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严庄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终归长安城

http://kamarmusik.com/yz/633.html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终归长安城

时间:2019-08-10 10:18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珍藏笔趣阁

  笔趣阁都会小说乱唐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终归长安城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终归长安城

  抢手保举:

  独孤开远找到了韦倜,但愿他能调几门火炮进城,用火炮能够垂手可得的轰开城墙,更况且相府的墙与兴庆宫的宫墙了。

  但韦倜却有些为难,高长河与田承嗣两小我是间接控制神武军的将领,高长河杀掉了他派出的使者,明显是否决李僖继位的。田承嗣只收下了调令,却没有奉调,该当是在观望犹疑。

  所以,韦倜判断田承嗣该当是能够争取的,于是以李僖的表面又下了敕命给田承嗣,让他带着火器营和炮兵营进城。

  城北大营,卢杞全副武装,麾下众将齐整整的坐了两排。

  “田承嗣安在?”

  “末将在!”

  “城内奸邪之辈趁丞相西征,企图作乱,谋朝篡位,今日是时候将背叛完全铲除了!”

  “末将听令!”

  正行令间,有军吏来报:

  “尚书右仆射第五琦到!”

  第五琦是卢杞派人请来的,昨夜他将这位直脾性的相公气的几乎要破口大骂,现实上也是为了利诱成里那些作作乱的贼子。

  顷刻功夫,第五琦进入中军大帐,卢杞将其让在了主位。第五琦倒也见机峻拒不坐,最初折中一下坐在了卢杞的下手边。

  他虽然是中书省的长官,但此刻是在虎帐中,全权批示大军的是卢杞,天然该当由卢杞做主位。

  “昨夜之事为利诱乱贼,不得已为之,还请相公不要见责!”

  第五琦自嘲一笑。

  “都是为了朝廷安危,又怪从何来呢?”

  但贰心里却有些不是味道,本来神武军内部早就对这场兵变了如指掌,独独他一人之醉心政事,对一切都后知后觉。此刻想想夏元吉、韦见素等人的反映也就顺理成章了。

  这几位宦海老狐狸也许早就看破了神武军会了如指掌,才不断装糊涂。

  不外,夏元吉也深陷长安城内,不晓得会否糟了乱兵的毒手。

  卢杞看出了第五琦担忧的工作,便道:

  “皇城内有一些神武军,府库以及主要文书不会遭到粉碎,乱兵的留意力绝大大都都被集中在相府与兴庆宫,只需这两处不被打破,他们就没有多余的精神抢掠别处。”

  第五琦还有一件事十分猎奇。

  “敢问上将军,丞相,丞相能否真的战胜了?”

  卢杞大笑。

  “相公当真对神武军没有决心吗?昨夜卢某曾经接到密报,丞相随先行大军曾经于三日前过了秦州,想来就在这一两日便会抵达长安。乱贼们该当也获得了这个动静,晓得再不起事便永久没了机遇,这才冒险行事!”

  “真的如斯?”

  第五琦喜出望外,想不到秦晋对行程保密得如斯成功,中书门下竟然对此一窍不通。

  突然,他有些想大白了,也许这一切就是为了促成李僖等人的仓皇造反,只如斯才无机会名正言顺的将这些有能力掣肘的人一扫而光吧。

  这个设法在他脑海里只一闪而过,事实本相能否如斯,可能永久不会有人晓得。

  第五琦也不想晓得!

  “确实如斯,丞相大军班师,宵小作乱,底子就何足道哉,我们争取一击即胜,不克不及让他们给丞相添堵。”

  “既然一切早就预备停当,上将军行令出兵,剿贼即是!”

  高长河的火器营被悉数派了出去,排阵于光化门至景耀门外,上百门大炮蓄势待发,炮手持着火炬只等焚烧的呼吁。

  突然间地震山摇,仿佛整个大地都在哆嗦,此起彼伏的闷雷炸响于黎明的天际。

  城墙上的守军绝大大都人从来没见过这等步地,竟很多被吓到四肢举动发软,以至还有尿了裤子的。

  这些守军并非监门将军治下特地守城的士卒,而是担任维持治安的南衙禁军,绝大大都都没有接管过守城的锻炼,面临神武军上百门火炮的狂轰滥炸,登时吓得哭天喊地。

  第五琦也从来没见过这等阵仗,就算事前获得了提示,捂住了耳朵,也被上百门火炮的齐射震的满身发麻。

  接连五六轮齐射,城墙上几乎曾经见不到活着的士兵,侥幸活着的也都狼狈而逃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田承嗣令旗一挥,步卒便扛着长梯起头蚁附攻城。

  一切进行的极为成功,担任攻城的步卒也几乎没有碰到像样的抵当。扼守城门的南衙禁军没有受过守城锻炼,又是仓皇上阵,在锻炼有素的神武军面前竟显得不胜一击。

  兴庆宫,李僖终究站在了勤政楼上,这里是祖父施政治政的处所,从此刻起头他也将踏着祖父的脚印将大唐朝推向另一个盛世,但这一切要从剿除叛党起头。

  大行皇帝的梓宫被抬到了勤政殿上,他要当着父亲的面正式坐上大唐皇帝的宝座,让他的父亲带着欣慰分开这纷乱肮脏的人世。

  隐约的,似乎有雷声传来,紧接着整个勤政楼都在跟着发抖,就像大地震一样。

  “地震,地震了,赶紧护着陛下分开!”

