安者,以河道湍悍,率一斛得八斗至者,则为成劳,受优赏。晏认为江、汴、河、渭,水力分歧,各随廉价,造运船,教漕卒,江船达扬州,汴船达河阴,河船达渭口,渭船达太仓,其间缘水置仓,转相受给。自是每岁运谷或至百馀万斛,无斗起伏覆者。船十艘为一纲,使军将领之,十运无失,授优劳,官其人。数运之后,无不花白者。晏于扬子置十场造船,每艘给钱千缗。或言所用实不及半,虚费太多。晏曰:否则,论大计者固不成惜小费,凡事必为永世之虑。今始置船场,执事者至少,当先使之私用无窘,则官物坚牢矣。若遽与之屑屑校计锱铢,安能久行乎!异日必有患吾所给多而减之者;减半以下犹可也,过此则不克不及运矣。其后五十年,有司果减其半。及咸通中,有司计费而给之,无复羡馀,船益脆薄易坏,漕运遂废矣。晏为人勤力,事无闲剧,必于一日中决之,不使过夜,后来言财利者皆莫能及之。

  《金史·卷九十五·传记第三十三》:理财安得如刘晏者,官用足而民不困,唐以来一人罢了。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晏兄暹,为汾州刺史。天资疾恶,所至以方直为察看使所畏。建中末,召为御史医生。宰相卢杞惮其严,更荐前河南尹于颀代之。暹终潮州刺史。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传记第七十三》:贞元五年,上悟,方录晏子执经,授太常博士;少子宗经,秘书郎。执经上请削官赠父,特追赠郑州刺史。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宗经终给事中、华州刺史。子濛,字仁泽。举进士,累官度支郎中。会昌初,擢给事中。以材为宰相李德裕所知。时回鹘衰,朝廷经略河、湟,建遣濛按边,调兵械粮饷,为宣慰灵夏以北党项使。始议造木牛运。宣宗立,德裕获咎,濛贬朗州刺史,终大理卿。

  《书·卷一百四十九·传记第七十四》:暹孙潼,字子固。擢进士第,杜悰判度支,表为巡官,累迁祠部郎中。大中初,讨党项羌,军食乏,宰相欲以潼为使,难其遣。潼见宰相曰:上念边馈,议遣使,潼畏不称耳,安敢惮行?遂命为供军使。会复河、湟,调师屯守,以潼判度支河、湟供军案。历京兆少尹。山南有剧贼,依山为剽,宣宗怒,欲讨之,宰相崔铉曰:此陛下赤子,迫于饥寒,弄兵山谷间,不足讨,请遣使喻释之。诏潼驰往。涧挺身直叩其垒曰:有诏赦尔罪。盗皆列拜,约潼就馆而降。会山南节度使封敖遣兵击贼,潼罢归。 数陈边事,擢右谏议医生。出为朔方、灵武节度使。坐累贬郑州刺史,改湖南察看使。召为左散骑常侍。拜昭义节度使,徙河东,又徙西川。时李福讨南诏,兵晦气,潼至,填以恩信,蛮皆践约。六姓蛮持两头,为南诏间候。有卑笼部落者请讨之,潼因出兵袭击,俘五千人。南诏大惧,自是不敢犯边。以功加检校尚书右仆射。卒,赠司空。

  .国粹导航

  援用日期2019-02-14

  .国粹导航

  援用日期2019-02-14

  词条标签:

  V百科往期回首

  浏览次数:

  编纂次数:58次汗青版本

  比来更新:

  (2019-07-16)

  凸起贡献榜

  鼎新榷盐法

  鼎新常平法

  举报不良消息

  未通过词条申述

  赞扬侵权消息

  封禁查询与解封

  ©2019Baidu

  京ICP证030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