  地震会导致房倒屋塌,很多人的第一反映是护着李僖到宽阔地去。

  却是崔涣见多识广。

  “都慌什么慌?这是神武军的火炮,该当是陛下的敕令将火炮调进了城内,相府指日可下!”

  崔涣的话所有人都深信不疑,勤政楼表里发出了阵阵喝彩。

  包罗李僖在内,对此也深信不疑,只要韦倜心下迷惑,他方才获得了禀报,田承嗣也砍了信使的脑袋,申明人家底子就不会从命新皇帝的调令,怎样崔相公却说火炮奉调进城了呢?

  正迷惑间,忽有小黄门慌乱的跑进了勤政楼。

  “不,欠好,神武军打进来了……啊……”

  话还没说完,独孤开远拔刀就砍下了这个不利宦官的脑袋。

  “侵扰军心者立斩不赦!”

  然而,这种做法终归是掩耳盗铃,神武军进城的动静就像长了同党一样疯传开来,那些行抢的乱贼也都吓得狼狈而逃,生怕被神武军抓去砍了脑壳。

  场面地步在攻下兴庆宫当前竟然就急转直下了,韦倜心惊肉跳,不祥的预见袭上心头。

  他偷偷看了一眼站在高处的李僖以及狗搂着身子的崔涣,俄然间面前的画面极端不实在,仿佛做梦一样。

  李僖的嗓子都曾经嘶哑了,但照旧用尽全身气力高声的嘶吼着:

  “为了大唐,为了父皇,李家的山河,杀贼!杀贼!”

  杀贼!杀贼!

  回回声稀稀拉拉,百里挑一。

  猛然间,韦倜醒了过来,他认识到本人曾经将整个家族拉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李僖的许诺,崔涣的不动声色,谁能包管不是细心设想好的,只为了拉他这个门下侍郎下水呢?

  当然,他肯协助李僖即位夺位,最次要的缘由仍是从李僖那里获得了确实的动静,秦晋曾经在西域战胜,这一点他也几番验证,以至派人去了一趟河西与陇右。

  但料想中的环境没有呈现,神武军似乎照旧连合,李僖的即位就像儿戏一样,眼看着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韦倜突然间发生了到外面去的设法,他不克不及就如许束手待毙,他不克不及就如许坐等灭亡到来,就算失败也要战役到最初一刻。

  “臣愿上城批示,抗击逆贼!”

  “韦卿忠勇,准奏!”

  韦倜带着独孤开远和五千南衙禁军由南门出了兴庆宫,沿着朱雀大街穿直奔金光门。

  独孤开远感觉奇异。

  “神武军在北面破城,我们为何去了西面的金光门?”

  韦倜嘲笑数声。

  “你还看不出来吗?发难曾经失败,我们此刻押出去,大概还有一线朝气,留下来只会有一种下场!”

  独孤开远打了个冷颤,他晓得韦倜说的没错,可城内还有家人后辈,总不克不及独自逃出去求生吧,走也要带着他们一路走。

  “我要去永兴坊先接家人后辈!”

  韦倜则斥道:

  “此刻曾经来不及了,你若不走,就再也没无机会了,趁着金光门的守军还没……”

  降服佩服两个字,他真的不想说出口,南衙禁军抓人是一把好手,可用来守城,其实是赶鸭子上架。

  抵达金光门,韦倜鲜明发觉城门曾经被土石堵死。守军得知皇帝派了门下侍郎协助守城,纷纷喝彩拍手,又一窝蜂蜂拥着他登上了城墙。

  韦倜无法之下,不即不离上了城,举目四望,这里还没有神武军攻城,也算倒霉中的万幸。

  突然有人指着远处喊道:

  “看那里,看那里,是不是有一支人马?”

  韦倜循声望过去,金光门外是一片宽阔地,几乎一眼望不到尽头,就在官道的尽头有一支马队疾驰而来,顶风猎猎的纛旗竟熟悉非常。

  长安城中,没有人不识得这面纛旗。

  “丞,丞相,是丞相的纛旗!”

  终究有人脱口而出。

  韦倜用力揉了揉眼睛,细心看过去,旗号虽然略显陈旧,但确确实实是大唐丞相的纛旗。

  “回来了,丞相回来了!”

  下认识脱口而出,韦倜只感觉脚下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秦晋终究回来了,终究回到了阔别两年的长安。

  在这里驱逐他的,是一个簇新的长安!

  温暖提醒:标的目的键摆布(←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前往列表